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偏执反派为我神魂颠倒 > 第11章 危险教授为我神魂颠倒(11)

第11章 危险教授为我神魂颠倒(11)(1 / 1)

姜织甚至怀疑他是不是不行?

完了,反派不行,那她的x生活,也跟着完了。

777:“……反派能力比任何人都强!!!”

这种诋毁,777实在看不下去。

姜织反问:“那他为什么不跟我睡一间房?”

777无言以对,因为它不是人,只是一个系统,哪里懂人类的那些弯弯绕绕。

索性不说话了。

没了回应,姜织也不想再理他,气呼呼地进了房间。

霍隐望着她幼稚的样子,无奈地笑了。

..

深夜。

一道道划破漆黑天际的闪电宛若长龙,随之而来的震耳雷声把躺在床上的姜织吵醒了。

她困倦地睁了睁眼,坐起身。

一抹闪电将房间各处照亮,苍白的光芒转瞬即逝。

姜织意识骤然清晰,眼眸掠过一抹狡黠,兴奋地抱着枕头往外跑。

直到来到霍隐房门前,她伸手敲了敲门。

屋里亮了灯。

很快房门从内打开,霍隐一身黑色睡衣,衬得他愈发禁欲成熟,子夜似的瞳眸毫无睡意,在看到她时,淡漠的俊美面容上有了一丝怔然。

“怎么....”

话还未说完,腰间一紧,少女整个人陷入他的怀里,双臂紧紧搂着,身体带着轻微颤抖。

“打雷了,害怕。”闷声闷气。

耳边又响起一道雷声,少女身体更颤抖了。

霍隐无暇思考其他,眉头蹙起,伸手捂着她的耳朵,轻声道:“别怕。”

跟着男人进了卧房,她躺在他身边,像个橡皮糖般黏在了他的身上。

霍隐身体微僵,仅仅隔着彼此单薄的睡衣,感觉到紧贴过来的柔软身躯,他心尖迅速炽热起来。

难以自持。

“织织,松开。”

姜织充耳不闻,还越贴越近,恨不得整个人都贴在他的身上。

“织织。”霍隐深吸了口气,眉眼覆盖层阴翳,瞳眸中翻滚着汹涌暗潮。

姜织靠着靠着,发现不对劲。

她呆呆地抬额,清澈干净的乌眸里浮现出一抹疑惑。

很快疑惑转为羞怯。

姜织白净瓷色的面颊腾地染上桃红,抿了抿粉色的唇,长睫颤了颤,小声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霍隐翻身下了床,直截了当地去了浴室。

姜织赤着脚,慢悠悠走到浴室门前,透过模模糊糊的玻璃门,隐约能看到里面男人的身影。

“霍老师。”她试探地唤了唤。

迟迟没等到回应。

姜织舔了舔唇,温软的声音透着羞怯:

“我,我可以帮你的。”

过了许久,里面终于回应了她。

“不用。”

低哑的嗓音带着喘息,近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完。

姜织低落地“哦”了一声,转身回到床上。

.

霍隐背靠在冰冷的瓷砖墙壁上,脱了上身睡衣,心尖燥热还是难以缓解。

满脑子都是少女的样子。

最后一刻,他眼角猩红,瞳仁黑沉沉似幽潭,尽是疯狂与危险的病态爱意。

低低唤着:

“织织。”

是我的。

...

春节来临。

恶劣寒冬过去,大雪转为雷雨,整个城市潮湿裹着冷意。

电视机里播放着春节晚会预热节目,处处透着热闹与喜意。

姜织这两天变了法地勾引他,都没有任何成效。

这更加坚定了姜织的想法。

霍隐,不行。

好感度到达99点,只差一点满值。

一旦好感度满值,姜织就该刷霍隐的恨意值了。

依着她的想法,家里贴了春联,买了年货,今晚她说想吃饺子,霍隐去超市买了面粉,肉,还有虾。

姜织想吃虾肉饺子。

霍隐对她很好,到了百依百顺的宠溺地步。

就好像,电视剧里那种完美到挑不出一点错的男主人设。

唯一的不好就是:到现在,姜织还没睡了他!

她已经有了计划。

今晚必须完成睡觉任务。

把最后一点好感刷满。

偷偷购买了红酒,趁着霍隐出去买菜的时候,她把家里布置了一下。

充满浪漫、心动的气息。

没等到霍隐回来,却等到了找上门的警察。

来了两个警察,在看到她时,比对了一下手里的照片,随即问:“打扰了,请问你是姜织小姐吗?”

