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相识(1 / 1)

学志要了一盘红烧大虾,一碟花生米,坐在紧靠窗户的桌上,慢慢吃起来;由于那儿在二楼,视野极为开阔,他时不时地拿眼打量着这里的一切。这一次他不想误事,所以没有叫酒,只以茶水相代,这是唯一的美中不足。就在此时,那位叫阿三的仆人姗姗而致,走到严学志面前,说道:“公子爷,要点什么样的酒呢?”学志慢腾腾地呷了口茶,放下手中的茶杯,不慌不忙地答道:“你这里有什么样的酒呢?”阿三忙答道:“我们这里只卖一种酒,女儿红,其他的酒都是送的。”学志不解地问道:“这是什么规矩?”阿三答道:“买一坛女儿红,送两坛竹叶青。”学志拍着掌赞道:“好规矩,是谁定的?”阿三当刻回道:“我们老板娘。”学志又好奇地问道:“那你们老板呢?”阿三一脸的茫然,回道:“这里只有老板娘,没有老板。”

严学志自叹道,“这里的伙计果真与别处不同。”转念一想,开口又说道:“酒家,向你打听个人。”只见阿三凑近身子,低着头,小声地问道:“谁?”严学志也跟着放低声音说道:“三枝梅。”阿三忙问道:“公子指的是红湖帮的三枝梅吗?”学志答道:“正是。”阿三略一沉吟,说道:“公子稍等。”

约过一茶盏的功夫,一位姑娘领着两人正朝严学志走了过来,其中一人便是那个阿三;另一个人是个驼子,身材矮小,但体格壮硕,一眼瞧上去功夫不错,约莫四十岁开外的年纪。只见那位姑娘生的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好一个风流女子。学志看得不由痴了,半响回不过神来,心想,“不是仙子,胜似仙子。”

这时只见那位姑娘腰身一扭,满脸的红润,娇笑道:“啊哟,公子哥,久等了。”忽然严学志如梦初醒一般,结结巴巴地说道:“敢…敢问这位姑…姑娘是…?”那位姑娘一听严学志称自己为“姑娘”,不由得羞得两颊绯红,不好意思起来了。就在此时,阿三对着严学志开口说话道:“公子,这位便是我们的老板娘。”

严学志吞吞吐吐地说道:“那…那到底是你…你们的娘啊,还是姑…姑娘啊?”阿三勃然大怒,冲着严学志呵斥道:“请你客气一点,别找麻烦!”他被阿三这样一训斥,突然冷静下来了,长长地吐了口气,调匀呼吸,沉下了脸说道:“在下并非有意。”只见那位老板娘拦住了阿三,对着严学志轻声说道:“公子不必在意,他只不过是我们这里的一个仆人,犯不着跟他计较。”

严学志终于缓了口气,不紧不慢地对老板娘说道:“不知老板娘有何要事?”老板娘硬着嗓子,问道:“刚才公子是否在本庄打探消息?”严学志一本正经地回道:“算不上打探,只是问问而已。”他本想庄上规矩多,这次可能是来找麻烦的也说不定;哪知老板娘却道:“打探消息有打探消息的规矩。”学志一听,皱起眉头问道:“什么规矩?说来听听。”老板娘有板有眼地说道:“不以规矩,难成方圆,一看打探什么样的消息,二看什么样的人,这三嘛,就是要有个价钱。”

严学志坐在那里丝毫未动,沉吟了半响,忽然笑道:“呵呵,看来江湖上的传闻一点都没错,就不知……”他若言又止。突然间,那个驼子动了动,就像一块僵死的木头被人推了一下似的,开口道:“公子所探何人?”严学志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阁下是……”此时老板娘插言道:“啊哟,瞧你说的,刚才我们家阿三都已经说了,公子不妨直说呗。”学志心头一暖,顿了一顿,柔声道:“这上门的买卖,不急,请问老板娘,谁是阿三?”老板娘用手指了指身边的仆人,轻声答道:“这位便是阿三。”又指了指驼子,继续道:“这位呢,便是能帮到公子的人。”

老板娘自知自己多说了几句,若言又止,眸子里闪烁着宛如泪珠一样的秋波,让严学志荡漾不定;她喘息吁吁,隆起的甜胸起伏不断,似乎在等待着情人有力地抚慰。严学志听得很清晰,好像一切都尽收眼底,再也安耐不住了,深深地吸了口气,道:“在下要打听的是在哪里能找到三枝梅。”他这一句话打破了原本美好的时光,不禁轻叹了口气,道“唉!”

