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租客(20)(1 / 1)

可惜。

她只能陪他最后一晚了。

休息室房门被人敲响。

“笃笃笃——”

“时少爷,赌局要开始了。”

时暄:“知道了。”

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姜织连忙站了起来,踉跄地走到他面前,高跟鞋不稳,她碰瓷般撞上他的后背。

时暄背上一重,往后转身,后知后觉地接住她的身体,一股惑人的幽香萦绕在鼻尖前,手臂环过纤细腰肢。

他怔了一瞬,回过神来,身体未动半分,任由她依靠。

“抱歉。”实在疼得要命,刚开始只是腹部疼,现在蔓延着全身各处,穿着高跟鞋的双脚更甚,她没有站稳,面色尴尬,从他怀里出来,“我好久没穿高跟鞋了,没注意踩空了。”

时暄低垂眼帘,唇角绷成一条线,身体僵直似雕塑般纹丝不动,声音糅杂着微不可查的哑。

“没事的。”

靠着他的姜织能够清晰感觉到他身上的异样,因疼痛而糟糕的心情有了些缓解。

她有些庆幸,少年在她面前紧张又无措,并不敢仔细看她。

也发现不了她的异常。

她不想让他知道她命不久矣。

本来她就是该离开的,这次没有恨意值,他不会知道她在今晚之后离开这个世界。

“我想陪你一起去,可以吗?”她轻声问道。

时暄停顿了许久,随即干巴巴地答应,“好,你跟着我。”

姜织莞尔一笑,牵着他的衣摆下端,得寸进尺地提要求。

“我穿高跟鞋,你走慢一些。”

时暄放慢了脚步。

来到正厅赌局上,其他十二个人早到了就等他一人。

深红色赌桌前最年长的一位当看到他身后的女生后,笑着调侃道:

“我还是第一次看时小弟带女伴来呢。”

十三个人大部分都带了女伴,女伴们有站在后面看的,也有坐在腿上的,甚至有搂在怀里大尺度行为的。

在这地下赌场里本就提供这类服务,有这些行为并不奇怪,可以说是非常平常。

就说姜织进赌场时,就有不下十位男人跟她搭讪,言外之意都是想包养她的。

之前遇到的路远跟海云泽也都坐在位置上,直勾勾地盯着她。

路远按捺不住,“时少,我给你一半筹码,你把她让给我吧。”

此话一出,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在了路远的身上。

在赌局桌上,一半的筹码等同于上百亿,买下几栋位于市中心黄金地段的商业街有过之无不及。

就为了个女人,真是个败家子。

但路家家财万贯,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倒也正常。

时暄神色一沉,黑眸似浸在寒潭里,周身气息凛冽且危险,往路远那边睨了一眼,意思不言而喻。

路远深知他的手段,抬起手投降状,“我错了!对不起!”

站在林家老总身后的林箐不合时宜地道:

“时少,那真是你的女伴吗?我怎么看着,你们不太亲热啊。”

她刚才出去让人查了一番,时暄这几年还从未有过什么女人,更没有与人亲近过。这突然冒出来的女人,她倒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

姜织抬起手臂环住少年的手臂,顺势依偎在他怀里,用只能他们两人能听清的声音说道:

“今晚你可以把我当做你的女伴。”

坐在真皮软椅上的时暄黑漆漆瞳孔骤然收窄,不自然地坐正身体,苍白的脸庞泛起淡淡红意,微卷中分额发下,卷密睫羽不受控地颤动。

他情不自禁沉沦在怀里女生的气息里,那股香气钻进他的五脏六腑里,好似要让他溺毙其中。

只要他垂眸,就能看到她细白又脆弱的颈部,视线往下,锁骨线条美丽至极,乌黑长发垂落在他的西装上颜色混合融入。

时暄没有一丝犹豫地脱下西装外套,遮住了她大腿根部裙摆微微掀开的雪白。

但他还是能接收到从四面八方投过来的觊觎视线。

他脑子有一刹那失去理智,做了这辈子最冲动且埋藏在心底最想做的事。

捏着那细腻白皙的下颌,吻了上去。

鼻尖肺部以及整个身体里都充斥着她身上的清甜香味,甚至于唇齿间,他发疯似的攫取着她的呼吸,修长手指抚在软成水般的腰肢。

周围人看着这一幕见怪不怪,眼观鼻鼻观心地等待赌局开始。

唯有路远以及海云泽两人沉了脸。

直到荷官上台,时暄才松开了她,潮热气息悉数喷洒在他的胸口处,透过雪白衬衫浸入皮肤里,惹得他全身各处都不受控地发热。

“抱,抱歉。”他声音沙哑压低。

姜织以害羞表象掩盖传来剧痛的身体,手指似溺水者抓到浮木般攥住他的衣角处,呼吸略微急促,额前溢出细细密密的冷汗。

太疼了。

快天亮了。

她身体越来越疼了。

搂着她掌控赌局的时暄专注场面,没有发觉到她的异样。

持续到最后一场赌局结束,最后的赢家不出意料地落在时暄头上。

姜织从他怀里出来,凑在他的耳畔,轻声道:“我订了6点的车票,现在该走啦。再见,时暄。”

这个时候时暄必须要和众多商界老总商讨合作的事。地下赌场表面是一个需要邀请函才能进入的最大赌场,实则牵扯到全世界各大产业链。

他筹谋已久,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

时暄闻声,匆匆向她看去,看着她头盖着他的西装外套消失在人群里。

他压制住想要跟上去的冲动。

离开地下赌场的姜织没有发现时父的人,时暄如今成了赌局赢家,掌控整个地下赌城,时父自身难保,想着逃命的事,根本没有时间来管她。

姜织步履蹒跚地走在马路上,天色隐隐泛白,皎月逐渐隐没,繁星浅淡。

秋末寒意席卷了整个城市,路边绿植越发萧条,一眼看去,除了她街道空无一人。

她走到一处停车站前,坐到长椅上,等待着时间流逝。

“织织!!”

姜织闻声,蓦然抬眸。

时暄奔跑着站在马路对面,当看到她时,双眼一亮,疾步向她跑来,直至来到跟前。

“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走?”少年太过紧张,话语说得磕磕绊绊,一如往常。

最新小说: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刘宋汉阙 娘亲害我守祭坛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大唐第一神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