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偏执反派为我神魂颠倒 > 第155章 变成猫的影帝(22)

第155章 变成猫的影帝(22)(1 / 1)

在喝了那杯下了迷药的红酒昏迷,已经过去一个礼拜了。

此处地方并不在市区那栋高档小区里,而是远在他乡的岛屿之上。

气候温和,一年都是夏季,偏热带的温度,海鸥成群结队停落在阳台边缘上,通体米白,羽翼淡灰色,鸟喙尖锐,眼睛好奇地看着玻璃里面。

姜织在窗户缝隙里丢葡萄,看着那几只海鸥啄咬。

“无聊啊七七七!”

777习惯她对自己的各种称呼,“还有28点恨意值哦,宿主。”

姜织有气无力地道:“知道啦。”

“嗒。”

窗户后面响起一道声音,是海鸥站在外面锁条上发出的声音。

姜织眼睛一亮。

这几天的喂食,没有白费力气。

从外锁住的窗户被海鸥无意解开锁,她推开窗户,从床底下拿出拼接好的床板,旋即拖拽着从窗口离开。

经过这一个礼拜,她观察过,这里除了每天规定时间的饮食供应,还有卫生清理,没有别人。

恐怕连谢行渊本人都没有想到,她来到这个偏僻小岛上,还会去想着逃跑的事。

由床板拼成的简单小船,只够坐她一个人,姜织趁着天色还没暗下来,穿上简易救生衣,背上一个小包,坐上了小船,准备扬帆起航。

777:“你这是寻死。”

先不说这里距离陆地有多远,就凭她这简陋破烂的小船,遇到点波浪,就要掀翻进海里。

姜织得意一笑,“我本来就没想过真的逃走。”

这不过是她涨恨意值的工具罢了。

乘着小船迎着风浪,渐渐远离小岛,她回头看了眼,小岛已经不见了踪影,四周都是茫茫大海,湛蓝澄澈映着天空。

不知在这片海上飘荡了多久,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姜织趴在床板上,又累又冷。

在阳光被黑暗吞噬的刹那,大海表面温度急剧下降,穿着单薄的姜织浸泡在海水里,身体慢慢失温。

“谢行渊怎么还没找到我?”

她身上衣服装了定位器,谢行渊找到她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

777告诉她一个不好的消息:“风暴马上来临,这片海上的信号减弱,他能不能找到你都是一个问题。”

姜织无力地叹了口气,“完了,那我又要去惩罚世界了对吗?”

777语气更加低落:“去不了了,你在这个世界死亡,会被主神抹杀。”

姜织幽幽地道:“这真是一个坏消息。”

是她剑走偏锋了,不该用这么危险的方式增加恨意值的。

但是谁受得了无期限的囚禁,关在那间屋子里,四面八方都是海,人都要憋坏了。

“呜呜呜,七哥,我好冷,我不想冷死。”她瘪着嘴哭了起来。

777要是看不出她假哭,那真的白跟她这么久了。

但还是心软下来,“我会屏蔽你的五感。”

在它说完,姜织果然不冷了,笑嘻嘻趴在床板上,“最喜欢七哥了。”

就在这时,头顶上空响起震耳的直升飞机螺旋桨飞快转动的声音。

姜织没了五感,看不清四周,连声音都听不清,随着螺旋桨吹起的风床板掀翻,整个身子都沉入海底。

她摆动四肢,渐渐失去力气,往下坠沉。

一道身影出现在她面前,搂住她的腰身,拖到水面上。

姜织仅凭一丝力气,推开了那人的手臂,想要逃离。

那人对她说了什么话,她听不清,最后晕了过去。

——

凌晨三点。

“谢总,她已经脱离危险了,您不用担心。”医生检查完道。

谢行渊身体还未干透,被海水浸湿,漆黑短发凌乱地搭在额前,漆色瞳眸阴沉无比。

“你们出去。”

屋子里所有人都离开了,除了谢行渊。

他深深凝望着躺在床上的女生,苍白无色的面容病态憔悴,卷长睫羽轻微颤动,唇色泛青。

差点。

差一点他就要失去她了。

谢行渊犹如困兽般捂着脸半跪在地上,气息沉重绝望。

“黑…黑炭……”床上乌发女生发出微弱的梦呓声,手指攥紧了床单,身体紧绷。

谢行渊几乎是最快速度跑到她床边,握住她的手,抛弃所有尊严傲骨,卑微地‘喵’了一声。

姜织眉眼舒展,身体缓缓松懈,依赖似地贴着他的手背,陷入沉睡。

【反派谢行渊恨意值100点】

直到天色微微亮。

谢行渊双目赤红,喉咙酸涩,声音沙哑异常:“织织,你喜欢的黑炭会回到你身边的。”

说罢,他站起身径自离开了房间。

同一时间,姜织睁开了眼,听着关门的声音,虚弱地坐起了身。

“他,要去做什么?”

777也不知道。

姜织从床上跌落,心里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努力地站了起来,搀扶着墙壁一步步往外走。

他那句话的意思,恐怕是故意出车祸,想跟上次一样变成猫。

可这怎么可能!他这一次不会变成猫,只会死在车祸里。

分明就是去送死!

这里已经不是那座小岛,而是一栋藏在林间的欧式别墅。

她听到外面汽车引擎启动后绝尘而去的声音。

“七哥,有没有办法让我的身体恢复正常?”

777十分无力:“抱歉宿主,我唯一的力量帮你屏蔽了五感,现在没有其他力量了。”

姜织跌跌撞撞地跑出房门,迎面而来的几个医生拦住了她的去路。

“姜小姐,您的身体还不能下床走动!请您回屋!”

姜织用尽所有力气攥住面前医生的手臂:“他要去送死!你们快去阻止他!快去啊!”

被她拉住的医生面露疑惑,显然没有听懂她话里的意思。

姜织松开了手,摔破旁边的花瓶,捡起地上花瓶碎片抵在脖子上,声音冰冷:“都让开!不然我就死在这里。”

众人见状纷纷后退,不敢上前半步。

姜织颤抖着伸出另一只手,命令道:“跟谢行渊打电话!”

在电话接通瞬间。

她咬牙切齿地吼道:“谢行渊,你敢去死,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话音落下,话筒那边传来刺耳的刹车声。

以及伴随着‘哐当’震荡的撞击声。

最新小说: 刘宋汉阙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娘亲害我守祭坛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大唐第一神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