那驼子又动了一动,伸出一只手,淡淡地道:“五十两。”严学志肯定地点了点头,只闻那驼子又道:“戌时,等我。”严学志又点了点头。这时只见阿三一抱拳,向严学志说道:“公子,适才小人多有得罪,望公子莫怪。”严学志只摆了摆手,不想多说一句话。

适才只是一个误会,弄得客官很不愉快,差点闹翻了脸,加上驼子和客官也已说妥,因此老板娘合计不便久留,便领着两位匆匆离去了。严学志心里闷闷不乐,总觉得有几件事还没有做完,急忙忙地剥完盘子里仅剩的最后几个大虾,便回房去了。

严学志静静地躺在那张宽大的床铺上,两只腿伸的笔直,两条胳臂向左右两侧摊开,尽量保持最舒服的姿态。他微闭着双眼,让空气在他的体内自由地呼吸,一切都远离了他的脑海,此时那般美妙的身姿不由得浮现在眼前,不时地撩动他的心扉。他的呼吸急促了起来,本能的驱使让他猛然坐了起来,内心澎湃不定。

正在此刻,突然“嗖”的一声,一支飞镖透窗而入,射在板壁上。严学志大吃一惊,定睛一看,只见飞镖上有一张字条,稳稳地钉在板壁之上。严学志纵身而起,一步掠了过去,拔下飞镖,展开字条见道:请阁下随我而来。严学志抄起长剑,从窗口纵身掠下,朝着飞镖射来的方向急奔而去。

行不多远,严学志隐约见到一条人影正在他的前方疾驰,时快时慢;他心下明白,这是对方有意在引着自己前行,便纵目瞧去,只见那人身材矮小,劲衣蒙面,略有驼背。严学志不禁“啊”了一声,于是脚下一沉,提速赶去,只见对方更快,二人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

那人奔了约莫二十余里地,来到一处山林里,立在崖边;此时严学志也到了,两人相距十丈开外,这时严学志看的真切,他赫然是个驼子。那驼子开口说道:“阁下好俊的功夫。”严学志不禁苦笑道:“彼此,彼此;不过以阁下的身量,不必蒙面了吧?”那驼子没搭话,沉默了良久,只听严学志继续说道:“客房里的那支镖是阁下所为?”那驼子立在那里,转过身来,说道:“不错。”此时他双手紧握拳头,浑身运劲一抖,口里吐出“嗨”的一声,只见他的腰杆挺得笔直,像换了一个人似的,随即慢慢地松弛下来,复回原貌;开口说道:“这是缩骨功,适才在下运足劲气,施展此功,但还是被阁下瞧出破绽,好眼力。”说完,他缓缓地摘下面布。

严学志定睛一看,赫然是庄里的那驼子,不由得暗暗吃惊,“这驼子好强的轻功!适才施展的缩骨功,势必克制住轻功,可他仍能纵行如飞。”学志想到此时不由得暗暗佩服。正在思索间,只闻那驼子说道:“在下心中有一事不明,想问问阁下。”严学志冷冷地道:“何事?”那驼子继续道:“阁下认识三枝梅吗?”严学志沉吟了好一会,仍冷冷地道:“彼此见过,但素不相识。”那驼子闻后,淡淡地“哦”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

突然间那驼子像剑一般向严学志滑来,长剑指着他的胸膛,只离寸许时,学志挥出右手,刹那间二指夹住他的剑尖,像铁钳镊住似的,纹丝不动;随即二指松开剑尖,挥指弹去,一股劲力击向剑身,只见长剑从那驼子手上脱手而飞;这显然是摩诃指。

那驼子猛吃一惊,随即凝气注足,移身换位,像鹅毛一般飘向一侧,远远立在那里,算他逃得快。严学志并没有缠斗,只冷冷地盯着他,那驼子也没有。两人相距不到五丈远,彼此凝视着对方,此时的空气沉寂一片。严学志怒从心起,冷冷地质问道:“阁下究竟是何用意?”那驼子不搭话,反问道:“阁下师承于谁?”严学志也不搭话,只极力地抑制住心中的不快,不让它喷发出来。这时突然听驼子“呵呵”一笑,展颜道:“想必阁下是误会了!”他干咳了一声,继续说道:“红湖帮的三枝梅是替朝廷做事,在下只想提醒阁下,莫要招惹朝廷。在下出手,乃是想探探阁下是否够格去找三枝梅,别无他意。”

