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赴会(1 / 1)

只闻其中一人说道:“久闻名城神剑乃侠义之辈,此次前去当好生拜访,且不知他如此盛情好客,不仅汇聚天下反对联盟的各路英雄,还诚邀了很多其他的侠义人士。”另一人接道:“大哥说得对,虽武当七子我们只有四位,也占了本派大半壁江山,只剩下丁二侠、秦三侠和叶五侠了。”

严学志听得心头一怔,武当七子已到了四人,余下的三人未致,可见此次联盟在各派中产生的震动有多么巨大,但转念一想,也不以为然,武当的掌门郑瑞桥不也一样反对。

他想到此时呷了口茶,缓缓地放下茶杯,只闻那人又道:“我武当一门不同于八卦门,武当创派已存百年之久,历代掌门勤于力勉,苦心经营,如今是鼎盛之际,乃威威强帮也。八卦门近虽人丁多茂,但终究缺于教诲,学艺不济,复而受到梅花盗袭击,残剩无几了,至今仍群龙无首,愧不敢当,实为可惜。由此我辈须格外珍惜。”

严学志闻到此时将两耳并竖,仔细小心地听言,忽而脸色大变,气生心头。邵东阳正在喝着茶,听此一语,双手把茶杯掷到桌上,握紧了拳头,正待发作时,突听一阵脚步声传来,四人不约而同地注目瞧去,只见一行五人走入店中,其中一中年文士开口说道:“店小二,有坐吗?”严学志不由得陡眼一惊,暗道,“这人不是那日与那虬髯大汉动手的那位吗?据听得他乃江南五老也。”

店小二躬身哈腰地奔了过来,回道:“啊哟,您瞧您这,刚好满座了,对不住。要不您到别处去瞧瞧。”那中年文士立刻板起了脸,一把揪住店小二的衣领,说道:“嘿!这别处要有客栈,用得着到你这来吗?你会不知道。”那小二扭曲着脸答道:“客官,您把我给放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只见那第一个说话的人猛力地一拍桌子,“啪”的一声,暴吼道:“什么人在吵闹,没看见这里有人在吃饭吗?”

那中年文士放开了店小二,向那人一拱手,说道:“在下高老庄,敢问阁下是…?”那人不瘟不火,淡淡地接口道:“在下乃武当弟子风凌。”他将武当二字说得尤为响亮。高老庄说道:“原来阁下便是武当七子中大弟子风少侠,久仰了。”风凌脸上顿露笑容,依然淡淡地说道:“如果在下所言不错,阁下便是江南五老了?”

高老庄用手指了指身后其余四人,说道:“正是在下,这便是我那其余的四位兄弟。”原来江南五老共有五人,他们均是同胞兄弟,最小的便是高老庄,老大是高老伯,老二是高老仲,老三叫高老叔,老四是高老季,合称五老,由于他们平日久住江南一带,所以人称江南五老。

武当七子中另一人忽说道:“据悉江南五老跟朝廷人马有勾结,甘当朝廷的鹰犬,不知可有此事啊?”江南五老中一人开口道:“武当七侠向来行侠仗义,嫉恶如仇,且不闻今日管起此事来了不成?”武当七子中另一人又道:“这么说,你默认了?”江南五老中一人开口大笑起来,说道:“且不问是真是假,但论你武当一门依仗权势,道听途说,含血喷人,欺压我等的罪名就不容忽略。”武当七子中另一人咬牙切齿地问道:“敢问阁下是谁?”那人回道:“在下高老伯,你又是谁?”他道:“在下武当弟子蒋开华。”

高老伯道:“不是我倚老卖老,倘若今日有你师傅郑瑞桥在场,我定要和你们理论理论。但凭你们几位小辈,我呸!”蒋开华说道:“我呸你呀!你怎知道定是污蔑?”就在两人争论不休之时,严学志立起身来,走上前去,对众人深深地一揖,说道:“在下乃八卦门弟子严学志,我严某曾亲眼见过高老庄与一官门中人来往,那人递给他两万两银票,至于五老中的其余四老,在下不知。”高老庄一听,气血冲脸,红着脖子指着他,道:“你…你…你是谁?”

