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偏执反派为我神魂颠倒 > 第4章 危险教授为我神魂颠倒(4)

第4章 危险教授为我神魂颠倒(4)(1 / 1)

姜织接过纸巾,胡乱地在脸上擦拭,旋即问他,“好了吗?”

擦了五六下,就是没有擦到位置上。

霍隐眉角抽动,子夜似的瞳眸浮开凛冽气息。

他怀疑,少女是故意的。

霍隐再次抽出一张纸巾,凑近她的脸颊,轻柔仔细擦拭。

手背无意触及到她似丝绸般细腻的脸颊,短暂的停顿,很快收回了手指。

姜织笑盈盈道:“谢谢你,霍老师。”

霍隐手指不自然收紧,指尖好似还残留着方才的触觉。

他极少接触旁人。

刚才的感觉,不令他排斥。

他敛下眼底的情绪,低头用饭。

一顿饭用完,踏出食堂门,眼前飘落几片雪花,姜织伸出手接了一片,雪花肉眼融成水,透着一丝凉意。

“下雪啦。”她惊喜地道。

霍隐在看到雪花的刹那,神色阴鸷冷沉,步伐往后一退,避开了往他身上飘过来的雪花。

“你先走吧,我还有些事。”

姜织察觉到他的异常,应了一声,走入漫天雪里,步履轻快,笑容灿烂。

与她截然不同的霍隐眉头紧蹙,深深看着她背影消失不见,转身走向便利店,买了一把雨伞。

在空旷的校园里,他握着伞柄,铺盖着淡淡光泽的细雪落在宽大伞上。

霍隐脸色十分难看,步伐加快,一刻都不想停留。

在一片细雪落在他的漆黑睫羽上时,一段阴暗的记忆掠过眼前。

..

“你这种野种,就应该去死。”

“阿隐,妈活不下去了,你要记住,我是因为你才死的。”

寒冬的夜里。

鹅毛大雪纷飞,万物显得格外寂寥冷清,马路上连一辆车都没有。

他躺在冰冷刺骨的雪里,身体严重失温,空洞死寂的黑瞳望着漆黑夜空,任由一片片雪砸在他的脸上。

那刻的寒冷,霍隐现在还记得,仿佛刻在骨髓里,难以抹去。

“叮。”

手机短信声打断了他的回忆。

霍隐进了办公室,收起手里的雨伞,随即拿起手机,点开屏幕。

[知知:我到家啦,霍老师,今天跟你一起吃饭很愉快哦ovo]

霍隐视线在这条短信上停留了许久,手指按了按键盘,回了短信。

-

正窝在沙发里看综艺节目的姜织接到回信。

[嗯,我也一样。]

姜织咬了一口苹果,腾出手来打字。

[知知:那明天还一起吗?]

[霍:明天不行,我有事。]

[知知:这样啊qaq,那下次哦。]

[霍:嗯。]

姜织关了手机屏幕,嚼着嘴里的果肉,对系统道:“今天的霍老师给我擦脸脸了,七哥你快告诉我,他现在好感度多少?”

777毫不留情回答:“5”

“5?”姜织流泪了,“呜呜呜,狗霍隐,你好狠的心啊。”

777:完了,宿主又发病了。

_

下雪天阻止了霍隐动手,暂时救了姜织的狗命。

她仗着钱多,逛街吃东西两不误,吃了几天,终于吃出了毛病。

一早起来,她牙痛得张不开口,半个下颌肿了个包包。

亲弟姜江跟她视频聊天,在看到她的样子,笑得直不起腰。

“亲姐,我亲姐,你最近饿死鬼投胎吗?我饭卡好几千块钱都快被你用空了,这几天我看你发的朋友圈,吃了那么多东西,你多能吃啊?”

姜织给了他一个‘屁话快说’的眼神,连张口怼他的能力都失去了,牙痛到她想敲碎这些牙。

姜江道:“我下周就寒假了,要和朋友去玩,你一个人不要想我。”

姜织艰难地努了努嘴,吐出三个字。

“赶、紧、滚!”

说完她把视频挂断了。

原主弟弟在放寒假去玩的时候,只剩一人在家的原主无声无息地死在了家里。

等发现尸体的时候,已经是好几天后了,隔壁邻居闻到尸臭味报警。

姜织穿上厚厚的衣服,准备出门。

手机来了短信。

[霍:今天我在学校,一起吃饭吗?]

这么多天都没有联系她一下,正好今天雪停了,才联系她。

姜织敲了敲输入法。

[知知:抱歉qxq,我牙肿了,要去医院呢,下次叭~]

很快那边回来了短信。

[我下午没课,可以送你去。]

姜织唇角翘了翘,答应了。

在小区门口等了会儿,一辆漆黑的迈巴赫停在了她的面前。

车窗下坠,露出了男人极为俊美的面容,利落短发搭在额前,一双细长的眼眸上斜,透着一股极致的成熟魅力。

在看到她的脸后,霍隐眼里划过一抹笑意。

美丽少女鹅蛋般脸颊肿起一个包,雪色的脸颊透着红晕,眼下淡青,像是被牙痛折磨得够呛。

那抹笑意正好被姜织看到了,不由有些气恼。

“我,我,也不,不想,这样!”因为张不开口的原因,她说话磕磕绊绊,含糊不清。

被亲弟弟嘲笑也就算了,男人也要笑话她!

听着她可怜巴巴的话,霍隐轻“嗯”了一声,下车绅士风度地帮她打开了副驾驶的门,接着说:“我送你去医院。”

姜织乖巧地坐进副驾驶座位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按了按下颌,望着车窗外掠过的景致。

还是第一次,少女跟他待在一起没有说话,出奇的沉默。

这些都要归功于牙疼。

霍隐以前喜静,可现在忽地有些不习惯。

耳畔想听点什么,譬如少女的声音。

他眉角微挑,打破安静无声的气氛,“怎么导致的?”

姜织脸颊红了红,不太好意思说原因,怎么说她也是要脸的。

见她迟迟不说话,霍隐猜测了一下,“吃了很多东西?”

姜织把脑袋埋到胸前,半晌才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霍隐是医学教授,牙科自然也清楚,余光瞥了一眼她的脑袋,顿了一会儿,说:“辛辣要少吃...”

男人说了很多,姜织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敷衍地点点头。

让她不吃是不可能的。

还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可能就要死了,怎么地都要多吃一点。

在看到医院大门后,姜织小声地松了口气。

终于不用再听霍老师的念叨了。

霍隐没错过她的放松,不禁抬起手指捏了捏眼窝,无奈地笑了笑。

学生们都想听他的课,但她却不一样,一点也不想听。

最新小说: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刘宋汉阙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娘亲害我守祭坛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大唐第一神童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