严学志听那驼子如此一说,顿时怒气尽消,拱了拱手,说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那驼子伸出一个手指,淡淡地说道:“一千两。”严学志惊呆了半响,没有明白驼子的意思,只拿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不愿离去。那驼子缓缓道:“在下只做买卖,这又是一桩。”学志恍然开朗,不禁笑了笑,答道:“阁下有这么贵吗?”那驼子并没有回答他,沉思了一会,微微地抬起头,说道:“在下愿交阁下这位朋友。”此时严学志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朗声说道:“幸会,朋友,在下严学志。”

那驼子一拱手,回道:“在下白海棠。”略一沉思,又接着道:“严兄是否一定要去找三枝梅?”严学志沉下脸色,淡淡地答道:“非去不可。”白海棠听严学志如此一说,默然不语,忽然他向落剑疾驰而去,一个“蜻蜓点水”拾起长剑,驭身奔去,一转眼消失在树林里;只留下一记声音:“严兄,我去也。”

严学志瞧得不由得痴了半响,心叹,“放眼整个江湖武林中谁能有如此的身法,恐怕唯有白兄。”想到此时,他又叹了口气,悔不该今日如此莽撞,只身前来寻敌,一念及此,不由得摇了摇头,嘴里却不停地高赞江湖中人才济济;心中悠然想起了师傅的叮嘱,真该好生留在门内加紧练功。思到此处,索然调头向着来路奔回。

天色已晚,约戌刻时分,严学志的房内灯火通明,一帮伙计正往浴桶里倒满热水,将大小不等的浴巾搭在桶檐上,旁边支了架台,放上各色各样的香料;另一边摆好一张小巧的桌子,非常精致,那里搁了一小碟花生米和一壶上好的女儿红,假若人在桶里躺着,便能触手可及。等一切齐备之后,那帮伙计一声不吭地走了出去,随手掩上了房门。

严学志静静地瞧着热气腾腾的浴桶默不作声,忽然脸上露出痴痴地笑容,特别的甜蜜与美好;他缓缓地走向浴桶,脱光了衣服,躺了下去,将全身浸沐在其中。不等一小会儿,浑身每个毛孔都舒展开了,时不时地嘴里吐出咂叹声“呀呀”得不断,顷刻间复又坐起,只见他大汗淋漓,脸上红赤赤得一片,心里不禁赞叹道,“此确为不一般,这不管是在冬天,还是于夏日,如能将汗污浸泡而出,不仅利于体格,还是种独有的享乐呢。”

他一手拿起浴巾沾拭,另一只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不由得佩服起杜庄的老板娘,“尽能对人这一世的享乐点装到这等境地,着实难得的很。”

就在此时,屋外传开了“嘚嘚”的敲门声,他得意的沉醉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动给撕破了,严学志一脸的不悦,唐突间随口问道:“谁?”只闻一记声音回道:“白某。”严学志很不愉快地拿起大的浴巾裹紧自己,跳出浴桶,喃喃地说道:“房门没扣。”

白海棠轻轻地推开门,步了进来,随手又掩上,转身略一拱手道:“严兄久等了。”此时只见严学志手里多了样东西,便随手朝白海棠扔了过来。白海棠接过抓在手里,认真一瞧,见是一个布袋,开口说道:“严兄,这是何意?”严学志认真地道:“正好五十两。”白海棠掂了掂布袋,复又向严学志扔了过去,缓缓地说道:“严兄,白某从不向朋友伸手。”严学志微微地点了点头,嘴里却说道:“白兄,别因为朋友而破坏了规矩。”白海棠听得正切,只是默默地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严学志缓了缓神情,向白海棠招呼道:“白兄,请桌上坐。”这时白海棠的双目向屋内布设略扫了一扫,稍一沉吟,便道:“不必了,严兄,改日吧。”顿了一顿复又说道:“梅仁杰是个赌徒,此刻正在赌坊。”说完他便开了门纵身飞去。

严学志眼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来不及赞叹,便匆匆换了件备衣,背负着双手,仍像白天一样悠闲自得地出了门,朝着赌坊迈去。一路之上他眼见杜庄内外灯火通明,犹如白昼,虽然已近戌时,但这里仍有宾客川流不息,不禁感慨不已。大约过了一顿茶的功夫,他来到了赌坊门口,从腰间摸出几锭银子,托在右手,左手背在身后,像个老爷一样步了进去。

