第1章 惊变(1 / 1)

一江春水向东流,千古风流人物,多少英雄何处在?江湖儿女自多情,两看倾心,谁人幽幽魂。长剑转,断刀行,情浓真处怎堪武器争;琵琶曲,短笛鸣,人道多时难分真。江湖岁月难,正如一江春水寒,滔滔一去万里江水永不还。

一匹快马疾驰而来,马背上端坐着一人,青衣长衫,眉目清秀,俊脸郎生;背部斜背着一柄长剑。此人约莫有八尺有余,急匆匆地催赶着马匹,神情焦虑不安;满脸的尘土,显得格外焦黄;一眼看上去便是赶了百余里地的人。不一会儿功夫他来到一片树林子里,沿着夹道飞驰电掣。忽然远处传来哨声,由远及近,近而又远,呼啸不断,冲着那少年直奔而去;在他的耳畔沙沙作响。那少年立刻勒马驻足,四下里打探,方圆十几丈内竟空无一人;只有风吹树叶的声音,呼呼作响。少年继续催马前行,心想,“或许是舟马劳顿,耳朵发虚,产生了幻觉。”就在此时,哨声突然又起。少年急忙后仰提足,右手拔剑,紧握剑柄,双足急点鞍辔倒飞而起,只“唰唰唰”几道寒光划过,摆开了剑势。

那哨声越来越响,远远听上去犹如鬼魅嘶鸣一般,回荡在整片树林中,叫人毛骨悚然;突然自四面八方如潮水般地向那少年涌来,在他的耳畔尖锐争鸣,爆炸般地瞬间停顿。只见那少年胸口一凉,所有的事物在此刻都停止了一般,他晕了过去,落在马背上。

五月江南的气候十分温暖湿润,春高的温度滋养得人们如痴如醉,每个人都感谢大自然的神抚,把最好的,最美的时光都赐予平凡的世界。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江南的大宅院更令人难以忘怀。朱红色的大门上挂着两个大耳环,高耸的门楼镶嵌着金色的牌匾,两侧深深地围墙连绵悠长。院内百树桃花异样灿烂,有时零星点缀在这儿那儿;温暖地依偎在别院中,伸展着腰杆;枝叶上的花瓣晶莹剔透;美丽极了。一栋栋庭屋与环抱四周的景物坐落成庄园别墅,屹立在后院中,格外别具特色。

那匹快马直奔而来,马背上驮着一人,正是八卦门第三代十一弟子严承续。那匹马立在朱红色大门前,四足不断踢打着地面,不停地低声嘶鸣;严承续趴在鞍辔上,双手垂立于马背一侧,双足垂于另一侧。过了一顿茶饭的功夫,八卦门的大门“吱呀”一声开了,里面出来一行四人,其中一人将承续从马背上翻下来,招呼其他人说道:“师兄,快来看看,是严师弟,他晕过去了,好像受的伤不轻。”另一个人将手指探了探严承续的鼻息,皱着眉头道:“呼吸均匀,生命并无大碍;就目前来看凶手得手后便离开了,并没有和师弟纠缠;说明对方武功似乎比严师弟高出很多。七师弟不必想得太多。”七师弟掀开严承续的胸膛,认真地察看了一番伤口,面上露出了惊异之色,惶恐不安地说道:“从伤口看是中了梅花桩,江湖中极少见到的一门暗器。据我所知,此门暗器甚为歹毒,残害的伤口极难平复,几乎无药可医。”话到此处不免又深叹口气,自言自语道,“我邵东阳参研暗器虽远远不比南山的东阁真人,但已颇有心得,却对梅花桩这门奇针异术不得透彻。真是遗憾得很啦!”

