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偏执反派为我神魂颠倒 > 第209章 人鱼?鲛人?(26)

第209章 人鱼?鲛人?(26)(1 / 1)

不能让别人发现他是鲛人的身份。

阿浕微笑:“好。”

沈齐白死死盯着男人抱着姜织腰肢的手臂,眉梢紧锁,“知知,他就是你的男朋友吗?”

姜织步伐急促,不愿再停留半刻,敷衍地回了声嗯,拉着鲛人离开。

沈齐白危险地眯着眼,注视着他们消失在雨雾里。

管家撑着伞跑了过来,“少爷,回去吗?”

沈齐白摘下金丝眼镜,骨节分明的手指抬起捏了捏眼窝处,嘴角紧抿,面色阴沉。

他懂事起就明白自己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

对于感兴趣的事物,会用尽所有的精力去学习、着手。

往往容易沉浸在里面不能自拔。

这也是为什么他喜欢学习和读书。

所以对于周边一切,都不感兴趣。

但女生是他第一眼看中的人。

还记得在游轮走廊里,她踩着劣质塑料拖鞋走过来,‘哒哒哒’声音在寂静无声的走廊里显得格外清晰。

她的容貌算不上看一眼就会一见钟情的类型,但频繁接触下来,他发现自己的眼神常常落在她的身上。

很多时候她很散漫,对任何事物毫不在意,但认真的时候,非常专注,那双眸子宛若璀璨珍宝落满星屑,看一眼就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采摘。

与身边所有人都不一样,她看他的眼神从来都是一样的,与旁人无异,并无区别。

沈齐白很清楚,自己走到哪里,都会接收到各种各样仰慕、崇敬、或是谄媚的目光。

只有她不同。

喜欢这种事就是藤蔓,迅速蔓延生长,布满全身各处,藤蔓尖刺上浸染致命毒药,惑人入地狱。

沈齐白再次戴上眼镜,神色恢复以往。

无论是谁,都不能把她从他身边抢走。

-

回去的路上,姜织感觉到身旁鲛人心情不好,虽然他并未表现出来,但根据她对他的熟悉程度,能够确定。

“怎么了?”她问。

阿浕撑着伞,微笑道:“没事。”

大部分伞都移到了她那边,还好伞够大,鲛人也容纳在内。

姜织停下脚步:“你不开心可以告诉我,我不是你的伴侣吗?”

阿浕愣了一下,望着她映着自己的清澈眸子,心尖炽热。

“我害怕你会喜欢上别人。”

这是藏在他心底深处最恐惧的事。

她和自己终归不是同种族的人,他是鲛人,是怪物。而她是人类,人类只会喜欢人类,怎么会喜欢上怪物。

他极为自卑且不自信,恐慌又嫉妒,阴暗情绪充斥着他的内心,若是杀了这世界所有的人,织织是不是就只会喜欢他了?

姜织无奈叹气,手指抚在他的脸庞,拉着他弯下身子,踮起脚,抵着他的鼻尖,彼此呼吸相融相交。

“阿浕。”她贴着他的身体,互相感受心跳,“我除了你,不会再喜欢别人的。”

这句话就够了。那点血痣灼热似火,烧红了他的眼尾,拽下口罩,俯下身吻上她柔软的唇瓣。

昏暗的巷道里,细密的雨丝打湿了那张如神话传说中深海海妖塞壬般的容颜,暗金色鱼鳞蔓延至眉眼处,墨发低垂,黑漆漆的雨伞遮住了他们的身体。

耳畔噼噼啪啪的雨声仿佛停止了,姜织沉浸在他侵略性极强的吻中,脸红耳热,唇舌炽热交缠。

跟过来的沈齐白看到了这一幕,他站在角落后,浑身被雨水淋湿,黑发湿透沾粘在眉眼处,镜片布满细细密密的雨珠,他抬起手擦拭了下,当看到男人身上出现的鱼鳞后,眉头骤然蹙起。

不是人的话那是什么怪物?

沈齐白转身离开,给池游拨打了电话。

那边池游还在家里打游戏,接到电话按了扩音。

“有事?”

沈齐白坐到车里,接过司机递过来的毛巾擦拭着头发,道:“在海岛你查到了什么?”

池游一听,手里的游戏也打得没劲,索性关了,回答:“那座实验室研究的怪物。”

沈齐白按了下车里的隔音面板,旋即问:“有没有遇水能长出鱼鳞的怪物?”

池游想了想,打开笔记本,翻开在海岛上查到的所有资料,过了许久才道:“有。”

沈齐白皱眉:“什么?”

池游:“鲛人。”

鲛人,深海传说中的生物,与人鱼完全相反,性格凶残嗜血,古代流传广,以虐杀人类成名。

池游迟迟没听到他的回复,疑惑地看了眼手机屏幕,看到还在接听,不禁问:“怎么了?”

沈齐白道:“没事了,多谢。”

挂断电话,他回想起在海岛山洞里萧常说过的话,他祖辈曾流传下来一本古书,上面记载着鲛人。

他又拨打了个电话,萧家的。

这边回到住处的姜织带着鲛人去浴室洗了个澡,期间十分乖巧,并未动手动脚。

姜织很满意,等到洗完澡吃了晚饭躺在床上。

她还没来得及关灯,被鲛人压在身下,感觉到颈侧的湿冷,着急地道:“阿浕……”

阿浕停了动作,安静地搂着她,声音暗哑性感:“怎么了?”

姜织担心地捂住肚子,看着他问:“我会怀孕吗?”

难道要生一条小鲛人吗?

阿浕挽过她眼角的乌发,与她浮上动人春色的眸子对视,薄唇微勾,“织织不愿意给我生孩子吗?”

姜织埋进他的怀里,小幅度蹭了蹭,小声道:“不是,我只是有点害怕。”

她还没有花时间去接受要给他生小鲛人这件事。

阿浕附在她耳畔,声线温柔缱绻:“不会的,纵使我与织织做无数次,织织也不会怀孕。”

姜织疑惑抬眸:“为什么啊?”

阿浕吻住她的唇,把话藏在心里。

——因为他不愿。

鲛人要让人类怀孕,就必须改造人类的身体,在她体内生出能够孕育幼鲛的巢腔,到那时再做的话,才会怀孕。

但一旦怀上幼鲛,人类会在幼鲛出生那天死去。

如此残忍的生育方式,阿浕怎么可能会愿意。

但他怕她喜欢孩子,若是直接告诉她,他们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织织会不会怨他恨他?

“织织…织织……”

这一夜。

沉浸在欲/望中的姜织察觉到鲛人的反常,灼烫、渗入骨髓般的爱意将她重重笼罩。

【作者有话说】

我是存稿鲸,第一次和大家打招呼~你们好呀~

早点睡哦~仙女们~

最新小说: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刘宋汉阙 娘亲害我守祭坛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大唐第一神童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