他略一沉定,纵目望去,但见客堂的左右两侧各设五张四腰桌子,每张桌上的赌客围拢在一起,吆喝声、叫喊声、呵斥声、争讨声等起伏不断。客堂的中间是过道,严学志此刻正大摇大摆地走在上面,双目不停地向左右扫去。他每到之处,赌客们时而向他的右手瞥去,嘴角不停泛起冷笑,顷刻复又回了原貌,专心致志于眼前的赌友们,生怕被人糊弄了。

过道的末端挂有门帘,严学志走了过去,左手缓缓抬起拨了一拨帘珠,透过夹缝定睛一看,赫然见到那是里堂,只见里堂正中间有一张长长的桌子,桌子的两边围满了看客,恰在两端各坐一人,侧脸迎向门帘,其中一人肤色白净,衣冠楚楚,年方二十开外,似是大户公子。另一人脸朝里侧,从背脊瞧去似曾相识,难道此人便是梅仁杰?

一眼瞧去便知是此二人为对局,这乃贵客堂也。严学志心里犯着嘀咕,便悄然步入其中,只听里堂内一人冲着他高喊道:“喂,这里包堂了,快滚!”这声音来自一名当值的伙计,不料震醒了赌客们,不约而同地扭过头来四下顾盼,刚好四目对接,严学志心头一震,几若破口大骂,却又忍住。那人情急之中推开椅子,连退数步,正好立在靠近窗户的地方,纹丝未动。

那人怒视了过来,吼道:“你……你便是那傻小子?难道你不曾听到堂主的发话吗?”此刻严学志冷冷盯着他,嘶哑着喉管道:“你便是红湖帮三枝梅中的梅仁杰?”那人接口答道:“在下正是,如何?”只闻严学志一字一句冷冷地说道:“你在八卦门造得孽需要偿还!”梅仁杰冷哼一声,缓缓道:“在下想听听怎么个偿还法。”严学志脸色一沉,慢慢地道:“血得代价自然用血来偿还。”梅仁杰狂笑一声道:“哈哈哈,凭什么,难道就凭你?”严学志咬牙切齿地回道:“不错!”

正在说话此间,梅仁杰心里思量道,“这小子也忒狂了点,赤手空拳,就想拿了我的性命去。”眼里根本没瞧得起他。严学志的眼神一刻也未曾离开过,突然他双腿提力,双足点地,朝着梅仁杰飞驰而去,右手二指贯注劲道,将几锭银子弹射出去。梅仁杰随即侧身闪避,只闻“嗖嗖”两声,飞银擦身而过,划破了他的衣衫,随后“啪啪”地打向窗户,贯穿而出,梅仁杰大吃一惊。由于他临敌的经验老道,当刻提注真力护体,以防受到连招攻击。正中所料,严学志驭身又到,二指向他的腰间点去,梅仁杰又后退两步,遂即施展擒拿手,单掌向严学志的手腕扣去,只觉一股劲力反扑过去,让他手软筋麻。此时他的手一滑,严学志的二指见缝而入,只见梅仁杰闷哼一声,双脚未稳,连连而退,一个踉踉跄,刚好趴在窗户上,急喘了几口气对堂内其余的人说道:“快快护送少主人火速离去。”

话音刚落,他从腰间摸出了一物,拿在手里;严学志注目瞧去,赫然是一个铁盒子。堂内其余的人此刻纷纷拔出长剑,围到那位公子的身边,有几人揪住那位公子的肩膀,死死地让他矮着身子,缩在人群里面,快步向堂外奔去,以防不测。严学志嗅到了官兵的阵法,怀疑他们乃朝廷人士,想起了白兄提及过他们彼此有勾结,又回忆到在很久以前三枝梅曾亲口道出的那次截杀另有其人指使,不禁后悔自己出手莽撞了。于是他强压心中怒气,对着梅仁杰说道:“八卦门的那记截杀,是谁在指使你?”