姜织愣了一下,点点头:“我是啊。”

警察们踏入屋子里,扫过充满年味以及家味的客厅,视线停在餐桌上布置好的香烛红酒上。

“姜织小姐,你认识刘洋吗?”

刘洋?听到这两个字,姜织应声,“我认识吧。”

是那时在学校食堂门前,跟她要微信的男生。

警察给她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刘洋死了,在前不久,死在一处无人荒僻的巷子口,被厚雪埋在下来,法医检查出他的死因是体内注入过多的麻醉药,昏在厚雪里,由于他的腹部塞满了凝结成冰的雪块,严重失温死亡。

警察道:“在刘洋手机通讯录里,你是最后与他联系的人,就在26号晚。”

姜织从口袋拿出手机,看到了男生发来的消息。

[刘洋:知知你快看,外面又下雪了,你最喜欢的雪哦。]

显示已读,但她确定自己没有看过这条短信。

警察问她:“你在当晚有没有见过他?”

姜织脸色发白,摇了摇头,“我没有见过他。”

警察问了一下她当晚在哪,有没有证据,证明她当晚不在外面。

姜织还未回答,房门打开,霍隐提着大袋小袋走了进来,在看到屋里的警察后,神色淡淡,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他们跟前,询问。

“请问警官们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警察简单跟他说了一下来的目的。

霍隐道:“那晚姜织在我家里,并没有出门。”

警察又问了一些话,做完笔录,起身准备离开。

“姜织小姐如果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请来这里找我。”

姜织送他们出门,接过名片,点头应着。

..

走到电梯里的警察a神色深沉,“那个霍教授看上去不像一个教授。”

警察b闻声,赞同点头:“我觉得他很不简单,无论是举止谈吐,都太过于镇静,挑不出一点错,张哥,我还发现他有比较严重的强迫症。”

喝水的杯子把手必须对着他的方向,好几次都是。

警察a回想起之前很多起命案,这么久都未找到凶手。

那些命案有一个明显的相似点。

现场布置规律,凶手每一步都十分完美,找不到一丝线索。

例如这次雪巷命案,由于区域偏僻,附近没有一个监控摄像头。

雪地脚印也做过特殊处理掩盖,根本查不出任何线索。

太完美了,完美得好似凶手有强迫症。

警察a回忆起与男人对视。

让他有一种和剧毒的蛇类对视的感觉。

“回去整理霍隐的所有资料给我。”

-

送完警察,她回到客厅里,身体不自觉发冷,手脚都跟着发麻,脑袋一片混乱。

霍隐走到她身边,握住了她的手,轻声安慰:“没事的。”

姜织眼眶泛红,抬头望着他,喃喃自责:“怎么会死呢?我也就见过他一面,他还那么年轻。那晚我要是看到他的短信就好了……”

霍隐将她搂入怀里,轻抚着她的背部,低沉温柔的嗓音好似能够抚平人心底恐惧:“世事无常,你不用自责。”

男人利落漆黑短发垂搭在额前,金边眼镜内,那双细长的瞳眸淡漠无澜,略略眯起,一抹森冷的阴暗极快消弭,线条漂亮的薄唇难以察觉地上扬。

许久过后,姜织从他怀里出来,脸颊闷得酡红,长长地吐了口气,缓过来道:“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啊?”

霍隐深深看了一眼她的脸:“路上堵车耽搁了。”

话落,他视线往餐桌那边看去,唇角轻挑,“你准备了什么?”

姜织急了,踮着脚捂他的眼,“你还不能看!”

要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才行。

霍隐回想起这段时间少女经常收快递,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做什么,猜测问:“织织想给我一个惊喜吗?”

男人睫毛有些长,像两个小扇子般在她手心扫过,带着痒意。

姜织推着他往厨房方向走,神秘兮兮地道:“不告诉你!”

霍隐没有再问,去厨房包饺子。

冬末,窗外白光变暗,不到六点便漆黑如深夜,淋淋沥沥下起了雨,借着夜色冲刷城都,蒙蒙水雾在夜幕里仿若细薄白纱。

木质餐桌上散落着红色玫瑰花瓣,两侧摆放着蜡烛,红酒年份久远,空气中蔓延着幽幽的香味。

“怎么样?惊喜吧!”