四人将严承续抬入大厅,让他平躺在一副担架上;此时师傅走了过来,认真地察看了伤势。脸上露出惊异之色,对一旁的大师兄说道:“胡志,传下去,承续胸腔中的暗器要尽快取出,但不可轻动心脉,否则伤势会越来越重,适得其反,恐难复原。”胡志回答道:“是,师傅。”师傅复又道:“肖飞,平日里你最为机灵,和承续的感情最亲,你是如何看待承续遭人暗算?”二师兄肖飞沉默了良久,缓缓地抬起头,徐徐地道:“以弟子之见,凶手留下活口只是一种暗示;这个暗示让马匹拖回来带给我们,他还会出现。师傅,从此看截杀还没有结束。”师傅漫不经心地回道:“哦?还没有结束?难道他偏要将一个根本不省人事的承续杀死不可?如果是如此,承续早就没命了。”此时一旁的胡志抢着说道:“有道理,但现在人在我们手里呀!”满屋里谁也没有一句话,只见大厅的匾额高悬着“正气堂”三个醒目的大字。八卦门自开山立派以来江湖上还没有谁能将满门上下视若无物,更何况今天人丁如此兴旺。

胡志招呼着大伙将承续搬到里屋,让他躺在床上;九师兄第一个冲上前来,小心地解下伤者衣衫,嘴里不断地啧啧称奇,如果暗器再近寸许,便击中心脏,哪还有承续的命呢。邵东阳端了一个大盘子走上来了,上面盛着各色各样的药瓶和手术用具,递给了九师兄马伍德,说道:“满门上下我是专攻暗器的,对各门各派的暗器略略所知;而师弟是有名的医师,人称外号‘小司马’,赶趟儿了,此处需要我与马师弟联手手术。”马师弟哼了一声,便弯下腰用针灸封住承续几处大穴,随后对邵师兄说道:“以师哥的见识看,要拔除桩针而不伤到师弟的几率有多大?”邵师兄沉吟了一会儿,缓缓地道:“不大可能。”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因为此番从邵东阳嘴里说出来的话绝对没有开玩笑,值得可信;除了他之外大家都对桩针并无所知,包括他在内也只是略知一二;都不知从哪着手的好。他对天下所有暗器的钻研是值得尊敬的,认认真真,兢兢业业;即使也有一二是例外。屋子里的空气很静,静得连蚊子的声音都听得见,每个人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手术还是很顺利的,严师弟也渐渐疏醒过来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虽然天色已近黄昏,但在左厢房里灯火通明。床上静静躺着伤者,大部分师兄弟此刻都聚集在前厅里,等候着佳音;厢房里只剩必要的几个人。胡志口渴,端起桌上一杯茶水,一饮而尽,道:“马师弟,以我之见,梅花桩也算不得什么,不过如此。”马师弟略略迟缓了一下,道:“此言差矣,胡大哥,梅花桩是门很独特的兵刃,每次拔出一寸、伤更深一层,当桩针全部剔除时,伤者承受的伤害是无与伦比的,轻则难以忍受,不治而亡;重则当刻毙命。所以武林中出现的梅花桩极诡异,很可怕。”师傅打断了他们的话,说道:“不可以小觑对方,我洪七官参研武学参研了一辈子,至今连梅花桩究竟为何物,也只略通一二,实在是可惜得很啦!看样子肖飞说得对,敌人并没有就此善罢甘休,我们应当提高警惕才对。”听师傅这样一说,肖飞胆子更大了一些,润了润嗓子,挺起胸膛大声说道:“我以为敌人未把我们放在眼里,说不定他正躲在一边监视着我们呢!”此语一出,左厢房的空气瞬间凝结,每个人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都把眼睛看着洪师傅而不说话。洪师傅为了缓和屋子里的气氛,略想了一想道:“也没有那么可怕,但为了什么呢?武学?以武学而论我们八卦一门的八卦连环掌虽非天下无敌,可至少需要几十年的千锤百炼才有成就,能图的也寥寥无几了。”肖飞听到师傅如此一说后悔了,后悔自己出语莽撞;其实师兄弟们都知道师傅年事已高,本想在这个时候多给师傅带来点快乐,却万万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洪七官认真仔细地琢磨着肖飞等师兄弟们的话,沉默良久,觉得他们未必是冒然答语;敌暗我明,再次发生变故也未必不可能。为了防止万一,洪师傅让师兄弟们在承续屋子里彻夜轮流看守,四面安排了打更。