风凌一听,心道果真如此,拔出长剑,晃了一晃,口述道:“如此,可有话要说?不如今日我来替天行道,为武林除去一害。”说着挺剑向高老庄袭来。但见高老庄纵身掠后,存有丈余,怒视而来,说道:“是,又怎样?”只见武当七子中的又一人“仓”得一声拔出长剑,说道:“武当六弟子付方在此。”仅剩另一人也抽出长剑立在那里道:“武当七弟子朱冲在此,休走!”

高老庄闪身掠到门边,其余的四兄弟鱼贯而致。严学志见此不禁摇了摇头,知是自己出言太过鲁莽,没料到他们为此会动起手来,早知就该忍一忍也便罢了。

此时江南五老拥到客栈的前门广场上,武当四子一道提剑赶来,其余的武当剑众纷纷到达,跃跃欲试。只见风凌猛吸一口清气,左手捏诀,右手挥剑,人突然窜出,如剑一般向高老庄袭去。高老伯一瞧,抽出腰间软鞭,右手奋力一挥、一卷、一带,一气呵成。只见鞭头缠住剑尖,即刻高老庄一沉气,双足连蹬地面,挥拳咂来,势如奔雷。风凌说时迟、那时快,右手松开长剑,将剑柄掷出,击向来拳。正当高老庄缩拳之际,风凌便是一记“连环腿”向高老庄踢来,正中前胸。

不愧为武当七子中的大弟子,只用了三招便让敌手着力。但见高老庄口喷鲜血,向后重重地摔去,奋力爬起之时,已是满身血污。高老仲、高老叔与高老季纷纷惊呼着奔来,喊得喊、哭得哭、杀得杀,四人将风凌团团地围在当中。此时,蒋开华、付方与朱冲提剑挑开了四人,背依背凝剑而立。由于高老庄伤势过重,摇摇晃晃地一步一步地行来,口里念道:“我…我…不怕…你。”剩下的江南四老无心恋战,高老叔向高老庄奔去,若要扶起他。正在此刻,风凌突然向落剑驰去,探手拾起长剑,向高老庄甩去,只见长剑射中他的前胸,于背部贯出,一呼毙命。高老叔想自几位兄弟纵横江湖一生,没料今日兄弟遇此大难,不由得惊呆半晌,拔出长剑,弃在一边。

高老叔紧紧地抱着他,老泪纵横,其余的三老一拥而上,齐呼惨烈,无不催人泪下。高老庄一死,反而让四老冷静了很多,他们四人抬着高老庄的尸首慢慢地走远了。

门边的店小二吓得浑身直哆嗦,大气都不敢出,探头探脑地张望。严学志不禁又摇了摇头,只叹一条鲜活的人命也已归西,后悔莫及,真是无心捧花花落去,有意赏景景不来。风凌拾起弃剑,从怀中取出布帕,将长剑上的血水擦了个干净,复又回剑入鞘,对围观的众人只一摆手,说道:“大家都散了吧,没甚好看。”

不一会儿,武当四子率领着众剑客回到店中,依旧坐在吃喝不提。此时店小二战战兢兢地给严学志等四人端来了酒菜,遂四人狼吞虎咽起来,少顷饭毕,严学志忽见风凌立起身来,朝着自己作了一揖,一言未发,领着武当剑众匆匆离去。当下严学志还了一礼,也没出声。

稍待严学志付足了银两,接过店小二牵过来的马匹,翻身上了马背,催马直行,柳、邵、马三人紧随其后。行了不到一会儿,四人出得镇来,邵东阳眼睛直视远方,皱着眉头说道:“没料今日武当风凌杀了江南五老中的老幺,高老庄。这武当七子行事也是雷厉风行啊。”马伍德答道:“严三哥说得自然没错,勾结官府一直为武林各派所不耻的头等大忌,也算他今日罪有应得了。”严学志听在耳里,一声不吭,只微微点头。

柳青青却道:“以我看,风凌这人行事草率,武当七子好大喜功、徒有其表,高老庄虽罪有应得,但罪不致死,而风凌却杀了他。”邵东阳答道:“师姐说得虽有三分道理,可拳脚不长眼啦。”马伍德接口道:“师兄此话差异,孩子都能明辨,那一剑分明是要取他的性命,何以拳脚不长眼呢?”邵东阳摆了摆头,叹道:“唉…!师弟说得有理。素闻武当七子平日行侠仗义响镇武林,今日一见实非小可啊!”