此时梅仁杰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晃了晃手中的铁盒子,不由得苦笑道:“小子,你跟八卦门那老东西一样,做事一根筋,不过你小子是吃硬不吃软,怕了就趁早滚蛋,兴许老子饶你一命;否则别怪老子无情。”严学志见他吃了自己一击,若非他早有防备,恐难保性命,料定再击必是狠招,只怕那暗器真的涂有毒物,于是他加倍小心提防,暗运真力戒备。

顷刻间堂内除了他们二人之外,其余的人均不见了身影。梅仁杰刚才看的真切,几乎在两手劲力之间他便输了,闻所未闻,又想到前后交手不到数月已判若两人,而且此次他的伸手高得出奇,着实让梅仁杰吃了一惊。梅仁杰心里没有把握取胜,于是他调息运气,缓缓地立起身子,提足脚力,突然纵身跃起破窗而去。

严学志没等他喘气的机会,一个箭步跨上去,跻身而随,见他向客房奔去,一瞬间纵身略过两处,急促地朝那门上击去,咧着嘶哑的喉管叫道:“仁灵、仁迪,快快出来,有敌来袭。”话毕他稍一提腿,向廊柱踢去,翻身一滑,人已到了空旷地方,立在那里;显然他武功高强,但受伤不轻,中气不足;想诱敌于空旷之处,发射梅花桩。此刻,严学志也到了那里,离他十丈开外远处。

严学志心下明白,今日而来并非梅仁杰一人,梅家三兄弟中的另两位也到了。只闻得那间客房内有动静,一条人影齐身而来,站在严学志的左手侧,房内传来一个女人大声叫嚷的声音,“死鬼,去哪呢?”那人听得敏,只一声不吭。另一个人此刻也到了,就在他的右手侧,三人呈现丁字型而立。只听一人说道:“嘿嘿,这不是那小子吗?遇上了,还是来寻老子了?”另一人接口道:“给娘娘换衣服,你行,论打架,你不行。”说完便“嘻嘻嘻”地笑个不住。

那两人正准备动手,被梅仁杰拦下了,只听他说道:“二位兄弟请息怒,这小子身法独特,今非昔比,已不同往日,以兄弟之见,让他见识一下梅家的梅花桩,不跟他一般见识。”那二人一拍即合,当下几乎异口同声地道:“大哥说了算。”一旁的严学志听得正切,暗自提运真力,以防不测。

突然之间,不远处树丛里一只夜鸟飞起,翅膀扑打着树叶,“噗嗤噗嗤”作响声传来,就在这刻,梅仁杰冷冷地扬起手臂,扣动了机关。严学志贯注了全身气力,凝目瞧去,忽见一道寒光向他的丹田袭来,当下右足点地,身体倒惯而出,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右手二指轻轻一挥,便顺势牢牢地夹去,像铁钳一般镊住了它,仔细一瞧,赫然是一枚银针。这一手惊得三枝梅面无全色,慌乱的神情几若扭曲,虽然已近亥时,但杜庄上下灯火通明,由此瞧得真切。严学志越想越气,本打算以一敌三乃有一番苦斗,却不知对方存心伤自己性命,当下怒气上涌,不由得右手一抖,二指运劲将银针弹向梅仁杰。刹那间,只听其中一人大声叫道:“不要啊,针上有毒!”

严学志听在耳里,可为时已晚,银针已飞出,梅仁杰哪里能躲得过摩诃指的进攻,只在顷刻之间他双手捂住胸膛,躬下腰身,哇哇地口吐鲜血。这时另两人不约而同地朝他奔去,大呼小叫地道:“大哥,赶快服下解药。”说着一人搀扶起他,另一人拿药向他喂去。严学志不由得心中一凛,马师弟果然所料不错,梅花桩的确配有解药,看来师傅说的也对,三枝梅竟往暗器上涂毒,其行径令人发指,原来让江湖闻风丧胆,赫赫有名的梅花桩尽是这等真相,真令人难以相信。思念及此,不由得长长地吐了口气,朗声逼道:“伤我师门暂且不论,你这等卑鄙无耻,只拿得解药来!”

那人一听,挺出长剑,狂吼道:“小子,别太得意,伤我大哥,今日休走,把命留下!”话音刚落,那人已向严学志奔袭而来,长剑直指他的眉心,几乎在同一时刻,另一人也追随而致,手中长剑向严学志的下盘扫去。由于严学志想从对方口里探实那次截杀的幕后真凶,因此未得当真,只见他不慌不忙地提足运劲,前后左右地穿行于二人之间,推挡了好几个回合。那二人亦非等闲之辈,拼尽力气也难以近得他身,于是心里急了。但见一人猛地收回长剑,随即加紧真力,长剑再次挥出,剑尖直指严学志的咽喉而去;只见严学志的二指已死死地镊住了他的剑,随手一划,以此人的剑挡开另一人攻来的长剑,并瞬间凝力弹去,“啪”的一声,那人的剑脱手而飞。