右厢房中一女孩儿道:“三师兄,快过来,不必为严师弟担心,我看他平安无事,吉人自有天相,老天会保佑他的,一定会没事的。我们把昨天弹得曲子温习一遍,不学都忘了。”那青年看着怀里的琴发呆了半响,悠悠地说道:“严学志呀严学志,如果你不好好努力学曲,怎么对得起师傅,又怎么对得起师兄弟们。”说完了,那张英俊的面容下面泛起了红润,痴痴地望着师妹道:“昨天的事仿佛就在眼前,今夜的情志大不如从前了,哪能那么轻易找到共鸣;柳大眼。”那姑娘撅着嘴道:“说好了,不允许叫的嘛,为什么又要叫人家柳大眼,我有名字,叫柳青青是也,听到了没有?哼!”严学志道:“大家都那样叫你哟,大眼嘛,难道小眼好看啦?”柳青青气鼓鼓地说道:“他们是什么眼啦,难道是没眼,要不怎么看人的呢!要不要练琴啊?不练我可要走了。”说到这里时候,只见柳青青那张完美的脸蛋动了动色,隐藏着一丝娇羞。严学志立刻道:“柳青青柳姑娘,我们一起弹一曲吧,免得越来越生疏了。”柳青青拿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严学志,等待着严师哥说话。

就在此时左厢房里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呼,柳青青和严学志匆忙忙朝左厢房奔去,一边跑着一边说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只见值班的六师弟周超伏在案几上动也不动一下,腰肋下渗出点点血迹。严学志见状大声呼道:“不好了,六师弟遭人暗算了,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陆陆续续屋子里聚满了人,严学志和马伍德将周超抬到床上,马师弟伸手过去查看了伤口,凶器豁然是梅花桩,正打中他的肋骨处,晕过去了;此刻空气中弥漫着恐惧,大家慌乱成一团;究竟是谁下得的毒手,又藏在哪里,这些悬在每个人的心头,迷惑不解。洪师傅得知了此事,内心十分震惊;他丝毫没有一点倦意,急匆匆地奔来,俯身仔细察看着伤口,伸手探了探周超的脉搏,一句话都没有说出。

屋墙外面传来躁动的声响,似乎是有几个弟兄在那里猜拳喝酒呢,冷不防被胡志大呵一声;仔细一瞧,原来早已聚集了一般人在那里探头缩脑地打听厢房里面的情况,院中上下都关心的紧。胡志问道:“有没有看见闲杂人等出没于此?”底下一看院的伙计道:“没……没有,只有一条护院猎犬经过,胡师傅。”胡志说道:“今夜每个人都打起精神来,仔细了,防止有外人出入,提高警惕,互相照看,一有风吹草动立刻汇报;大家都赶快散了吧。”刚刚话音一落,这边慌慌张张得跑来一人,上气不接下气地道:“胡师兄,师傅呢?肖师兄遭人毒手了。”胡志一听,蒙头转向地受人一棒,差点栽倒了个筋斗。心想,“肖飞也遭人暗算了?他的武功和防范意识可是数一数二的,如果连他也遭人暗算了,对方可能有实力打击连师傅在内的所有的人。”

急促?恐惧?和愤怒?从严承续遭人暗算,到六师兄周超,就连二师兄肖飞也没有例外。一个接着一个,接二连三接踵而至,不知道敌人是谁,不知道他们有什么目的,更不知道他们藏身何处,也不知道敌人在什么时候会再次出现……空气中充满着愤怒。胡志几乎要哭出来了,颤巍巍地说道:“这真是天要灭我兄弟啊!叫我如何是好。难道他也是中了梅花桩的道?”说实话,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令人不能相信,可它偏偏发生了。

