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偏执反派为我神魂颠倒 > 第105章 魔尊x九尾狐x正派宗主(10)

第105章 魔尊x九尾狐x正派宗主(10)(1 / 1)

从那日霍修白离开,数月转瞬即逝,一直待在主殿里的姜织迟迟没等来人,只好踏出殿门欲要去寻。

“宿主,男主霍修白正突破境界,因心境不稳,此次突破极为凶险。”

即将步入大乘期大关,怪不得整个乘剑宗都被乌云笼罩,浓稠黑云在头顶翻滚,惊涛骇浪般令人毛骨悚然。

以雷霆万钧之势压顶,充满凛冽森然的压迫力。

是雷劫。

只有承受完雷劫才能真正的入大乘期。

乘剑宗上下都知道了这个消息,长老们及一众子弟又惊又喜,都为宗主进阶感到骄傲以及敬畏。

姜织迈着短短的四肢,向着雷劫正中心而去。

除了历劫之人,其他人若是进入雷劫范围,都会受到雷劫无分别的伤害。

她身上柔软狐毛都直直地竖起,受惊炸毛般立着,耳畔听着震耳欲聋的雷声,怕得走不动道。

“他突破惊险,为什么要让我去啊?”姜织恨不得就地入土,都不愿听那道道可怕的雷声。

777小声嘟囔:“是因为宿主,霍修白才会心境不稳的。”

男主在剧情里的渡劫很顺利,并未爱上女主,自然也影响不了心境。

但宿主的出现,无缘无故影响了霍修白的感情。

许是霍修白为反派分身碎片的缘故。

姜织不可置否,换了个说法:“那我也帮不了他啊,就我这泡脚呢的功夫……”

纯属送菜去的。

777清了清嗓子:“宿主你忘了你的身份吗?”

“九尾妖狐,不单单是顶级炉鼎。每一条狐尾都有逆天的能力,你只要割下一条,便能协助男主安然度过雷劫。”

姜织:“………”

合着在这里算计好了的。

她是有九条狐尾,但如若那九条狐尾都没了,那她也要没了。

狐尾是她的命,少一根就是少一条命。

姜织步伐不停,“那我跟他也彻底两清了。”

从拍卖会出来,是他救了她一条命。那这次就当还他了。

越靠近雷劫中心,姜织双腿就越软。

眼前就掠过一道雷电不偏不倚地打在她的不远处地上,坚固千年的玉石地面瞬间裂开一道狰狞的口子,边缘焦黑,莹润玉石覆盖淡淡黑气。

姜织双眼猝然睁大,四肢止不住地发颤,心里祈祷着。

雷劫千万别打到她!

颤颤巍巍走到雷劫中心,她看到了盘坐在峰崖上的青年。

银蓝道袍随着凌风摇曳,由玉带束起的墨发扬起,拂过脸庞,露出一张惊世俊美容颜,超凡脱俗,眉眼静谧淡漠,隐隐透着对苍生的怜悯。

他是世界最正派的修士,心怀天下,甚至修无情道只为断绝凡尘情欲。

而此时,无数雷电如刺鞭般甩在他的身上,脸色苍白如纸,身姿似青松般挺拔,不见一丝脆弱屈服。

他额间笼着浓浓的黑气,深陷执念之中。

姜织眼看他气息越来越弱,蹙起眉,兀地化为人形。

云锦纱裙宛若薄雾烟霞迎着风泛起涟漪,乌发如瀑布散开融入夜色里,面容稠艳脱俗,渲着淡淡妖冶意味。

她的身后骤然出现九条火红的狐尾,映着绵绵不绝的雷光呈现出流转光泽。

霍修白甫一睁眼,便看到这一幕。

与秘境里模糊的记忆重合。

少女一跃而起,执起一尾,毫不犹豫地割断,掷向半空中。

狐尾化成透明的屏障,瞬间向霍修白笼罩,阻挡住不断劈下的雷电。

却在这时,一道惊雷出乎意料地打在她的背上,姜织承受不住,坠入屏障里,整个人落到青年的怀里。

体内残留的冲击翻江倒海,她吐了一口鲜血。

霍修白紧紧抱着她,以灵气相渡,汇入她的全身经脉里。

少了一尾的身后八条狐尾虚弱无力地垂落,怀里的少女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力。

这让霍修白双眼血丝如藤蔓般疯狂生长。

“狐狸……”

他忽然发现,自己竟然都不知她的名字。

心脏好似开了一个口子,无尽的执念与渴望瞬间涌出,将仅剩无几的理智吞噬殆尽。

“呵。”他低低笑了声,带着自嘲。

之前他从未想过有任何人或是事物,能够让他弃修无情道。

他本应该是无情之人,继承乘剑宗宗主之位,也非他所愿。

他仿佛是为了拯救这天下苍生而生的。

这一世,也只有这条路,牵引着他往前。

但遇到她之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霍修白抬眉,仰望着头顶一道道狠厉惊骇的天雷,碧蓝瞳眸逐渐幽深,翻腾起乌云般的暗潮。

心魔已生。

这无情道终是不适合他的。

-

跌跌撞撞跑到山脚下的顾嫣儿不可置信地看着相拥的两人。

她亲眼看到妖狐化形,显出九尾。

九尾……只有传说中的上古妖狐才会有九尾。

传言与九尾双修能够大幅度增强灵力,提升境界。

九尾的魅惑举世无双,就连大乘期的修士都难敌,情不自禁地沦陷其中。

所以……

霍哥哥是被她魅惑了!

顾嫣儿咬紧唇瓣,沁着泪光的眼眸布满坚定。

她定会让霍哥哥恢复理智的。

_

疼痛难耐的姜织意识朦胧,眼皮颇为沉重,怎么也睁不开。

唇边贴上一片微凉,待尝到口中渡入的清甜甘水,她眉眼松展,情不自禁地追随着凉意而去。

霍修白背脊一滞,怀下少女伸着纤细双臂勾着他的后颈,将整个身子向他贴近,湿热气息喷洒在他的手指上。

粉嫩舌尖纠缠着舔了舔他的冷白指尖,贝齿轻蹭。

他雪色的脸颊骤然染上薄薄的红意。

几乎是下意识的往后一退,青年动作激动地离开。

少女侧躺在床沿边,乌木般的长发倾泻洒落在半空中,红霞裙摆凌乱撩开,露出细雪般白皙的小腿。

霍修白怔在原地,手指上还残留着湿润热度。

一想到她唇腔里的柔软,他眼角的一滴泪痣愈发暗红。

他狼狈地离开了殿内。

青年站立于莹辉清浅月色之下,拔出冷硬凌厉的长剑,在幽静山峰上挥舞。

_

第二天醒来的姜织身上清爽舒适,并无半点不适。

最新小说: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刘宋汉阙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第一神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