三人正说着话间,严学志扭过头来,只闻其说道:“师弟师妹,前方有官道,也有山路,我们行将何往啊?”邵东阳答道:“刚才在镇上我差点发怒,引来是非。山路向来人烟稀少,久难逢客,以免再遇事端,不如奔山路而去吧。”柳、马二人无不赞同。于是四人赶马朝着山路奔去。

四人骑马一路上爬坡涉水,苦不堪言,由于行了一个下午,马匹久已劳累,脚步慢了下来。临近傍晚时分,正当他们行在一山野坡顶之时,窥见山谷处有一队人马在开进,浩浩荡荡。严学志及柳青青等四人随即下得马来,伏在坡上一草丛处,扒开茅草,伸头纵目凝视。只见领头的有四匹高头骏马,每人身着锁子甲,后面跟着百余人众,盔甲凌凌,手持刀枪。队伍的末尾,有十人众,背负锅瓢,紧随其后。一眼窥之,此乃是一队行进的官兵。

严学志长吁了口气,心下叹道,“山路不逢祸,此处遇兵窝。”当下他对身边的其余人说道:“眼见天色将晚,此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无处可歇,不如趁早赶路,以免惊扰他们。”遂三人答应了是,四人复又跨上马背,绕道行进。

由于偏离了原道,此行山路崎岖曲折,实难行得一步。此刻天色已黑,四人艰难地行了一会,山林中只剩微光。透过微光,忽然前方呈现座小庙,四人心头一喜,现下已是无奈,不如投此小庙歇息一宿。严学志等四人主意已定,遂奔到庙中,拴好马匹,找了块平坦的地方,寻来茅草就此垫上,四人和衣躺下。只倒柳青青是女孩儿,恐她害怕,由此师兄弟们将她夹在中间。

严学志躺了一会儿,只见小庙的左侧方天空火光冲天,叫喊声一片片地袭来,他心下料到定是那队官兵距此不远,就地宿营燃起的篝火,也没在意,就此睡去。

次日,天刚蒙亮,严学志、柳青青等人便各自醒来,从包裹中取出些干粮,草草地吃了。山林中已是雾气腾腾,难以辨明方向,四人牵了马来,正在一筹莫展时,马伍德道:“我对药草略知一二,依照衰草的草叶翻垂的方向,秋季常刮北风,我们应该朝此方向前行便能找到原来的山道。”说完他用手指着小庙的左侧。

当下四人翻身上马,向左侧行去。行不多远,天已大亮,黎明的彩霞也已普照,一行四人很快复回到原来的山道,继续赶马前进。又奔了约莫二十里地,山道远去,前方豁然开朗,已近平原辽阔地带。严学志心下明白,名城距离长安城不远,此乃已踏北方的领地一带。

四人足足行了一个上午,前方偶遇一座城镇,严学志驻足马匹眺望良久,对身边一行人等说道:“昨夜劳累了大伙,今日正午不妨驻足小镇早作歇下。名城已然不远,无须着急。”三人应道,遂四人催马赶去。

正午时分四人赶来小镇,临近一眼瞧去,只见一面旌旗迎风招展,写道:将门镇三字。镇中三三两两的行人往来,商贩虽尽散去,但偶尔仍得叫卖声。不远处有家酒馆,严学志等四人行将过来,抬头望去,但见上面牌匾挂着:龙山客栈四字。严学志等四人见到如获珍宝,遂来到门前,翻身下马,只见小二点头哈腰地走了过来,说道:“四位客官,住店还是歇下吃饭?里面请。”

邵东阳答道:“我们是歇店吃饭。小二,替我们照看了马匹,喂饱了上好的草料,下午还得赶路。”小二回道:“好嘞,几位爷,您放心着去吧。”

严学志、柳青青等一行四人步入店中,挑了个紧依窗户的桌子坐下,桌上备有茶壶,严学志拿起四只茶杯,一一摆上,右手提起茶壶依次斟上热茶。严学志端起茶杯,仰着脖子一饮而尽,放下茶杯,夸口赞道:“渴死我也,真乃好茶,一个字,香!”邵东阳接口道:“这北方能有这等好茶,实属不易。”此时小二安顿好了马匹,复又行来,对他们说道:“几位客官,要点什么?”严学志答道:“两大盘牛肉、一大盘狗肉,一碟花生米,给我们再上两壶酒。”小二兴冲冲地点头称是,说道:“好嘞,客官,您稍等。”