洪师傅正不紧不慢地替周超疗着伤,双掌徐徐地向伤者输送着真力;一旁的学志和青青正瞧得入了神。此时只见胡志走了过来,在师傅耳畔俯身低语了几句;忽然洪师傅全身僵木,纹丝不动,面部肌肉不断地抽动着,双腿在颤抖,有点站立不稳;情绪甚为激动。由于他年事已高,内心愤怒之余出现了低落,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没有起来;嘴里喃喃自语道,“恶徒,连续伤人,真是罪恶滔天,却始终不露面,这究竟是为何呢?”感慨之余复又悲悯道:“兴许是我老了,搞不清楚敌人究竟是什么用意。胡志,恶徒来去自如却丝毫不露锋芒,这份功力倒让人佩服得紧。你们需要格外小心谨慎,以防备他们会再次伤人。”胡志回答道:“是。可是敌人为什么没有痛下杀手呢?却让他们都在呻吟中痛苦地挣扎。兴许……”洪师傅说道:“兴许什么?兴许敌人是有意而为,眼睁睁看着别人在挣扎?兴许是这样的,兴许不是,我以为敌人还没有疯狂。”胡志小心翼翼地问道:“那现在怎么办?”洪师傅似乎是疲倦了很多,漫不经心地道:“只有见一个救一个,别无他法。”

严学志满眼含着眼泪,想着躺下去的三位师兄弟,恨不得马上找到凶手,替师兄弟报仇雪恨。一旁的柳青青不断地低声呼喊着昏迷中的伤者,盼望他们能尽快地醒过来,双手紧紧握住拳头,喃喃地道:“我还不如早前跟马师弟学习医术呢,其实他一直希望我跟他多多学学医学;如果是那样的话,现在也能帮上忙了;至少两门功课都没有耽搁,一边专心攻习医术,一边用心勤加练习琴艺。”一旁的严学志听到青青如此悲叹,感到特别内疚,心想,“青青说得不无道理,可恨早前我并没有支持师妹习医,也只是因为担心马伍德会耽误了师妹的前程;虽然他绰号‘小司马’,但是他毕竟不是赛华佗;师妹跟他学艺,岂不既浪费时间,又白费了精力,能有多大出息。可眼下去看,懂医比不懂要好很多喔,至少现在可以帮上忙了。”学志想到此时,心头立即雾消云散,展颜含笑寻思道,“敌人伤一个,我们救一个;倘若再伤一个,我们就再救一个,救到敌人不能再伤到我们时为止;看凶手有多少能力。”师兄弟们的头上都笼罩着一层惊恐,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但严学志是知道自己的能耐,他天性倔强的脾气让他根本不惧怕藏在黑暗角落里的凶手。他的能力并非高深莫测,但足以应付一切突如其来的变故。在众人中固然不是最好的,可绝对是出类拔萃的一个;严学志也明白,只要自身稍加松懈,接下来的问题可能更大,更麻烦。由此他像猎鹰一样保持着最佳的状态,准备着那最奋力的反击。

就在此时屋子里已发出了响动,没等大家抽身看时,胡志师兄闷哼一声,一头栽倒到地上。屋子里谎成一团,大家七手八脚地扶起了胡志,只见他和受伤的师兄弟一样晕过去了,不省人事。马伍德俯身察看了他全身上下,指着众人道:“梅花桩击中他背部,和其他的师兄弟一样;只不过大师兄要魁梧很多,桩针没有致使他昏死,只是浅度晕厥。”洪师傅听完后,愤怒地喝道:“就在我们眼皮底下胡志遭了毒手,连个恶徒的影子都没有,这是怎么做到的呢?”说完,洪老爷子两腮通红,两眼圆挣,气急败坏地破口大骂道:“娘系逼,究竟是人,还是鬼?为什么不敢出来却偷偷摸摸得,算什么英雄好汉!我看是狗拉屎。”这也难怪洪师傅会出口骂出脏话,八十岁高龄如何承受得起自己爱徒在短短几天时间里接二连三地遭歹人暗算?此时不火,更待何时。

