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又要逃遁?(1 / 1)

……

唰唰几声。

那位天机阁的筑基小修士便将石碑记录的最后一名,即第3000位,随手抹去。

又刻印出另一位天才的名字:

“第3000名,李长生,炼狱魔宗门人,修为金丹十阶,体质未知,领悟四季剑势,掌握程度未知,实力足以媲美普通的元婴中阶,飞行之术优异,一般化神强者难以匹敌。”

“注:此人修炼时间不到一个月,实力虽不足以排入人榜,但天资过于逆天,特加以修改。”

在石碑附近的众多魔宗弟子,看完修改之后的人榜,一个个面露诧异之色,口中嘈杂谈论。

“李长生,这是哪位师兄同门啊,还是我炼狱魔宗之人,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

“嘶,这……金丹十阶的修为就排进了人榜,这可是圣女大人也没有的待遇啊!”

“这怎么可能,修炼时间不到一个月,修为便是金丹十阶!”

“这太恐怖了,此人有大罗之姿,莫非是此人是大罗金仙这等洪荒巨擘转世重修吗?!!”

见状。

李长生眉头深皱,心底发寒。

他对天机阁的推算能力震惊不已。

恐怖!

这也太精准了!

十之八九,居然都事无巨细的讲了出来。

可李长生的实力,是今天才提升起来的啊!

另一边。

石碑前的众多魔宗弟子不知李长生的身份,可苏大河又岂会不知,他瞳孔骤缩,心里一震。

想不到自己这位平易近人的长生小祖天资如此骇人,竟然修道只用一个月时间不到,便已是金丹十阶。

那修道一年,是不是就可以渡劫成仙了?

顿了一下。

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李长生一眼,一声熟悉传音便落入其耳中:“大河,切勿多言。”

闻言,苏大河脸上讪讪一笑,默默点头。

之后。

李长生两人不再久留,冯虚御风,身形一掠,赶忙回了罗酆山的那座庭院内。

小屋内。

李长生眉宇之间,带着一些匆急,正在屋里来回踱步,思考着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一个月时间不到,修为从无到有,已是金丹十阶,这般天资,试问谁不心动?

而炼狱魔宗可是魔教。

行事随心所欲,无所顾忌,这般跟脚资质,炼狱魔宗的师门长辈就不会生出夺舍取代之意?

这怎么可能!

此地,本来还是其理想的庇护之所。

可是现在,如此秘密被暴露出去,恐怕就算是苏氏一脉,都会有强者高人心动吧!

“不行,此地不安全。”

“炼狱魔宗也不能久留了!”

他念头一定,退意已决。

当初。

李长生想的便是加入一个大势力,加深自身的基础底蕴,以及吸收灵气的问题。

可是现在,此一时彼一时,炼狱魔宗不是庇护所,反而是一头噬人不吐骨头的凶兽,继续待下去,可能就死路一条了。

人心难测。

他可没有测试苏氏一脉酆都老祖的心思,有酆都老祖庇护,那自然一切万事大吉。

可酆都老祖——

若是那种成大事不拘小节之人,直接夺舍了他这位外祖孙,那李长生可真就连活命的机会都没有了。

念毕。

不再思考。

御风而起,悄摸摸的,丝毫没有惊动门外守候的苏大河,就欲向着炼狱魔宗的外界飞去。

可下一刻。

李长生只感觉天旋地转,重心失衡,眼前一黑,再次醒来之时,竟又回到了小屋内。

而屋子一侧。

还多一位黑袍青年。

他身材欣长,玉树临风,丰神俊朗,一双黑眸好似历经万事沧桑,很有故事感,而鬓角两侧的白发,暗示来者年龄已是有些年头。

修为气息难以捉摸,但浑身幽冥气息,阴森森的。

可是很诡奇,在这股阴森魔气之中,又能感知到一缕缕煌煌大日般的霸道。

“你要去哪里?”

黑袍青年打量着李长生,咧嘴一笑。

“前辈,不知你是?”

李长生自不会说出想要逃遁的念头出来,拱手一礼,出声询问道。

“在下苏酆都。”

“得门下徒孙来报,族中出现了一位绝世妖孽,不到一个月,修为突破至金丹十阶。”

“听到这个消息,我便出关过来看看了。”

黑袍青年淡淡说道。

“外祖孙李长生见过酆都老祖。”

闻声,李长生神色严肃,躬身行礼道。

“嗯,你便是小娲与风儿留下的唯一血脉吧!”

苏酆都望着眼前这位与自己面容有一两分相像的孩子,点了点头,轻声应道。

“是的。”

李长生低着头,回应一声。

小娲所指其母苏娲,风儿所指其父李玄风。

虽说与苏酆都有这层血缘关系,可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天子之家无亲情,只要有足够的利益,财帛动人心。

苏酆都就不会对李长生动手吗?

不知道。

李长生心中不晓。

“放轻松一点,不必拘谨。”

“我可不是那群不要脸的老不死!”

“既然你能在一个月内,修为从无到有,晋升金丹十阶,这是你的机缘。”

“可是谁又没有机缘呢?想当年,我年少成名之时,一人镇压同代……唉,算了,这些还是不说了。”

苏酆都脸上露出追忆之色,可好像回忆起了什么,一丝落寞骤然显现,却不愿再多说。

“多谢老祖。”

见苏酆都悲从中来,陷入沉默,李长生也不知该说什么,只能抱拳稽礼,道谢一声。

有苏酆都这番话,他那眉宇的着急之意舒缓了许多。

“其实在你刚出生,三个月大的时候,我还见过你一面的!”

“当时你的胆子可大得很,竟然敢在我的头上尿尿,将我的一身衣物弄得很狼狈。”

沉寂一会儿,苏酆都好似想到了有趣的事情,开口笑道。

闻声,李长生嘴角也微微一笑。

经过几次寒暄,屋内压抑的氛围消散,只剩下一片其乐融融,大都是苏酆都在讲,李长生在听。

之后。

苏酆都意犹未尽,却是不愿再讲。

起身而去,留下一句话:“你放心在炼狱魔宗修炼便是,老祖永远是你的靠山。”

两人交谈至离去。

屋内发生的事情,庭院门口的苏大河一无所知,偶尔修行一下,大多时间便是处于yy中。

“酆都老祖……”

李长生在屋内思忖一声,感觉这位便宜老祖很是亲切,同时也感觉到了此人的不简单!

非常人也!

机缘说放弃就放弃,自身若是没有这个底气,谁甘心?

“也好。”

“现在有了酆都老祖的庇护,那安全问题就大大保障了,现在,也该转修功法了。”

李长生盘腿而坐,开始了修炼状态。

最新小说: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天劫摆渡人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破阵录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我在洪荒搞基建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我的遂心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