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唐奇谭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初显

第一百九十七章 初显(1 / 1)

而在这里,无论是坐骑还是马车,都不能再继续前行;江畋一行人也转为步行前进。没走多久就穿过了依旧耸立的宫城墙垣,下一刻,大片空旷的场地,还有依次林立的连绵建筑,尽数呈现眼前。

实在很难令人想象到, 在这外间看起来废墟一般的城垣内部,居然还有别有洞天般的大片人居建筑和忙碌景象;这些建筑明显属于旧址上翻新重建的产物,因此看起来多少充斥着军营式的粗狂风格。

在穿过一片房舍的时候,江畋甚至闻到了精炼猛火油在内,多种燃烧物特有的气味;敞开的门厅里一群身穿火浣布/石棉罩袍的工匠,正在小心的称量和灌装着什么,最后变成一个个椭圆瓶装的事物。

而在另一座建筑里,则是充斥着更加熟悉的, 正在加工和炮制硝石、硫磺制品的味道。而在露天堆场的凉棚下, 更是已经摆放着一些,类似后世烟花放大版的般成品;却是这个时代沿袭下来的火器;

其中既有绑着木杆排在竹架上,形似窜天猴的飞火箭(黑尔火箭),也有密密麻麻露出闪亮箭矢,带着轮毂的火巢车;更有像个大长匣子,装填十多只箭矢的一窝蜂……但最引人注目还是一管皮炮。

就是用熟铸铁的内膛,包裹上皮革或是其他织物的过渡火器;配套的是一种拳头大的弹丸,或是勺子称量拇指大的散子。这种玩意看起来虽然简陋,并且使用寿命相当有限,但是好在足够轻便简单。

此外,在另一处场地当中,江畋看见木单弩改造而来的小型网兜投射器;旋转杠杆一般的大网弹射机械——抛竿;带着铁制轨道的车弩;还有成捆预制好的铁丝拦网,连同固定尖桩被缠绕成纺锤状;

江畋甚至还注意到,其中除了蒺藜般的尖刺和弯钩外,还有绑着细小铃铛,只要轻轻一碰就响个不停。而穿过了这片四处叮叮当当作响不绝,而显得忙碌纷繁的营造区之后, 就来到内里的宫城台下。

古时用来校阅中外军的台前场地上,赫然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操练景象。只是他们操练的方式和使用的器械,也与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传统军队,明显有所不同。而是分成许多个小组,散布在不同区域。

其中一些身穿皮套装具的军士,正在联系投掷一些特制的勾刃飞斧;而另一些,则是在习惯掌握投掷,一种带着坚韧细索的勾头短标。此外,还有人在使用锤头抛绳,一遍遍旋绕作为目标的桩子。

作为配合,还有一些身材粗壮的军士,则在挥舞着棘枪、狼牙棒、锤头棍、钢连枷等长杆重兵器,捣击着靶标;但是最显眼还是唐军的传统制式装备,过人高的长柄陌刀与双持长柯斧组成的阵列。

只见这些全身披挂齐整只露口鼻双眼,宛如铁人一般的甲士,分作小群缓步向前呼喝砍劈挥击之下;无论是障道的拒马、板车,还是刻意做成特定行台的木靶,都是轰然四分五裂,支离破碎一地。

因此,他们在数量上不过才百余人而已,却像是从千军万马当中杀出来的一般,看起来充盈着血气冲天的势头。

看过了这些情景,江畋心中才略微平复下来。这才是一个维持了百余年的盛世繁华,政权体系依旧运作良好,只是相对庞大官僚(中枢)系统,略有迟钝的老大帝国,所该正常发挥出的底蕴所在。

在缓缓穿过了这些心无旁骛,沉浸在针对性操练中的军士之后,江畋的身边也只剩下傔从张武升跟随。然而陈文泰却没有将他引上宫台阶梯,而是转到宫台下一处成色尚新的砖砌门洞里。

走进去江畋才发现,里面赫然又是一个相当开阔,哪怕大白天也是灯火通明、暄声哗然的厅堂。周边又有数条宽敞的甬道,向内侧延伸开来,时不时有穿甲或是戎服之人,行色匆匆的穿行而过。

而在其中最为显眼的,无疑就是位于两侧,被分隔成大小间的畜栏;以及内里存栏饲喂的各种大小活物。从最常见的鸡犬猪兔等三禽六畜,到麋鹿、驴骡,甚至还有一只无精打采的骆驼。