洪师傅极力地抑制住心头怒火,尽量克制住自己,平心静气地对严学志说道:“你是如何认识众多人遭受袭击的?”严学志认真地想了想,道:“严师弟此行去冀州,是师傅安排的,中途遭人袭击,这是在外面伤人;而肖、周二位师兄弟受击,却发生在八卦门里;但大师兄就在我们眼前。除了严师弟外,其他各位师兄弟是没有毙命的条件,可对严师弟为什么留了活口?师傅不觉得奇怪吗?尤其是多次的袭击都是同一伙人所为,这似乎在暗示,他们还没有离开。”洪师傅听到这里,直了直腰,道:“对,别人为什么要他活着,而且活的好好的,假如杀死了,又为什么不呢?”师傅此时拿眼睛看着八师弟杨震,接着说道:“学志说得是假如可以杀死承续,对吗?”杨震此时道:“但这还不能看出敌人的目的。”师傅抖了抖精神,说道:“我让承续此行冀州的用意是明着的,那就是希望他能拜会青龙帮,送去我约请帮主替我主持金盆洗手大会的帖子;然后由青龙帮的夏帮主统一发放各路英雄请帖。”说到这里,师傅的脸色有所缓和,接着道:“闹出这些事,难道是不让我金盆洗手吗?这就是对方的目的?”没有人说话,也不便在此刻说话。

房间里只有柳青青渡来渡去,遂插口说道:“严师弟能开口说话了,我们可以问问他啊。”学志一拍手,道是个好主意。只见师傅俯身悄悄问承续道:“承续,能张口说话吗?冀州那边情况如何?可曾见到了夏帮主?”承续用力直了直身子,缓缓地回道:“见…见到了,师傅,一切都交代清楚了,您…您的请帖我也带给夏帮主了,他…他说得很清楚,一定不会辜负洪师傅的一番美意。”师傅说道:“眼下什么都不要想,好好养伤。”说完之后洪师傅便把伤者托付给七师兄与九师兄,由于自身年老体迈,尤为倦乏,便转身离去了。

严承续暗暗地咬着牙,紧紧地忍着伤口处的灼烧感。严学志走上前去,隐隐地听得见承续的闷哼声,便随手扔了一个酒葫芦给他,说道:“夜很长,睡不着的时候,喝两口要好点。”严承续来精神了,有酒,没有肉,这叫美中不足;不管是什么困难,不管有多少伤痛,只要能够喝上几口酒,特别是上好的女儿红,毕竟是件快乐的事情。快乐的时候,莫不要作悲伤,这是人生乐趣面前的一条规则。当痛苦来临时,伤心欲绝,能够喝上一口酒,一解千愁,这有多么美好啊。屋外面的夜很静,在漫长的等待中过去一分一秒是件痛苦的事,善于打发这漫漫长夜的人总是不孤独,哪怕一点点;忍耐,除了挣扎以外,只有忍耐了。严学志还是按耐不住寂寞,说道:“我和柳师妹守在这里,让其他的人各自回寝去吧。”桌子上的灯快要熄灭了,严学志拿起一根发簪,挑了挑灯芯,重新燃起了光辉;屋子里躺着肖、周和严师兄弟三名伤者,唯有严师弟能开口说话。马伍德此时与几位师兄弟在肖飞的房间里替他们诊治。

严承续忍着疼,裂口说道:“师姐弹得琴很好听,大家都睡不着,不如师姐给我们来一段,好不好?”柳青青接口说道:“是真的?既然你想听,我就弹给你听听,不过…”承续问道:“不过什么?”柳青青腰身一扭,娇笑道:“不过学志要吹箫才好。”严学志忙道:“好啊,只要你们开心,什么都好。”不一会儿,但闻见悠扬的琴声响起,让人连绵悠长,徜徉着一片花海无尽的世界,渐渐流水淙淙;此时此刻,忽然萧声又起,激荡着琴声并发,似水流年,而后振荡相间,缠绵悱恻,突然委婉曲折,使人连连陶醉。当终声结束时,学志和青青相互凝视了一会,风趣地笑说道:“这就是琴谱《逍遥游》了。”果然是好听极了,承续听得出了神,忘记了伤口的疼痛,比喝一口酒还要过瘾十分。