正在此时,突然一条黑影迎面一闪,跻身而来,双手各向那二人抓去,快如闪电,纵身飞起,奔向梅仁杰,将他夹于腋下,一眨眼四人就不见了。严学志看呆了半响,不禁赞叹道:“好强的内力!”连严学志也自叹不如,何况那人来得太突然,根本没来得及防备。此刻严学志的心思全都化为泡影,他的情绪动荡不安,猛吸了口气,不禁自叹道:“黑衣蒙面人,这又会是谁?”心潮不断在翻滚,虽然找到了红湖帮的三枝梅,揭穿了梅花桩的真相,可那次针对本门的截杀仍属谜团,不免忧从心起。

他向这灯红柳绿的杜庄举目望去,心想它既存可爱,又有狰狞,不免心生倦意;脸上波澜不定,神情迷茫,内心忐忑不安。这儿天下人皆知,豪客常来,侠士不断,四面八方的人纷至沓来,鱼龙混杂,人声鼎沸,情况复杂,一不留神便人仰马翻。由此他不断地叮嘱自己要格外小心谨慎。

正在思念之间,一人朝着严学志走来,他定睛一看,恰是庄上的老板娘。只见她手提灯笼,身穿大红色襦裙服,映衬着那风韵体态,格外袅袅动人。严学志迎了上去,听老板娘说道:“啊哟,这不是公子哥吗?公子哥可曾看见人了?”严学志不禁暗自苦笑,想到刚才与梅家三兄弟一斗确实恶狠,差点没认栽,又突来一位武功高绝的蒙面人,犹如迷雾,思及此时他心里不由得发毛,嘴里却嗫嚅道:“没……没有。”略一镇定,随后又道:“出什么事了吗?”老板娘陪着笑脸道:“院里有响动,我带几个伙计过来瞧瞧,别跑贼了。”说完用手指了指一旁的花丛,只见那边有人在探头探脑。

严学志瞧着老板娘的脸,呆木了半响,不由得痴道:“这儿很安静,没出现什么状况。”老板娘听了他的话并无反应,反而被他瞧得满脸娇羞,转身驱散了那帮伙计,向他问道:“公子哥为什么在这儿呢?”严学志答道:“吃完了晚饭,出来散散步,没想到在这儿遇上了老板娘,真是巧的很。”老板娘说道:“我这庄上有趣的地方很多,公子哥可以去那里瞧瞧。”严学志兴致悠然地说道:“请老板娘给我引见引见,都有哪些?”老板娘随口便道:“有戏台,有说书,有杂技,有牌室……”严学志打断了她,说道:“牌室?我不喜爱赌博。”老板娘当即问道:“公子哥是哪儿的人?”严学志略一拱手道:“在下乃八卦门弟子,严学志。”

此语一出,老板娘脸色微变,立刻说道:“八卦门的弟子我这庄上倒是来过一位,不知严兄弟是否知道此事?”严学志一脸的疑惑,说道:“不知,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呢?”老板娘说道:“很久以前本庄住着一位侠士,特爱博戏,每次都去赌坊。但输得多,赢得少,渐渐地腰间空了,有好几次跟我赊账,我看他央求得紧,便开了方便,可他次次都能还上。来去大家熟了,才知道他乃八卦门的弟子,于前一阵子他又来过一次,声称最近要赶赴朋友的邀约,这些天连个影都没有见,想必是为此而去了。”严学志追问道:“那他说过他是谁了吗?”老板娘回道:“说过,他叫李目。”严学志陡然来气,没料自那次以后他借宿杜庄,虽是一门师兄弟,但于今日犹同陌路,心中不免不痛快,如今他仍以八卦门的名号自居,担心会惹出事来影响本门,遂又开口问道:“老板娘可知李侠士赴什么邀约?”

老板娘妙目圆睁,惊讶地回道:“难道严兄弟没听说过最近江湖上风声?”严学志一脸不解,但瞧着老板娘一副楚楚动人的面目,又不禁柔声道:“在下并不知情,还请相告。”老板娘又道:“各门各派准备联盟,这件事近日在江湖上传的沸沸扬扬,有人赞成,有人反对。如今这反对的人打算聚集起来,举行一场武林英雄大会,共同抵抗各门各派联盟。想来李侠士赴朋友之约多半会与此有关。”

最新小说: 蛮横小仙 洪荒:我食铁兽,被后土偷听心声 锦蛇妖仙 原神之伪神契约 我没想捉妖啊 都市之剑仙归来 神仙红包群 从老鼠开始修仙 黑神话:重启西游 轮回仙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