姜织乌眸溢满笑意,天真清澈的笑容却透着惑人的味道。

窗外响起一束束烟花炸开的声音,点亮了整片昏沉的夜空,有了点年味。

除夕夜。

电视机正播放着春晚,笑声时不时传来。

霍隐凝视着眼前的少女,眼前闪过一抹记忆片段。

也是这样的除夕夜,母亲在又一次被父亲强j后,那会儿她肚子还怀了孕,血液顺着床板滴落在地板上。

躲在衣柜里的他,看到了母亲从枕头下抽出菜刀,一刀又一刀地往父亲脑袋上砍。

逼仄破旧的屋子里,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

“阿隐,这个世界已经坏透了,恶臭、肮脏。”

“你跟你爸一样,是恶魔,永远不懂感情,也永远不会有人爱你。”

“恶魔!”

...

“霍老师!”姜织发觉到他的异常,走上前主动地想去牵他的手,还未接触到,手腕猝然被紧紧钳住,力度极大,仿佛要将她的手腕折断。

“疼...”

霍隐骤然回过神,松开了手,视线落在被他掐红的手腕上,瞳仁紧缩。

姜织揉着手腕,眼角微微泛了红,轻颤的声音带着一丝软:“你、你怎么嘛?”

方才她真以为男人会把她的手腕掐断,那股害怕的感觉残留在心底,并未消散。

霍隐瞳底覆盖一抹阴翳,沉得吓人,步伐往后一退,“抱歉。”

说完他转身就想离开。

姜织不顾手腕的疼痛,细白的手指攥住了他的衣摆,认真又坚定地道:“我不怪你。”

“霍老师,我们一起过年好不好?”

霍隐回眸,视线再次移到她通红手腕上,心脏闷闷的疼。

“疼吗?”他轻声反问。

姜织慢慢弯了弯眼睛,眉眼展出笑颜,“我皮肤容易留痕,其实不疼的。”

霍隐抿唇,不发一言。

怎么会不疼。

她手腕皮肤不仅红了,还有些肿。

他抬脚想去拿医药箱,衣摆还被她紧紧扯着,不松一下。

“松手。”

姜织使劲儿摇了摇头,瘪着嘴道:“才不要,不让你走!”

霍隐顺着衣摆的手轻轻牵着,安抚地捏了捏道:“不走,我去拿医药箱。”

姜织松了手指,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好似怕他下一刻就会跑了一样。

待霍隐拿来医药箱,牵着她来到沙发边。

少女雪肤细腻娇嫩,手腕之处红肿得吓人,好似内里断裂般。

“抱歉。”他嗓音低哑,沉闷,透着深深自责。

姜织昳丽的眉眼微微低垂,瞅着给她揉药油的男人,声音软绵绵:“我不疼,真的,一点也不疼的。”

缠上雪白的纱布,霍隐胸口越发窒闷,缓缓唤道:

“织织。”

姜织疑惑地眨眨眼,“怎么啦?”

霍隐沉着声开口:

“我并不好。”

顿了几秒,他接着道:“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现在还有机会。

离开。

离开他。

不然,他会永远将她束缚在身边。

姜织眸子灿烂如漫天星辰,漾着涟漪波光,“你好不好,我说了算。”

“反正我最喜欢霍老师啦。”

霍隐脑子里绷紧的弦骤然断开,深邃漆眸深处令人胆寒的欲念疯狂生长,从未有过感情的心脏此时剧烈跳动。

被少女占据。

“反派霍隐好感度到达100,开启恨意值,请宿主尽快将反派霍隐的恨意值刷满。”

777的声音突然出现。

姜织无视它的声音,凑在男人面前,轻轻地吻在他的唇上。

贴在他的唇香软,少女扑面而来的体香浓郁诱人,令人情不自禁沉沦。

霍隐怔了一瞬,反客为主地搂住她的腰身,任她坐在自己的长腿上。

他低头,微凉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缓缓下移,吻在她的眼睛、鼻尖——

直至停在她的娇唇上,细细舔吻,触及的仿若丝质的肌肤细腻柔软。

姜织抬起手臂搭在他的颈部两侧,软瘫在他的怀里。

男人吻技越来越好,深深且炽热的吻令她近乎窒息。

最新小说: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都市医仙 天价萌妻 我自地狱来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望眼欲穿 岂言不相思 重生之心动 势不可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