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租客(7)(1 / 1)

所以刚才他杀的那个黑影也是吸血鬼……

这世界不仅有变态杀人狂,还有吸血鬼!!

不给人活路啊。

姜织转身就跑,爬到六楼已然气喘吁吁,来不及喘息,刚踏出一步,视线一晃。

她整个人被压在墙壁前,颈侧一阵刺痛,身体里的血液开始流失,想要挣扎的力气也跟着消失了。

在她晕过去之前,模模糊糊中,看到了那双幽深的血瞳。

次日。

从床上醒来的姜织坐了起来,揉了揉脑袋,困意压着眼皮,最终是生理钟战胜了困意。

意识恢复,姜织想到什么,倏地睁大了眼,环顾四周。

这里是她的房间。

所以那些都是梦吗?

梦……一定是梦的,这世界怎么可能会有吸血鬼。

姜织释怀地笑了笑,从床上下来,准备去厕所洗漱。

脚下踩到棉花般一软,整个人跌倒在地板上。

她眉头越皱越深,扶着墙壁走到镜子前,微仰着脑袋,露出纤细雪白的脖子。

窗外耀眼阳光的映照下,脖子上不起眼的两个红痕异常醒目。

是尖牙刺过皮肤后愈合的疤痕,诉说着那一切根本不是梦。

是真的。

真的有吸血鬼!!

姜织身体无力地垂落,捂着那道红痕,心情很糟糕。

太惨了。

同层楼住着一个惦记着她的痴汉,住着一个变态杀人狂,还住着一个吸血鬼。

电视剧里都不敢这么拍。

整理了一下心情,姜织慢吞吞起身,洗漱完准备点个外卖补一下失血过多的身体。

昨天没有直播,那天变态给她送的火箭,250元加上三小时直播工资经过一天,剩下了100不到。

今晚一定要直播了,不然要饿死了。

姜织点完餐,没多久房门就被人敲响了。

她打开门,看到了捡废品少年。

时暄悄悄地抬起眼,就看到她略显苍白的面色,以及泛青的眼下。

“你……”

他想问她怎么了,但话语顿在嘴边,怎么都问不出。

姜织听到了,疑惑地问:“怎么了?”

时暄摇头,将餐袋递了过去。

接过餐袋的姜织一如往常,把昨天的垃圾给他帮忙丢一下。

关上房门,她不知道少年还久久站在门前不动。

时暄布满厚茧子的手掌握紧,攥着手里的垃圾袋。

昨天一天她去哪了……

昨晚他留意了楼道里的光,很晚她都没有回来。

吃完午餐的姜织窝在沙发上,身体一会儿发冷一会儿发热,很不舒服。

直到傍晚,她点了晚餐,听到敲门声,慢慢吞吞地站起身,打开看到了少年。

“你,怎么了?”时暄看到她泛着不正常红晕的脸颊,眉头蹙起问。

“我没事。”姜织摇了摇头,寻思自己应该是病了。

她伸手想去接过他手里的餐袋,身体却一歪,猝不及防地往下倒去。

时暄迎面接住了她的身体,肩侧搭上柔软滚烫的脸,灼热气息喷洒在他的颈侧。

“姜,织!”

他连忙搀扶着她进了屋子,放在沙发上。

姜织意识模糊,攥紧了身下小刀。

这是她唯一能保命的武器。

扶她进屋的时暄却没有要杀她的意思,寻了条沾了冷水的毛巾覆盖在她脑门上,断断续续的话语落在她的耳畔。

“我,我去找,医生。”

姜织伸手攥住了他的手腕,通红的脸微抬,眼眸沁着生理泪水。

“不,不要。”她声音颤抖,透着坚定:“不要医生。”

让一个时暄进她家已经很危险了,如果再让其他外人进她家,姜织以后在这里睡,都睡不踏实。

手腕处传来的温度似渗入了他的血肉里,带来酥麻痒意,仿佛连着骨髓灵魂。

这是时暄第一次与人亲密接触。

他有些仓促与无措,低垂脑袋,像座雕塑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直到听到外面的敲门声,时暄骤然回神,那只手已然收回。

他走到房门前,迟疑了几秒打开。

外面站着雪白头发的盲眼男人。

时暄记忆力超群,瞬间想起此人是谁。

是住在604的那个男人。

“我是医生,能治好她。”

时暄闻声,眼里的警惕却不减半分,紧紧攥着门把手,冷声道:“你,认识她吗?”

604的男人从不与人接触,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白天出门,半夜回来。

无人知道他做什么,也无人敢去探寻。

因为这整栋楼的人都知道,604的人惹不得,很危险。

雪发男人神色微怔,显然是被这个问题给问住了。

许久,他从怀里拿出一袋药,递给少年。

“这个药是退烧药,你可以给她吃。”

说罢,不等时暄反应,男人就转身离开了。

时暄关上房门,打量着手里的退烧药,旋即扣出一颗丢在嘴里。

过了会儿,身体没有任何不适。

他才把药喂给陷入昏睡的女生吃。

沙发上躺着的姜织昏睡了好久,直到凌晨两点才醒来。

她身上的烧已经退了,睁开眼看到的便是趴在沙发边缘睡着的少年。

少年不知睡了多久,睡得并不踏实,眉间蹙起,面色紧绷。

姜织有些意外。

心里对他的怀疑也逐渐减轻。

时暄看上去阴沉孤僻,其实心思单纯。别人对他好,他就会对别人好。

应该不是惩罚副本里的变态杀人狂。

如果不是他的照顾,姜织恐怕今晚就要高烧不退去世了。

真是一个不错的孩子。

姜织想去拿一件毯子给他披上。

刚一起身,少年蓦然醒来,坐起身紧张地看向她。

“我没事了。”姜织连忙道,“谢谢你今晚照顾我,如果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时暄手指攥着衣摆,低着头看着地板,怯怯地回答:“没,事。”

说着他挪了挪脚步,往房门口挪去。

“我,回去了。”

姜织制止道:“好晚了,你在这里睡吧,明天再回去。”

她指着身后的沙发,笑着道:“你就在这里睡,没关系的。”

知道他不好意思去卧房里睡,客厅沙发正好能够容纳一个成年人躺下,她拿条毛毯,他在这里睡也挺好的。

时暄摇头,捏着衣摆的手指微微收紧:“我,身上脏。”

他捡了一天的废品,还送了餐,会弄脏沙发。

姜织没关系地道:“没事的,我今天发烧出汗,沙发套子明天本就要洗,你怎么脏都没事。”

不容他多说,姜织故作生气姿态,叉着腰质问他:“我都这样说了,你还走的话,那就是你不喜欢我家了。”

时暄慌忙摇头,有些着急:“不,不是的,我很喜欢。”

【作者有话说】

痴汉是谁呢?首先排除捡废品小可爱!

————

感谢大家的票票~晚安仙女们~

最新小说: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刘宋汉阙 娘亲害我守祭坛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大唐第一神童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