天色渐渐亮了,第二天清晨,洪师傅见伤者一日好似一日,便安排将他们抬回各自的房中不提。近些日,八卦门上下私下里都在偷偷地议论洪师傅金盆洗手一事,每个人都在猜测师兄弟遇刺跟师傅这次金盆洗手的关系,非议声不断,五花八门,各色各样的。有的说是洪师傅的仇家找上门来了,摆明在大会期间要他难堪;有的说是恶徒索要八卦门镇派武功秘籍而下得毒手;有的说是帮派吞噬、相互屠戮;还有的干脆说是恶鬼来索命来了。这些惶恐不安的各种情绪让洪师傅担心会影响到此次的金盆洗手大会,出现意外。

八卦门的正气堂像往常一样威严十分,中间摆放着四腰桌,左右两边各有一张太师椅,太师椅旁人手一盏,茶壶里面的茶热气腾腾;下方两旁各有一排座椅,整齐、庄重;这就是八卦门的会客厅,也是议事的地方。正气堂的左手边坐着洪七官,若按照往常,右手边应该坐着胡志大师兄,但今天却是严学志;柳青青等人分别坐在左右两边。洪师傅开口道:“列位,我决定在今年五月十五当天举办金盆洗手大会,从此退出江湖,不再过问江湖中的是是非非与恩恩怨怨,由此,曾派严承续前往冀州,拜会青龙帮,委托青龙帮的夏帮主主持我洪某人的金盆洗手大会。今日在此正式向在座的各位通告;再想听听大家意见和声音。咱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说什么,想到哪就说到哪,不必拘谨。”严学志闻声道:“早听说了师傅这次要金盆洗手,不知贺祝的人有多少?”师傅说道:“由夏帮主统一发送请帖,邀请的人有青龙帮、武当、华山派、泰山派、少林大师等。还有四面八方的朋友们!”学志站起身来,给师傅倒了一杯茶,说道:“师傅,请喝茶,不知道胡、肖、周、严四位师兄弟的伤什么时候好得起来,除了他们不能向师傅祝贺以外,剩下所有的师兄弟都向师傅道贺。”洪师傅说道:“这次找大家商量就是要求金盆洗手大会能够如期举行,不受他们四位遭受袭击的影响。”柳青青正色道:“如果敌人是冲着金盆洗手大会去的,只怕没那么容易。”洪师傅问道:“那会如何呢?”严学志抢着道:“以你的意思是师傅也遭歹人毒手了?”柳青青道:“难道没有这个可能?”说完以后,柳青青吐了吐舌头。师傅说道:“哪怕是我死了,否则金盆洗手大会谁也阻止不了。”洪七官顿了顿,接着道:“既然是金盆洗手,意决退出江湖,就此不再过问江湖上的是非恩怨,有伤与无伤没什么区别,要不要武功又有什么关系?”严学志悄悄地对青青说道:“师傅志坚,我们也没有办法。”严学志接着说道:“师傅说得对极了,人要是受了点威胁,就退缩,畏首畏尾,胆小如鼠辈,岂是男子汉大丈夫做事的行径,更别谈什么英雄豪杰。”师傅随后朗声说道:“学志说得太好了,我们做不得英雄好汉,但也绝不做缩头乌龟。”大会上众人纷纷响应,做不得英雄豪杰,岂能做鼠辈。

这次的变故实在是令人不可思议,严承续自一开始遭到暗算,到后来的周超、肖飞和胡志,他们每个人的倒下对八卦门都是种沉重的打击,谁都没有料想得到今天,但越是受到挫折,越需要坚强,没想到八卦门却如此坚韧。有时人们不愿意去相信一件事,当它发生时又不得不承认;有时人们宁愿去信赖一件事,到头来却是一场空,什么都没有。我们往往在这个时候失去自己,但是八卦门却没有。坚强的信念,坚韧不拔的精神,值得我们深思。洪七官就属于那种人,正是八卦门的掌门人。