严学志眼见小二答应着急急而去,便专注起品饮茶水来,缓缓地端起一杯,呷了一口,复又放下,嘴里发出“啧啧”的声响。正待此时,他窥见店里行入一位老者,衣袂飘飘,颇得风度,细细瞧去,举手投足间略带几许威严。后面跟着一位步伐轻盈的女子,绿衣长衫,身姿婀娜,头戴挂着丝绸的帷帽,只看不清脸面。瞧此身段,想来必是位容貌十分好看的女子。

马伍德瞧得不禁痴了半晌,心想这二位想必是爷孙俩人。由此除了被他们的装束吸引去了以外,没什么值得称奇之处。看他们走路的神态,多半也是奔赴选道而匆忙赶路的那伙,但见他们二人向里屋走去。当下四人只是瞧了一番,也没甚在意。

不一会儿,小二端来了酒菜放上,满满的一桌,此刻严学志、柳青青等四人饿极了,只见他们大口大口地吃将起来,格外的香甜可口。少顷饭毕,邵东阳与马伍德摸了摸肚子,几乎异口同声地说出:“酒足饭饱,真乃舒服哉。”严学志唤来了小二,付足了银两,另一伙计牵过来马匹,严学志等四人接上,遂翻身上马,嘚嘚而去。

由于马匹养足了精神,四人赶来健步如飞,直到傍晚时分,逐渐慢了下来,但此刻名城在即。路上的行人逐渐多了起来,右边忽来一队人马,自口风得知他们乃为泰山派人众。其中一人朝着严学志四人高喊,说道:“喂!敢问阁下是哪路人马?”马伍德回应道:“我等乃是八卦门弟子。”那些人众中立下传来“哈哈”的笑声,不绝于耳,有人嚷道:“为何只有四人,难道阁下门里抹不开时间来吗?”说完又是一阵笑声。

严学志自知门内人少,不由得想起本门自惨遭梅花盗袭击以后,门可罗雀,已然凋零不堪,难免被武林各派打趣、耻笑,今受此等言语嘲弄,情由心生,不免感伤起来。只闻那些人中又有人大声说道:“怎么了,难道贵门弟子躲在门内娶上小媳妇了,在生孩子了不成?”说完,又是哈哈地一阵狂笑不断,严学志只当没听见。此刻柳青青若言又止,情不由衷地喃喃自语,嘴里嘟囔道:“本来只有两位呢!我和师哥只是陪来的了。”邵东阳只瞥了她一眼,全不吱声。

左边道上忽来一帮少林棍僧,领头的一僧威武霸气,瞧其年龄虽已近五十开外,但依然精神抖擞,气势逼人。想来他必是少林方丈空云大师。后面紧随另一帮众,人数颇盛,浩浩荡荡,严学志凝目瞧去,领头的人赫然是青龙帮帮主夏萧天,想来定是青龙帮帮众。严学志等人见夏帮主一马当先,遂勒马放缓了脚步,待夏帮主到达跟前时严学志随即下得马来,拱手一礼,说道:“夏帮主,幸会,没料今日我们又能得以一见。”夏帮主回道:“这真乃他乡遇故知,荣幸之极!”

遂二人不由得寒暄起来,说得颇为投机,忽而又得“哈哈”地开怀大笑,才知他们有的徒步行了六、七天路遥赶来赴会。当下严学志等四人辞了夏帮主等众人,催马直奔,单直朝着名城而去。

行了约莫一顿饭的功夫,四人来到一处城楼前驻下,赶马前去,垂询一守城的士卒,一抱拳,张口问道:“这位小哥,名城何往?”那人回道:“此乃虎山城,名城自此向东五里地远,一处大户宅院便是。”严学志答道:“多谢小哥。”遂四人催马奔去,不一会儿,他们四人来到这处宅院门口,勒马停下,仰头眺望,只见门楼上挂着“名城山庄”四字牌匾。朱红色的大门两侧各有一尊石狮,虎座而立,五步台阶直通而入。

四人见此大喜过望,私下一合计,距离月半时日尚早,不如择店住下,稍作休憩。于是四人催马奔向城里,嘚嘚而去。严学志等四人来到一家“迎风来”客栈,要了四间上房住下,小二安顿好了马匹,遂又奔来。严学志对他说道:“我们此次是远道而来,在此要小住几日,无论是谁,期间不许他人来打搅。”小二点头哈腰地答道:“好嘞,客官,您放心,本店倒很安静。”

