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偏执反派为我神魂颠倒 > 第82章 皮肤饥渴x恶鬼x偏执(6)

第82章 皮肤饥渴x恶鬼x偏执(6)(1 / 1)

正午时分,书房里光线充足,装修风格黑白,就如站在窗边捏着烟头的男人一般,无一丝普通人该有的活力。

她忽然觉得,男主陆铮与反派陆以洛有些地方极为相似,都透着一股沉寂晦暗的气息,看不透、也难以猜测他们真正情绪。

书房空气不怎么流通,铺天盖地的浓郁香烟似云雾般萦绕在她的眼前,姜织后退两步,却无法避开那些灌入肺部的烟云。

“陆、陆总。”她尽量放轻呼吸,手指紧张地攥着衣摆,当目光落在男人的时候,心底便泛起不正常的悸动。

陆铮背对着倚在窗边,窗外的阳光洒落在他如墨般的发丝间,忽明忽暗的阴影打在他冷峻的侧脸上,给人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我听说,他让你一起用饭?”

“嗯,少爷执意让我同桌,我无法拒绝他。”姜织如实回答,空气中弥漫的腾云驾雾般的烟气,让她难以维持原主人设,想要破门而出。

陆铮掐灭了烟头,迈着慢条斯理的步伐,径自走到她的面前,“你的父母还躺在病房里,对吗?”

收集资料上显示,江妤的父母六年前遭遇了大型连环车祸,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还躺在病房中,依靠着她岌岌可危的工资维持基本住院及药费,还有护工的费用。

听他提到父母,姜织白了脸,脚踝上了药的伤口隐隐浸着疼意,发软的腿险些促使着她往下坠,勉强撑着,声音透着难以抑制的颤抖。

“陆总,您为什么要问这些?”

不仅如此,再过几天,医院里植物人的原主父母马上就要去世了。

姜织每个世界都是如此,父母要么双亡要么病入膏肓。

可陆铮问这些是为了什么?

姜织大致能猜到他的目的,果然,不等她思绪结束,他的话飘到了她的耳畔。

“我可以负责所有你父母在医院的费用,还可以请名医治疗。不过…”

她抿了抿干涩的唇,呆愣地望着他。

“不过,你需要答应我一件事。”

姜织心里冷笑一声,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等等,她不是鸡。

她脸上仓皇失措,紧张又期待地反问:“什么事?”

陆铮面无表情,颀长的身形微微前倾,附在她的耳边,如恶魔般低语:“让陆以洛爱上你,为你神魂颠倒。”

姜织:“…………”

不,不是,你一个男主怎么搞起相亲事业了呢??

“不…不行的。”她连忙摆了摆手,苍白的脸带着难以启齿,“我,我比他大八岁,怎么可以……”

陆铮覆盖冬日冰霜般的眉眼抬起,深邃的狭眸好整以暇地凝视着她:“你可以选择。”

至于选择的范围,只有同意。

不然,姜织能够相信,自己以后在这个国内根本混不下去。

这个世界的男主更像反派,没有男主该有的正义、善良。从一个人人鄙视排斥的私生子做到现在这个地位,他的城府无人能及,当初所有得罪过他的人,也都得到应有的报复。

他骨子里散发着令人畏惧的恶意。

“好。”姜织刚答应,身形一晃,腿一软往下坠落,年前男人及时地握住了她的手腕,稳住了她的身体。

冰冷带着粗粝的手掌覆盖在她的手腕上,手腕皮肤迅速滚烫灼热,似鹅毛拂过,又似无数蚂蚁爬过,带来的酥痒让她呼吸短促轻软。

“谢,谢谢。”她趁着还未被欲望吞噬,极快地把手腕从他手掌中抽了出来。

往后退了好几步,她紧贴在墙壁上,拉开了他们的距离。

在陆铮眼中,她就像避猛虎蛇蝎一般,不愿与他靠近半分。

除了在进入陆家之前,还未有人如此对他。

以往冷漠寡言的他忽然多了些话,“对陆以洛也是这样的吗?”

姜织抱紧了发烫的手臂,眼帘垂落,沉默不语。

倚靠在墙边的女人腰身纤细单薄,全身上下就好似被尖锐的刺包裹,不愿任何人的靠近。

陆铮冷冷淡淡瞥了她一眼,余光掠过她由医疗绷带包扎好的脚踝,那种包扎手法,除了他那个病弱弟弟,就没有其他人了。

他倒是挺意外,陆以洛居然会为一个认识不到两天的女人包扎伤口。

想想,他今天也不知道有多少次意外了。

“出去。”

姜织闻声,低声应着,步履颤颤巍巍,快走出书房时,身后响起冷厉的话语。

“记住你答应的事。”

从二楼走到三楼,昏暗笼罩着寂静的走廊里,她脱下脚上的高跟鞋,不舒服地揉了揉小腿。

“这高跟鞋不是一般人能穿的。”她对777抱怨道。

原主所有的鞋子大部分都是高跟鞋,鞋跟还不是一般的高,穿着像是踩高跷。

777使用系统机械的功能,热感在她小腿上传导,缓解了一些她的酸痛:“下班了,宿主要不要去买双新的鞋子?”

姜织重新穿上高跟鞋,摇摇头道:“不用,马上就有人送了。”

777:“???”

回到陆以洛的房间里,姜织还没走进卧房,就听到了少年低沉的声音。

“你去了哪里?”

姜织走近,看到了午睡醒来侧靠在床头的少年。

低垂略长的黑发搭在他的眼侧,冷白的皮肤在暖橘色光芒下镀上浅淡的光泽,那张深隽俊秀的面容透着一股古典美,宛若水墨画中优雅而又阴暗的美少年,然而却笼罩着丝丝死气。

他抬起如画般的清冷眉眼,平静地凝望着她的方向,机械般重复了一遍:

“你去了哪里?”

姜织答应了陆铮的条件,所以那些话不能同他说,踌躇了会儿,上前温声:“出去上了会儿厕所。”

陆以洛不再追问,在她靠近的一刻,鼻尖微抬,敏锐嗅觉闻到了女人身上与香味糅杂的烟味。

那股烟味不是偶然接触才会形成,而是久久待在烟味的环境里形成的。

她说谎了。

她骗了他。

陆以洛垂下额头,面色冷了下来,墨如点漆的黑眸掠过一抹阴鸷。

她和陆铮待在一起,做了什么?说了什么?

【作者有话说】

今天这一章早一点发,晚上再发另外一章。

看文愉快~

最新小说: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娘亲害我守祭坛 刘宋汉阙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第一神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