不一会儿,有两个门生从西厢房那边奔来,有一个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不好了,不好了,那匹马…那匹马…他…他…他。”洪师傅立刻喝住二人道:“是怎么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只听一人道:“今天早晨起来,我去马棚里喂马,刚走进去,就发现有匹马倒在地上死了,等我仔细观看时,正是严师傅从河北骑回来的那匹马。”严学志问道:“其他的马匹呢?”那人慌慌张张地说道:“只有严师傅骑回来的那匹马死了,其他的马匹好好的,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洪师傅低头沉思了一会,说道:“这倒十分奇怪了,马死了,而且是严承续用过的马,莫非是巧合,还是他人有意所为呢?如果是巧合,这事也奇;如果不是,这事倒邪门得很,难道马也有问题?”严学志问道:“可有伤口?”那人回道:“浑身都检查了一遍,是被人射杀的,脖子上有一个血窟窿。”严学志等一行人立刻起身,去了马棚,在那匹马的颈子上察看了一会,确认被利器所伤;流血过多而亡。

所有人头上都笼罩着阴霾,严学志暗暗地苦笑道:“这一定是那些恶徒干得;伤人、杀马,接下来还会干出什么,谁都不清楚。真是个不折不扣地疯子!这些人究竟藏在哪,我偏要把他找出来。”柳青青道:“这些人也只会藏头露尾,明着不敢出来,背地里干些见不人的勾当,纯属无赖、小人。要想让他们出来,可没那么容易呢!”严学志拿起桌子上的一柄剑,向外面狂奔而去,站在那里,拔出长剑,冲着空旷的地方大声嚷道:“你们是谁?出来,是英雄好汉,就出来,躲躲藏藏的,究竟算什么?要打架还是单挑,我严某人奉陪到底。”喊了半响,竟没有一人回应,更不知道敌人的踪迹。只见学志单手拿着剑挥舞,剑尖踢打在地板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每个人都佩服严师兄的胆略,其实早日的阴霾似乎被着一时的举动给划破了,倘若不是被压抑的空气逼出来的,就没有其他更合理的解释了。

严学志心下大骇,竟然没有一人,但敌人兴许此时此刻就在瞧着自己,这不是自投落网吗?如果中镖死了,也就一了百了,可是身遭陷害,仍然活着,那岂不是活受罪。柳青青走过来,抱着严学志,对他说得:“严师兄,还是回去吧,没有用的,那些鼠辈不会出来的。”严学志终于冷静了一会,收起了手中的长剑,一步一步地走来。

正气堂里的空气终于松弛了很多,每个人都在七嘴八舌地议论纷纷,忽然听见有争吵的声音,一人只道,“快一点,等慢了恐有遭到暗算。”另一个道,“多带点人手,万一在半路上遇到那伙强人,好有个临敌的。”急匆匆地有人回报,有几个人要逃离八卦门。领头的赫然是五师兄方少强和十师兄李目。

只见五师兄方少强道:“坐下来只有等死,不死也会受伤,很快就会轮到我们了,这是明摆着的。”十师兄说道:“别再废话,我们从后门悄悄溜出去,难道在连走之前你要嚷嚷,‘我要走了,请不要让我走吗?’”洪七官此时此刻装着听不见,眼不见心不烦,也不好说什么的,只担心别一哄而散了。方少强说道:“好汉自有好汉当,我们不坐好汉,但若是能够逃得出去,日后自有机会回来。”李目说道:“逃出去了,还想着回来啊?如果回来,我就不逃出去了,咱们这次出去,也是赌着命逃出去的,说不定等走不多远就遭人暗算了;或许正因如此,才招人暗算也说不定。如果能够顺利地逃出去,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皆大欢喜,还回来做什么?”方少强略略沉思了会,说道:“这也不假,严承续就是在外面遭人暗算的。”每每想到此时,李目和少强一伙人等心里凉了半截。

最新小说: 蛮横小仙 洪荒:我食铁兽,被后土偷听心声 锦蛇妖仙 原神之伪神契约 我没想捉妖啊 都市之剑仙归来 神仙红包群 从老鼠开始修仙 黑神话:重启西游 轮回仙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