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偏执反派为我神魂颠倒 > 第66章 暴戾Alphax娇软美人Omega(6)

第66章 暴戾Alphax娇软美人Omega(6)(1 / 1)

在最后一道菜摆到餐桌上后,男beta服务员视线不经意落在少女脸上,痴痴地愣了许久。

“滚!”

冰冷阴沉的声音从一侧响起,服务员骤然回神,在对上青年渗人的目光后,连忙抱歉走了。

“景沧?”思绪从色泽味俱全的菜中移到身旁反常的青年身上,姜织看了看他,疑惑问,“你怎么啦?”

才一会会儿功夫,他怎么就生气了?难不成是她刚刚偷吃被他发现了?

越想姜织越心虚,鸦黑睫羽似蝶翼振动般轻颤,搁在双腿上的细白手指微微收紧,忍不住小声道:

“我不是,不是故意偷吃的,我太饿了,就提前尝了一下。”

景沧心底的怒意好似被一盆清水浇灭,侧眸瞥向又心虚又慌张的少女,嘴角弧度极小地扯了一下。

“我只是发病了,你吃你的。”

在那服务生眼落在少女脸上的刹那,景沧就差点没控制住要杀了他。

那股杀意比他身处战场上时还要汹涌。

不容许除他之外的任何人惦念少女。

仿佛深镌在灵魂骨髓中的念头。

姜织以为他在说笑,轻弯眼角,眉眼异样褪去,染上些许笑意。

“嗯。”

一顿饭吃完。

大半时间,景沧都在接电话,不知是谁跟他打的,青年全程满脸冷沉,修长手指仿佛下一刻要把手机捏烂。

姜织想出去上厕所,怕打扰到他,便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包厢。

踏出包厢后,她茫然地望了望四周,余光触及到一抹服务生的身影,连忙走了过去搭话。

“诶,你好,请问厕所怎么走啊?”

这个餐厅里的服务员都是beta,态度极好,特意领着她去了厕所。

她上完厕所出来,发现自己走不回去了。

还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她没有记包厢号码,所以她就算找服务员,也没用。

更可怕的是,她手机搁在包里,包也没带出来,无法跟景沧联系。

“笨。”她挠了挠脑袋,自责不已。

只能依靠着模糊依稀的记忆,往回走。

弯弯绕绕走了不知道多久,不远处一个酒鬼跌跌撞撞地往她这边走来。

姜织想避开他们,转身准备躲起来,那个酒鬼早就看到了她,不等她离开,大步走到她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美女,走什么呢?”酒鬼一头深棕色短发,身上穿着骚包蓝色的西装,样貌还算英俊,棕发梳到脑后,露出一双不怀好意的眼。

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番,最后落在她裙摆下半截玉石般雪白的小腿上,身姿纤细曼妙,容颜稠艳绝色。只是可惜,是个beta,这要是个omega,那该有多好。

酒鬼舔了舔嘴角,笑眯眯靠近,“你是这餐厅里的服务员吧,来,扶一下我,扶我去包厢里。”

他观察了她很久,一个这么漂亮的少女在走廊里走来走去,不是服务员又能是什么。

姜织不喜欢他的眼神,手指不安地攥住了裙摆,强撑着镇静的声音透着几分颤,解释道:

“我不是服务员。”

酒鬼哪里管她是不是服务员,上前就想摸一摸她羊脂玉般的小手。

还未触碰到,手腕传来剧痛。

“啪喀”

是骨头折断的声音。

酒鬼发出惨叫的声音,连连后退,被那人拖拽着吊挂在富丽堂皇的旋梯之上,离地有六十多层高度,这要是摔下去,必死无疑。

“你是想死对吗?”青年身姿挺拔修长,站立在旋梯边缘,一手提着他的后领,声音漫不经心,却让人毛骨悚然。

在酒鬼眼里,来人宛若地狱恶鬼般可怕,吓得直接失禁,酒意醒了大半,惊慌失措地开口:

“不!别杀我!景少!求求你,我再也不敢了,我求求你别杀我!”

酒鬼深知景沧为人,他杀人不眨眼,冷血无情,是出了名的‘地狱兵器’。

“我成全你。”景沧攥着他领口的手指缓缓松开,那双似深渊般的黑眸毫无温度地看着他,对于他的求饶置若罔闻。

彻底松开之前,姜织小跑到他身后,微抬苍白的脸颊,伸着细白手指轻轻拽了拽他的衣摆。

“景沧,你别杀他。”

她眼角浸着害怕的红意,秀丽眉心轻蹙着,语气慌乱和焦急。

景沧深深望着她的脸,沉声道:“他想伤害你。”

姜织唇角翘起一抹温软的笑容,认真地道:“他还没伤害我呢。”

末了她气昂昂地加了一句:“他也伤害不了我,我很厉害的。”

杀人不是一件好事。不仅会给他带来很多麻烦,还会让别人继续误会他是个坏人。

与他相处的这一天,姜织明白,景沧并没有那些人说得那样坏。

景沧蓦地一顿,在她唇角笑容停了许久,半晌,没表情地松开了手,冷冷看着瘫倒在地上的酒鬼,语调透着刺骨的寒意。

“藏好了,别再让我看到你。”

酒鬼顾不上其他,磕头道谢,连滚带爬跑了。

景沧转身,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带她回到了包厢里。

气氛沉闷、弥漫着丝丝密密的冷。

姜织呜咽了声,眼角憋得泛红,无措地在原地站了两秒,忍不住小声道歉:

“对,对不起。”

她不该到处乱走的。

景沧深吸了口气,裹着少女幽幽桃花香味的体香连带着吸入肺部。

他眉眼难掩暴戾情绪,薄唇微抿,挑起一抹冷笑:

“现在知道道歉了?偷偷跑出去,你知道这里怎么走吗?走丢了谁去寻你?”

他本就为那通爷爷打来的电话感到烦躁,一挂断回身,整个包厢却剩下他一人,少女不知去了何处。

他到处寻找,在找到她的时候,就看到那一幕。

一个废物也敢惦记他的人。

敢惦记他的人,都该死。而那酒鬼也不例外,但他不想在少女面前杀人。

姜织遭遇了方才那些,又听他凶巴巴的训话,声音低落,努力藏着藏不住的委屈。

“我,想去厕所,但是,看到你在打电话,我不想打扰你,才自己去的。”

景沧满腔的怒意瞬间丢盔卸甲,眉梢的沉戾褪了个干净,满眼倒映着少女的脸,缓缓道:

“下次别乱跑。”

话一落。

“啪嗒”

一滴泪砸在地板上,少女心里的害怕还未平复,想到又惹了他生气,格外自责,盛满乌眸的眼泪止都止不住地落下。

“对不起...”

景沧在原地僵了几秒,微抬的手指顿在半空中,无措又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慌张。

【作者有话说】

暴躁反派遇到了人生第一个重大困难

(无情哈哈哈哈哈哈)

最新小说: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大唐第一神童 刘宋汉阙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娘亲害我守祭坛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