由于严学志、柳青青等四人久已疲惫,这天他们均睡得很早,天色刚黑便脱衣躺下。到得第二日天明仍未醒来,沉沉地睡了个懒觉。辰时已过,严学志才爬起床来,正待梳洗,见柳青青敲门而入,开口说道:“懒鬼,现在才起床啊?一会吃完了饭,陪我出去逛逛,瞧这虎山城里有甚地方可玩。”严学志答道:“我也有此意,但我却不是为了玩。”柳青青问道:“那师哥是为了什么?”严学志回道:“我要瞧瞧这虎山城与别处有甚不同。”柳青青说道:“也对,那不还是为了玩嘛。”严学志只瞥着她,也不出声。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功夫,严学志草草地吃完饭,与柳青青一道来到虎山城的街头。只见人群熙熙攘攘,来回的车马川流不息,虽有起早的商贩尽皆散去,但街头之上仍热闹非凡。严学志不禁叹道:“北方人起早赶集不比南方人差。”

柳青青接口道:“这算什么好玩的呢,今日街头之上应有和尚、道士才对呀!”严学志“啊”得一声,说道:“昨日所见,这和尚、道士倒是来了不少,可没见一个露头的了,难道他们此刻在念佛吃斋不成?”柳青青嬉笑道:“和尚、道士要念佛吃斋不错,可不是每刻都在念佛吃斋吧。却为何不见?”严学志反问道:“难道和尚、道士有甚好玩的不成?”

柳青青眨了眨眼睛,似是思索了一会,说道:“和尚、道士遇见俗家总是合掌划十,口里念道‘阿弥陀佛’,全作此状,难道不好玩啦?”说着她便用手模仿起来,却不知一个女孩儿家的学之,引得严学志开怀大笑起来。此时严学志小声地对她说道:“咱们的师傅也是和尚,为何他每次如此,你不笑呢?”柳青青吐了吐舌头,接口道:“我哪敢啦。”

说到此处严学志不禁想起了师傅师娘,也想到了杜庄,悠然地忆起了杜月娘来,如果有师傅在,八卦门也不至于被人瞧不起,当下不免悲叹了一声。柳青青只当严学志是叹息眼前,也没在意。于是她又道:“还有泰山派、青龙帮,他们怎么一个不见?”严学志答道:“这两派帮众混迹在人群之中,你能认得几人出来?他们又不似和尚、道士。”柳青青说道:“他们兴许在筹谋明日之事,未能得以空闲。”

严学志闻此长吁了口气,缓缓地道:“如此说来,不见庐山真面目,愚生却不见真章誓不回啊!也罢,不如我们也回吧。”柳青青点头答允,遂二人急急切切地回到店中。

次日一大早,名城的大门敞开,左右各伏一人,灰衣长袍,气宇轩昂,引接各方到来的朋友。

严、柳、邵、马四人如约而至,脚步刚跨入门内,但见名城府邸肆处张挂着大红灯笼,一条青石铺成的走道直贯而内,尽头一座正厅迎面而立,两侧的房屋屹对,大厅门楼均有红色帘布点缀,一张鲜红的条幅上面端正地楷书道“武林英雄大会”六字。厅内两侧均摆满了桌椅。只见家丁们进进出出,茶水不断。正处长廊处,一人白衣长衫,浓眉深眼,年仅四十开外,立在那里不怒自威。

明眼一看便知,这人便是名城城主神剑王宗伟。只见他对每位来者均抱拳言道:“欢迎到访,久仰了。”此时武当一派众人在领头人率领下上前一拱手,说道:“在下武当郑瑞桥,久仰,久仰。”王宗伟当下还之一礼,说道:“郑掌门,久仰了,里面请。”随后而来是少林派众人,在一高僧的领头下前来躬身施礼,说道:“老衲少林空云,拜会王施主,久仰了。”只见王宗伟当即托起他的手,欠身道:“空云大师,久仰了,里面请坐。”

接下来是泰山派众,在一精明强干的年轻人带领下所来,上前一拱手,说道:“在下泰山派大弟子吴宗泽前来拜会,久闻神剑威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名不虚传。”王宗伟立刻还礼,说道:“哪里,哪里,久仰,久仰,里面请。”其次是青龙帮众在夏萧天带领下拜会,再到八卦门邵东阳领路而来,一一见礼,次第落座。

