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租客(15)(1 / 1)

姜织抬头一看,天花板空荡荡的,并无一人。

她犹豫了一下,旋即伸手捡起那张纸条,摊开看了看。

纸条上写着。

“你说过,只要我救了你,让你做什么都可以。”

一字一字似复印机刻在上面的,规整、刻板,强迫症看了都觉得舒服。

姜织冷静地回道:“嗯,我答应过你,那你想要我做什么?”

心里却止不住的紧张。

又一张纸条飘在她的面前。

“你唱歌给我听。”

看到那行字的姜织惊讶地眨了眨眼,捏着纸条的手指缓缓放松。

她想了想:“你想听什么歌?”

纸条:“什么歌都可以。”

纸条:“我想听你唱歌。”

一连飘来两张纸条,姜织看完不由得松了口气。

她以为吸血鬼会提很过分的要求,没想到会是想听她唱歌。

姜织沉吟了片刻,张了张口,轻柔歌声在安静无声的屋子里回荡。

唱了一首又一首,连续唱了近两个小时。

她口干舌燥,饥饿造成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

已是一句歌词都唱不出来了。

“抱歉,我好饿,能让我吃完饭,再给您唱吗?”

纸条:“你想吃什么?”

姜织二话不说,报出五六个菜名,还有附近那条街道一家小吃店里的酱香饼。

纸条:“好。”

还未过去十分钟。

一道白影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手里提着大袋小袋,香气四溢,不多时整间客厅充斥着诱人的香味。

在宋巍放下食物就要离开时,身后女生的声音制止了他的意图。

“我能知道您的名字吗?”

宋巍转身,细碎的光芒落在蒙住双眼的黑布上,隐隐能看清眼部轮廓,及肩雪发垂搭在眉眼,在窗外阳光的衬托下,肤色苍白得近乎透明。

他后退一步,似在避开她的目光,单薄唇角微抿,从手里拿出小本本,跟一根笔,在上面写了写。

写完将白纸撕下丢到她膝盖旁。

纸条:“宋巍”

姜织在心里念了念,随即放下纸条,抬眸时,雪发男人已消失在原地。

她忽然生出一个荒唐的想法。

这个叫宋巍的吸血鬼,会不会有社交恐惧症?

之所以蒙上眼,并不是为了阻光,而是不愿与人对视?

应该不会吧……

这怎么可能呢?

不过要确定这个猜想也不是没有办法。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吃饭!

总算吃饱了的姜织躺在地毯上,这地毯柔软至极,阖上眼困意跟着袭来。

脸上砸落一张纸,姜织换了姿势躺着,将纸条摊开。

纸条:“你困了的话,可以去棺材里睡。”

姜织看清上面的字,吓了一跳。

她倏地坐起身,余光匆匆掠过身旁的昂贵水晶棺材,后怕地往旁边挪了挪。

“我不困,还是给您唱歌吧。”

唱到外面最后一抹霞光被黑暗吞噬殆尽,屋里再次陷入昏暗中。

她停了下来,试探地问:“我还需要给您唱多久?”

总不能一直在这里唱吧,她还有事要去做。

纸条:“你不想唱了吗?”

姜织莫名的从字里行间里看出了落寞与委屈。

她甩掉脑子里不切实际的想法,站起身解释道:“我可以每天空出三个小时,给你唱歌,现在天色很晚,我该回去睡觉了。”

话音刚落,雪发男人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他在小本本上写了一个字,撕下纸条递到她的面前。

“好。”

姜织目光顺着他白色袖口移到那只修长如玉的手指上,顿了几秒,伸出手接过,无意触碰到他的指尖。

黑暗里宋巍那张俊美精致的五官,如古希腊神话里的阿多尼斯般令人心驰神往。

他身体一滞,手指顿在半空中,迟迟没有收回。

女生像是察觉到他的异样,向他靠近,担忧地问:“你怎么了?”

忽地近在咫尺的那双明澈干净的眸子淌着一汪水,认真地望着他。

蒙着双目的黑布对他而言并无用处,他能够清清楚楚地看清她的眼,以及带着她属于人类的温度气息。

感官异常敏感的宋巍猝不及防,无措地后退两步,手里的小本本跟着掉落在地上。

窗外倾斜而入的月辉晕在他的眉眼处,以往病态苍白的面容此时浮出轻轻薄薄的绯色。

停在原处的姜织这下确定了,男人真的是社恐。

之前他的所有古怪地方,也很好解释。

姜织唇畔漾起一抹不浅不淡的笑意,缓缓道:“那我走了。”

说罢,她转身离开了房间。

站在窗前的宋巍神色怔然,眼里尽是女生方才那抹笑容。

就像他第一次在这里隔着一面墙壁听到她唱歌时,心里无端地愉悦起来。

她搬过来后会在卧房里直播唱歌,唱三个小时,宋巍每晚都守在墙边听着。

慢慢他发现,他其实并不是想要听她唱歌,而是想听她说话。

在这空荡寂寥的屋子里,那是他唯一的藉慰,和每天的期待。

那晚他受到埋伏,被家族数个吸血鬼追击,一路到这里,在杀最后一个吸血鬼时,却被她撞见。

甚至因受伤缘故,丧失意识,吸了她的血,造成她次日高烧不退。

宋巍内疚又害怕。

内疚伤了她,以及怕她从这里搬离出去。

幸好她没有搬走,还住在隔壁。

其实昨晚她不说那些话,他都会去救她。

他吸了她的血,就一定护她周全。

宋巍走到墙壁前,仔细听着隔壁动静,半晌,他嘴角小幅度上扬。

“晚安,宋巍。”透过墙壁,女生对他说。

-

洗完澡躺在床上的姜织梳理这几天发生的事。

首先是时暄。

她虽然对他的怀疑很少,但也不是全无怀疑。

去医院探病的主要目的,就是想彻底消除对他的怀疑。

但经过那天探病,她对他的怀疑更深了。

那晚遇到的黑影就是杀人狂,杀掉了跟踪他的五六个人。

姜织躲在逼仄狭缝里看了这一切。

那五六个彪形大汉都是专业打手,竟然都不是他的对手。

最后出现的那个西装男人明显是认识黑影的,死之前还说那个人已经知道他了,不会放过他。

那个人是谁?为什么不放过他?

这种种谜团,如果解开了……杀人狂到底是谁,也不难猜出。

最新小说: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大唐第一神童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娘亲害我守祭坛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刘宋汉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