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偏执反派为我神魂颠倒 > 第93章 皮肤饥渴x恶鬼x偏执(17)

第93章 皮肤饥渴x恶鬼x偏执(17)(1 / 1)

少年身影好似在黑夜里融化,消失不见。

而刺入他胸口的小刀‘哐当’一声砸落在地板上,电视机恢复正常,重复播放着她睡前看的喜剧电影。

向着沙发走去的姜织脚下打了个趔趄,很快稳住,坐到沙发上,捂着胸口的部位,深深呼吸。

777犹豫了许久,还是说出了口:“宿主,你不用觉得有罪恶感,反派作恶多端,早就不算是一个人了,你所做的都是正确的。”

若是由着反派崩坏无数世界,那维持现实世界的支柱也会随之坍塌,到那时,反派会去往真正的世界里……就真的晚了。

姜织不是它第一个宿主,却是它最喜欢的一个宿主,有自己的三观想法。就算知道每个世界都很危险,但她还是认真地完成任务,从来没有退缩或是放弃过。

也从未让它破格给她开金手指,一直以来都是依靠着自己的力量。

姜织看着电视机的喜剧,笑了笑道:“没,我只是在想,刚刚为什么会亲他。”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没有任何理由去亲他,这种事得不偿失。恨意值本就不稳定,任务都快要到达结束的时候,她却反常起来。

这不是她的性格。

仔细想想,她那时候就只是想亲,便亲了。

好像没有任何理由。

777一下愣住,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她的脸色,发现没有其他的异常后,试探地道:“应该是因为同情?”

姜织不愿意去多想,关了电视机,打了个哈欠,眼里满是疲倦。

“不想那些多余的事了,我去睡了。”

明天还有一场恶战。

翌日下午。

睡在床上的姜织被敲门声吵醒,一下又一下像是敲在她的耳膜上,一睁开眼,满满的杀气。

777忙道:“是男主陆铮!”

这些天宿主睡眠质量不太好,一晚上外面到处都是警车行驶过的警笛声,以及忽远忽近的尖叫声,中途好几次她都被吵醒了,现在好不容易有空闲睡个下午觉,却被吵醒。

这会儿陆铮来敲门,它都怕宿主冲出门把他给杀了。

姜织调整了一下状态,不用装,她眉眼笼着浓浓倦意,微耷着额头,唇色发白,像是受到了什么严重的打击。

这是陆铮看到她的第一感觉。

他锋锐的眉梢微微蹙起,视线在屋子里扫过,逡巡着什么。

姜织接触到他的目光,身体无力地靠在房门边,声音低低弱弱:“他来过。”

她的面色略微苍白,“少爷……我把你给的小刀刺入了他的胸口里,如你们所说的一样,他消失了。”

陆铮深不见底的瞳眸掠过一抹光,呼吸沉了沉,透着难以遮掩的兴奋。

“真的吗?”

他的反常并未引起姜织的注意,她低垂眼帘,轻声道:“陆总,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是结束吧。”

陆铮神色一滞,上前一步,想要牵住她的手,后者却躲开了。

姜织抬眸,神情认真,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

“我想了很久,我之前只是把对你的崇拜,当做喜欢。我现在想清楚了,抱歉,陆总,我不喜欢你。”

陆铮双目欲裂,情绪起伏剧烈,沉着声质问:

“那你喜欢谁?陆以洛吗?”

姜织像是被戳中心思一般,黑白分明的眼眸蓦然睁大,眸底浮出一抹悲伤,紧握着衣角的手指苍白又无力。

她这个反应越发让陆铮愤怒,几步上前,两手扣住她的手臂,幽黑的双瞳折射出冷质感的光泽。

“陆以洛不过是一头怪物,何况他已经死了,江妤,待在我身边不好吗?”

姜织并未因为他的接触而出现异样,苍白的脸微抬,与男人直视,说出的话无比绝情:“不好!陆总,请您自重。”

自重?自重?还没有人对他说过这种话,陆铮冰冷的声音里忍着咬牙切齿的盛怒,“江妤,我不同意。”

话落,他一把将她扛在肩膀上,不顾她的挣扎,大步离开。

楼下等着秘书由远至近地看到这一幕,震惊又困惑。

“开门!”陆铮语气带着股狠厉,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叫人不寒而栗。

秘书手忙脚乱地打开了车门,待他们进去,连忙走到驾驶座开车。

“陆铮,你到底要干什么!放开我!”姜织整个人都被男人抱在怀里,死死桎梏住,根本无法动弹。

陆铮冷冰冰一笑,俯下身,附在她的耳畔,吐出深渊般凉得透骨的话语:“你这辈子都是我的。”

姜织顿了一瞬,身体忘了挣扎,眼里尽是对他的惧怕。

“你这是犯法。”她低声喃喃:“陆铮,你不能绑我……”

车窗外天色忽然暗了下来,整片天昏沉沉裹挟着流动的冷空气。

要下雨了。

躺在他怀里的姜织开始出现异样,陆铮肉眼下,她一点点转化成可怕的杀人屠夫。

就像他见过的那些人一样,转化时间很快,近乎是眨眼之间。

汽车猝然刹住,停在街市马路上,不远处还有巡逻的军队。

变成恶徒的姜织破开车门出去。

陆铮瞳孔蓦然缩紧,飞快掠过无数念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陆以洛没有消失,他还存活在这世界某个角落里。

而江妤就这么在他眼前,发生转化,变成一头只会杀人的怪物。

附近的军队被这边的动静所吸引,在看到恶徒后,第一时间掏出枪支,对准了姜织的方向。

“不!!”陆铮歇斯底里地吼了一声,大步上前,挡在了姜织面前,对他们道:“别开枪!不要开枪!”

这群特警里的队长一眼就认出了陆铮,他此时是国家上层重要人员,权势颇大。

“陆先生,她已经转化了,不杀了她,这座城市都会陷入危险之中,以及您也会被她杀了!”

恶徒没有一丝感情,无论什么人,就算是至亲之人,也会手刃,残忍无情。

站在他身后的姜织与所有转化的恶徒都不同,她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好似还没反应过来,像一座雕塑。

陆铮深吸了口气,冷静下来的狭眸落在队长身上,不紧不慢地道:“她是我未成婚的妻子。我记得国家刚刚大步一条关于上层的规定。”

最新小说: 刘宋汉阙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第一神童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