王宗伟大步向厅内步去,待行到厅中正席时,陡然一转身,朝着大伙一抱拳,朗声说道:“各路英雄,今日诸位驾临蔽舍,乃我王某之荣幸,首先在此欢迎诸位来访。冲着我等三分薄面,各路英雄不远千里而来,一路多有劳累,我王某对此深表歉意,在此之际感谢诸位。”话音一落,群豪纷纷响应,齐声呼道:“客气,客气,理应如此。”

王宗伟端起一杯茶水,右手高举,向众人一环顾,大声说道:“只因今日我们有要事共讨,由此我王某以茶代酒,向诸位聊表心意,望各位尽请慢用。”说完一仰脖子,悉数饮尽。只见群豪陆续响应,纷纷端茶饮水。此刻王宗伟缓缓地坐下身子,略顿了一顿,续道:“武林联盟的号召久有时日,天下有人赞成,有人反对,在众多的反对者中来自所谓的门和派的呼声最为鼎盛,像少林、武当以及泰山派,赞成的门派也有华山和青城两派,历来门户之争易引来刀剑相见,然而我们今日诸多的反对派能坐在一起,和平共讨,此乃是旷古奇事,堪照古今。”

说完之后,底下的人众无不欢呼:“神剑荣耀,神剑不凡,真乃我等福分。”此时王宗伟荣光满面,含笑连连,威而不露。只见少林空云大师一抬首,说道:“我等纯属老门老派,然其不错,上至绵延几百年之久,创制创学也已空前绝后,慧法遍处,经书满阁,历数门人弟子不计其数,学无不尽,诲人不倦,已然即成局面,下至可传承千载。现须遵从联盟志气,一改从前,实是废尽诸往,重头而来,小可难以从命。”

空云大师一番言语点到,厅内一片鸦雀无声,无人敢接话茬。此时人群背后行来一人,严学志一瞅,知他是名城剑客史一郎,只见他走到大师跟前,向其一抱拳,说道:“大师,此话差异,各派联盟而非并派,大师不必有此顾虑。把话说得通亮,你仍持你的派,你仍走你的路,只是各门各派须听盟主之令而已,如此不必紧张起见,大师说对吗?”空云大师合掌为十,口里念道“阿弥陀佛”,心里自知今日到来的众客中充斥着不乏赞同联盟之辈,当下吐道:“施主,且不谈盟主之令与我等是否弥合,但说松花岛主令飞燕其志究竟在何处,恐怕不仅只在联盟这般简单吧。”

史一郎略一沉吟,说道:“盟主之令自然是符合江湖道义之事,何愁如此呢?”空云大师呵呵一笑道:“难道我等行事就不符合武林道义不成?老衲以为,从道义而论,武林结盟本就多此一举。”

此时武当的郑瑞桥赞首道:“大师所言极是,我等附此议。”话一至此,他便话锋一转,说道:“各门各派的武学皆为各自的镇山葵宝,历来秘而不宣,化气修意,化形为招,均为独领风骚。皆由各门各派历数暑尽寒来,经各辈人才千锤百炼,万化变幻,苦心修行,终而得来。须我辈秉承前人,苦钻之艺,发扬光大。如附联盟之议,各派洞开门户,我等何能容其一家之学,扬长避短,而成就百方?”

郑瑞桥的话音一落,群雄奋勇呼号不断,纷纷叫喊道:“郑掌门所言极是,我等无话可说,悉数附议。”史一郎一看,情势不对,立刻转身回到原来的位置上一语不吭。此刻泰山派大弟子吴宗泽接口说道:“眼下武林各派各持其家,和睦一片,而武林联盟之议却引来争吵不休,在各派之中燃起火焰,实可料想令飞燕的为人处事,存意不良,其心可诛。”众人中当即有人叫嚷道:“吴少侠,令飞燕今日不见,要不你们切磋切磋。”一语即出,群雄一片欢笑。此番话语击到空云大师的心头,只见空云大师略一扬眉,答道:“吴施主,稍安勿躁。

最新小说: 蛮横小仙 洪荒:我食铁兽,被后土偷听心声 锦蛇妖仙 原神之伪神契约 我没想捉妖啊 都市之剑仙归来 神仙红包群 从老鼠开始修仙 黑神话:重启西游 轮回仙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