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偏执反派为我神魂颠倒 > 第34章 如何攻略傲娇鬼王?(15)

第34章 如何攻略傲娇鬼王?(15)(1 / 1)

“你们是新人,第一次来御前伺候,可别说咱家没提醒你们,在这宫里,什么能看什么不能看,都给咱家放机灵点。”

领头的太监是宫中老人,执掌司礼监提督,在公公里地位最高,老太监却也战战兢兢,眼里是藏不住的恐惧。

不只是他,并排站着的太监们脸色颇为惨白,有几个胆子小的身体止不住地颤抖,仿佛下一刻就要吓尿了一般。

气氛凝结成冰,弥漫着深入骨髓的恐惧。

站在最末的姜织巴掌大的脸蛋藏在帽檐之下,低垂着眼。

随着宴会里的官员越来越多,奏响着悦耳悠扬的乐器,没有一个人脸上是笑着的,紧绷、及藏在心里的恐惧。

姜织跟着几个太监立在主位后守着,隐隐约约能听到下面几个官员的交头谈话。

大多都是在说这段时间湛无烬做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

很快他们停了下来,不远处不疾不徐走来一道身影,与万年前相差无几的玄色龙袍,绣着金丝龙纹,衬得身形修长,融于夜色的墨发随意束起,容貌深隽俊美,眉骨寒敛藏锋,暗色薄唇线条凌厉,周身散发着叫人不敢直视的暴戾气息。

在他出现时,众人纷纷垂额跪下。

与那时少年模样不同,此时的湛无烬已然是一个成年男人,五官彻底长开,褪去了那仅剩无几的少年感。

姜织被一旁太监拽着跪下,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眼前一晃,黑深的长袍落在跟前。

俊美青年在主位落坐,半掀懒恹眼帘,烟蓝色的瞳仁深不见底,掠过台下众人,薄唇微启:“起吧。”

年纪不过二十,却征战沙场数年,一张妖冶逼人的容貌无人再敢议论,甚至有了一个冷血阎王的称号。

开宴。

稠墨的夜空拉出一段圆弧的白,明月悬挂,浅淡的月色铺满了整个皇宫。

姜织看着前面陌生的青年,与她上次离开时,缠着黑布的少年截然不同。

充满戾意。

仿佛下一刻就会发疯。

如她所想,宴会进行到一半,一朝臣不怕死地进言。

“国不可一日无后啊!陛下!”

自湛无烬登基,整个后宫别说妃子,连暖床的婢女都没有。

除了打仗能让他们这位帝王有点兴趣外,其余的事都是踩雷。

这位二品官员是两代忠臣,满鬓白发,也临近告老还乡的年纪,但为了新继任的皇帝能够立后,连死都不怕了,左右也是半身入土的。

湛无烬眉眼沉戾,气势锋锐骇人。

身旁众人大气都不敢出。

“无,后?”他薄唇带了几分懒怠冷淡,随着一字一顿地吐出两个字,手里的酒杯“哐”地砸在地上。

气氛骤然弥漫着冷冽以及危险。

老臣忍着惧意,身体不偏不倚跪拜在中央。

所有人都为他捏了把汗。

旁边倒酒的宫人一下没稳住,身形一歪,手里的酒水洒落在湛无烬垂落在地上的黑袍上。

宫人见状没吓得晕厥过去,忙不迭跪在地上。

湛无烬下颚骨绷得凌厉,视线慢慢扫过跪在一旁的宫人身上,片刻阖眼,勾着似非似笑的弧度:“去,杀了老东西,朕便饶了你。”

这句话落在跪在地上的宫人耳畔,宛若恶魔低语般危险寒冽。

宫人瑟瑟发抖,不停求饶。

墨发青年从龙椅上起身,玄色长袍随着清风摇曳而起,银白色的余晖落在绣纹处折射出金色光晕。

透过帽檐看着这一幕的姜织蹙了蹙眉,心里十分不舒服。

在青年抽出一旁侍卫腰间长剑欲要杀死宫人的时候,姜织大步上前紧紧攥住了他的手腕。

“小屁孩!”

落地的声音平静、裹夹着怒气。

众人纷纷看向出手制止的人,是一个小太监,穿着一身普通不起眼的黛青色圆领袍。

而他们的暴戾帝王在接触小太监的视线时,竟然先一步避开。

“是,是你?”湛无烬匆匆垂下眼,敛下眼底的狠厉疯狂,脸色猝然惨白。

姜织夺走他手里紧握的长剑,站在他的面前,眸子定定落在青年脸上,晃着失望,“你,为什么会成这般样子?”

她陪了他好几个月。

教他练功,调理他的身体。

可他还是变成了残暴不仁的帝王。

看他迟迟不说话,姜织松了手指,素白的脸微垂,卷翘的长睫在眼睑打下淡淡阴翳。

“不对,我不该那样叫你,你如今已是帝王。现在,是不是也要杀了我?”

湛无烬僵住,怔怔望向她收回的细白手指,第一次手足无措起来,向前想要靠近她,“不,不是的,朕...我....我怎么,怎么会...”杀了你。

青年嗓音发了哑,透着轻微不易察的颤抖。

姜织却不再看他一眼,转身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湛无烬慌忙跟了上去,留下了一众震惊的朝臣及宫人。

..

摘了头上的帽子,青发散落在腰间,姜织一步步向前走,没有搭理身后跟上来的青年。

直至走到他们一起住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破败——不,眼前宫殿整修过,焕然一新,比所有宫殿都要辉煌。

湛无烬像做错事的小孩,离她几米以外站着,紧紧盯着站在殿门前的人。

这次仙女姐姐的容颜又变了,好像成了太监,但都不重要。最主要的是她回来了。

姜织回身,微微皱眉,“我也许不应该来看你,你也不需要我再做什么了。”

当年缠着黑布立在树荫下的少年,笑容温和,纯粹真切。

可现在,那双眼里只有杀戮。

湛无烬步伐一顿,瞳孔沉了好几个度,摇头想解释,但所以的一切都被她看到了。

“仙、仙女姐姐...”

姜织不发一言,仰头看了眼漫天似水般的星河,须臾后,轻声道:“我走了,湛无烬。”

话音刚落,她后颈一痛,眼前发黑往下倒去。

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的湛无烬将她搂入怀中,烟蓝色瞳眸里是浓稠近病态的占有欲。

“对不起。”

“我不会再放你走了。”

-

【反派湛无烬恨意值20】

姜织醒来便听到这句话,不同于777带有感情的声音,却是机械质感的声音。

最新小说: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娘亲害我守祭坛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刘宋汉阙 大唐第一神童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