谷僎

因此,在这片地下空间里,不免显得有些气味感人;但是一点儿都不会空气浑浊,还可以感受到明显空气流通的风声,显然是别有排气通风的手段。只是在这里,江畋也感觉到隐隐的窥探和威胁。

直到陈文泰对着在居中甬道旁端坐的文吏,出示一面凭信之后;这种被人窥视和隐隐的威胁感,才逐渐消退不见。显然,在这处宫台之下挖掘和拓展出来的前门洞厅里,也不是毫无防范和戒备的。

接下来,沿着居中最为宽敞,几乎可以通行马车或是并行骑乘的过道。江畋很快就见到这处宫台地下,所延伸出来的各种功能区域。其中有武库、物料房,居舍和饭堂,更连接着大小试验区域。

俨然很有些地下秘密基地的形制了。当然了,按照陈文泰介绍的说辞,这些地下空间格局,其实是现成就有的;乃是前朝留下类似藏兵洞和地宫所在,因此接手后也只是进行了修缮和拓宽而已。

因此穿行其间,江畋甚至看到了当初被活捉,那只形似野猪的小号凶兽;居然还挺有精神的活着。只是全身皮毛都被剃光,露出伤痕累累粉色表皮;体型也圆鼓鼓的涨大了一圈;懒洋洋卧在笼内。

只有偶然有人上前,用粗针管给它抽取体液的时候,才会习惯性的嗷上一两声;然后就继续一副不反抗也不挣扎,看尽沧桑躺倒任锤的哲学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从精气神上,都被人玩坏了一般。

当然了,唯有在其他人用手推板车,送来整桶宰杀好并泡着浓稠血浆的牲畜内脏;它才会突然露出凶残本能的另一面。突然裂嘴到耳边咆哮着,埋头在铁皮桶里哐当有声,吮吸和舔舐得汁液乱飞。

而当它吞噬将血食的七七八八,开始意欲未尽的裂嘴弹舌向外,欲以沉声咆哮起来。下一刻,一个奇形铁叉被用力敲在笼柱上,发出的当当震响;顿时就让它口裂合并,缩舌回去,重新趴服下来。

那副无动于衷的贤者状态,就好像之前的凶性萌发,根本是不存在过的一样。这一幕,让江畋想起了一个,名为“巴普洛夫与狗子”的试验段子。显然这只曾经的凶兽,已经习惯了这种躺平日常。

“这可是咱们当下的宝贝啊”陈文泰见状解释道:“尤其是从它身上抽取的那些体液,更是排上了大用场了。不但可以用来遮掩气息,还能调配成针对异兽的药箭。射中之后便可麻痹削弱之。”

而后在相邻的另一间大厅里,江畋则是见到了成排的展示架。那是被金吾卫所捕杀的各种异兽和鬼人的样本,多数只剩下个头颅而被钉在了特定的案板上,看起来形貌大小不一也有上百具之多。

与之相对应的则是对面洞厅里,被用厚实锁链和铁箍限制住;而只能在铁栏笼具里低声嘶鸣的几只异兽。它们身上伤痕累累或是肢体残缺,爪牙也不复存在,显然之前那只试验品就是出自于此。

侧旁相连的大间里,还有些一些厚实琉璃的透明罐子;里头则是装着浸泡在某种防腐液体的肢体、器脏。再加上那些罩衣沾着污渍,疑似仵作/医官的人员,正在埋头处理一被开膛破肚异兽的情景;

而让这处腥臭十足的场所,充满了某种反派式地下人体实验基地的意味。然而这一幕,反而令江畋更加安心了。因为,这也代表着这个时代的政权机构,为了对应这种突发异变的各种努力成果。

接下来,在陈文泰的引领之下。江畋又参观了了专门用异兽身上的体液和器官,所加工出来各种副产品的配药间;其中已经通过过往的活体实验,取到了好几项成果,并开始用在实战中检验了。

其中就包括用草药配合调制出来,能够让大多数异兽和鬼人,短时间内麻痹和衰弱,或是伤创处暂时无法愈合的药箭之毒;用来扰乱异兽嗅觉等感官的喷洒式药饵;乃至爪牙骨骼制作的矛头箭簇……

而后,江畋也在最里面的地宫尽头,见到了这处地下场所的实际掌管者。

最新小说: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我自地狱来 势不可挡 岂言不相思 天价萌妻 重生之心动 都市医仙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望眼欲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