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偏执反派为我神魂颠倒 > 第54章 腹黑x傲慢(18)

第54章 腹黑x傲慢(18)(1 / 1)

酒里她早就加了料,药效没那么快发挥,不然谢无尘会起疑。

身体的快乐结束,谢无尘就会因为药效昏迷,特殊迷药,能够让他在床上昏迷个两天。

所以姜织必须要在他找过来之前,掀开他们之间不堪一击的薄纱。

被她毫不留情的拒绝,宋雪峰脸色不好看,沉着满腔的怒气,不再停留,回到原本的位子。

作为车内唯二女性,温霜霜得到骆队的示意,在他们的注目下,坐到了姜织的身边。

“吃点吧,路程很远,路上不吃东西,如果遇到危险,就来不及了。”

比起宋雪峰,姜织对温霜霜态度要稍微好一些,瞥了一眼她手里的食物,没有接,“我还不饿。”

温霜霜看她的眼神很陌生,显然没想到她的变化会这么大。

当初那个任性傲慢的大小姐,经过不到半年的时间,周身张扬的气质沉淀,变得成熟、稳重以及不骄不躁。

能够察觉出,她的能力变得很强,那是杀了很多的丧尸才会有的。

温霜霜确定,这车里,恐怕没人能够赢了她。

温霜霜是敬佩强者的,无论她以前做过什么差劲的事。

“姜织,你这半年能跟我讲讲怎么过来的吗?”

依靠她与谢无尘,要想在这弱肉强食的地方活下来,极其困难。

姜织眉头微蹙,语气不善:“不能。”

温霜霜发现自己逾越了,讪讪移开目光。

“抱歉。”

一直关注这边的宋雪峰闻声,怒不可遏,当即就想举枪指向她。

“噔!”

一颗子弹穿过后座,直接射到宋雪峰的枪支上,一把完好的手枪瞬间破碎。

而开枪的姜织微微抬眉,手里的枪口对准了宋雪峰的头颅。

“你可以试试。”

实力的恐怖差距以铺天盖地的气势充斥车内,宋雪峰被她死死压制着,连口气都喘不上来,面色惨白。

骆恒见状,声音冷肃:“宋雪峰!!你搞什么?”

宋雪峰动都无法动弹,迫于少女强大的能力压制,陡然,那股压制消失,他胸口起伏剧烈,心口的恐惧席卷全身各处,颤声道歉:“对不起。”

连辩驳的力量都没有。

异能者之间,能力相差越大,压制就越强。

经历刚才的事,宋雪峰清楚知道他与姜织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姜织手里的板砖枪消失,根本不看他们一眼,转头看向车窗外。

坐在她身边的温霜霜满脸震惊。

刚才她连姜织什么时候召唤板砖、射出子弹的画面都未看到。

速度太快。

少女召唤板砖,已然极为熟稔。

之前看不起姜织的宋雪峰以及余小春,避她如蛇蝎。

...

天色渐渐黯淡。

车子夜晚行驶会很危险,他们驶入一座城市,准备找个地方过夜。

车内连线的求救信号忽然响了,附近有幸存者,正面临危险。

骆恒当机立断,让开车的余小春跟着信号方向开去。

到达一条老式街市,旁边的巷子宛若树根般盘根错节,又绕又难走。

车子停在一条巷子前,他们只能下车,步行过去寻找求救地点。

没走几步,便看到了三个人类躲在铁网门另一边,外面游荡着十多个丧尸,其中就有五个异能丧尸。

它们暂时无法爬上去,只能依靠异能,强行撞开铁网门。

眼看铁网门就要被撞开,骆恒指挥他们解决分配的各自异能丧尸。

温霜霜下意识想留下来保护姜织,但很快想到她如今的能力,比他们都要强,抬脚准备离开。

余光扫到站在他们身后的少女神情,温霜霜愣在原地。

在微淡的光线下,姜织面色惨白,双眸尽是恐惧,望着铁网门里面的方向。

像是看到——噩梦。

温霜霜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铁网门里面三个人里其中一个人。

男人戴着金边眼镜,挺拔身形站在阴影之下,那张俊逸的脸被铁网影子分裂斑驳。

“你,怎么了?”温霜霜不由向她走近,担忧地问。

走近,她清晰看到少女身体不可抑制的颤抖。

为什么……这么害怕?

以少女能力,不应该害怕那个男人的。

“没事。”姜织指尖近乎嵌入掌心里,略略恢复些许理智,视线堪堪地从男人脸上移开,手里赫然出现一条锋利长枪。

她的眼里带着坚定。

不怕。

她现在已经不再怕他了,所以!

眼下是最好的报仇机会。

姜织疾步向前,握紧长枪,除掉碍眼的几个异能丧尸后,翻身进了铁网门内,一步一步向男人走去。

眼镜男也就是恶徒组织的薄九在看到走近的少女,愣了一瞬,张口想问什么,可没等他出声,少女的长枪已然抵在他的喉咙上。

距离相差不到一寸,轻而易举地就能要了他的性命。

薄九见状,瞳孔猝然紧缩,眼里浮现对死亡的恐惧,额头冒出密密麻麻的冷汗,沙哑着嗓音:“您…您别杀我…我跟您无冤无仇……”

姜织嗤笑,眼角泛着炽热的红意,仿佛要将他烧尽。

“薄九,你忘了我,我可不会忘了你。”

“你对我的所有伤害我都记得很清楚!”

薄九满头雾水,根本听不懂她的意思,深深凝视少女的面容,却怎么都想不起来,自己哪里得罪过她。

“我…真的…不认识您……求你放了我……”

眼镜男眼里的陌生、茫然,完全不像作假。

忽地,薄九像是想起了什么,喃喃自语:“我,我有一段时间昏睡不醒,醒来后发现旁边人都畏惧我、害怕我,把我当做‘邪神’一般。”

他蓦然抬头,“前两个月在,在恶徒组织,你是不是也在?”

这句话点燃了姜织的怒火,抑制不住心底的恨意,紧握着长枪,刺入眼镜男的肩侧。

“你编!!你还编!!”

薄九剧痛难耐,倒在地上惨叫连连,还是坚持刚才的话。

“我、我真的不认识您……求您放了我…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昏睡,我只记得在昏睡前,与一个要逃跑的男人对视,他眼神,眼神很奇怪,我不知不觉就昏迷了。”

骆恒一队人在这个时候除掉丧尸们赶了过来,就看到这么一幕。

少女脸上的恨意深入骨髓,仿佛要把地上的人抽筋扒皮,碎尸万段。

最新小说: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娘亲害我守祭坛 刘宋汉阙 大唐第一神童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