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租客(4)(1 / 1)

整张脸被帽子遮住,身形娇小,穿的衣服并不合身,长袖耷拉着,有气无力地道:“大哥,我刚醒,都没有时间去丢垃圾。”

李大超不管她是男是女,推着门怒道:“给老子开门!听到没有!?”

姜织挂了防盗锁,门只能开条缝,就是防止他暴走伤及无辜。

无视他的话,缩着身子贴在门边,颤巍巍地道:“大哥,我真没有丢垃圾,你不要打我啊!”

说着,她越发往里面缩。

李大超一条手臂都伸不进去,抬起脚想踢门,身后传来一道紧张又坚定的声音。

“你、你再撞,我就报警了!”

整个房门缝隙都被李大超挡住,屋里的姜织看不清外面说话的人是谁,不过听声音挺熟悉的。

李大超听到报警两个字,满腔的怒火消了大半,眼里露出深深畏惧,狠狠瞪了一眼说话的人,一句话不说大步回屋了。

房门被他关得哐哐震耳。

楼道恢复了安静,姜织抬额,门缝里出现一道身影。

是一张熟悉的面孔。

“没事啦,他已经走了。”男生笑容宛若初生朝阳般热烈光明,俊秀的眉眼埋在微卷的深棕色短发下,一身秋衣毛领,衬得身姿挺拔如青松。

姜织打开房门,视线开阔,眼前男生渐渐清晰。

她倍感亲切:“谢谢你啊。”

是那位住在609的租客乐舟,周身洋溢着青春气息,站那一笑,阴暗的楼道都有了温度。

乐舟身后背着包,一大清早显然是要去学校,含笑的眼透过帽檐看清了神情困倦的面容。

女生刚从床上下来,睡眼惺忪,脸颊泛着红晕,残留着几道压红的印子。

“没事的,以后他如果来敲门,你都不要开,你一个女生太危险啦。”他差点看出了神。

姜织嗯了一声,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想到昨晚的事,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声:“你昨晚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啊?”

乐舟神色微愣,认真想了想,片刻摇摇头,“没有啊,昨晚我看书到很晚,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姜织想想还是觉得不太对劲。

昨晚敲门声那么大声,整层楼都没有一个人听到吗?

这破楼并不隔音的。

但她很快想到这是惩罚副本,很多事都无法用常理来解释。

“我知道啦,谢谢你,乐舟。”她没再追问,说完却对上男生望着她失神的瞳仁。

她眨眨眼,抬起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乐舟?”

乐舟蓦然回神,隽秀的侧容染上轻薄的红意。

“嗯…嗯嗯!那我先走了,你,你继续睡。”他话语说得磕磕绊绊,羞赧不已,匆匆离开。

步伐近乎是狼狈的逃离。

姜织茫然地看着这一幕,不明白他忽然为什么会这么反常。

思绪未完,余光触及到一抹从房门出来的身影。

是608照顾重病母亲而辍学的少年,时暄。

他手里提着破旧的垃圾袋,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低垂脑袋,漆黑额发将他整张脸都盖住了,昏暗光线下,他仿佛是从黑暗里滋生出来的恶魔,看着令人心生不舒服。

如果刚才的乐舟是太阳,那眼前这个少年就是黑暗代表了。

姜织目前最怀疑的对象,就是他。

杀人动机有了,因为辍学处处受欺负,只能出来捡破烂。

杀人气势也有了。

他怎么看都是个连环杀人狂啊。

就在少年经过她房门前时,姜织忽然闻到一股淡淡的洗衣粉味道。

清清香香。

是从他身上飘出来的。

姜织近距离看清了少年身上的衣服,虽然破旧缝缝补补过,但格外干净,洗得发白。

他看上去脏乱,原来也很爱干净的。

直到他在转角处离开,姜织也没有去打招呼。

少年给人的感觉就是不愿接触人,喜欢一个人独处。

她就昨天跟他说过一次话,也没有熟到跟人小孩打招呼的程度。

等下次吧。

姜织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说的下次,会在中午的时候。

她不想下楼去吃饭,便用手机叫了楼下街道边那家炒菜馆送餐。

两菜一汤,犒劳一下自己昨晚的惊心动魄。

她听到敲门声,想也没想打开了门,迎面就看到了那位捡破烂的小孩站在门口。

少年一手提着餐品袋子,另一只手捏着袋子上的纸条,低着头念着她的名字。

“姜,织。”

姜织连忙应声:“嗯,是我点的饭。”

时暄来回把两只手使劲蹭了蹭衣摆,旋即双手提着餐袋到她面前,“你,点的餐。”

他应该是很少说话,嗓音似磨砂般沙哑沉闷,怕她听不清,还是努力认真地说清楚每一个字。

房里女生却迟迟没有接过餐。

时暄想到之前遇到的很多相似的事,他语气有些急了,想说的话越发磕磕巴巴。

“我、没有碰过餐,您,您放心!姜…姜女士。”

刚才转身回了一趟房间又出来的姜织就听到这么一段话,疑惑地问:“什么?”

时暄闻声忽然抬额,长长的额发遮住了他的视线,模糊之中,对上一双被光芒映亮的眸子。

“我没有说你碰过餐啊。”姜织笑着道,伸手接过他手里的餐袋,随即将小费搁在他的手心里。

“这是你的。”

时暄怔在原地,呆滞地望着手里的小费,半天半天才反应过来,伸手想还回去,“不,不用,我……”

姜织没有接他手里的钱,扬了扬眉梢,道:“这是你的小费,不是我的。谢谢你这么快送来,我正好饿得不行。”

话落,她关上房门。

留下少年一人呆站在原处,手心里的钱还残留着温热,那是他捡一天破烂都赚不来的钱。

也是第一次有人给他小费。

——

回到屋子里蹲在狭窄走道里吃饭的姜织双眼含泪。

后悔。

不应该给那么多小费的。

她也好穷啊呜呜呜。

曾几何时,她再次为饭钱所焦虑。

当时给小费,姜织就是脑子一热。

可能是看到这么一个可怜的小孩早起为生活所奔波,不仅捡破烂,还要到处送餐,她想到了以前在炮灰组奔波的自己。

算了,不就是五十块钱吗?今晚直播一定要赚回来。

最新小说: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第一神童 刘宋汉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