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开局1861:我刚继承荷兰王位 > 第52章普鲁士的近与远之忧

第52章普鲁士的近与远之忧(1 / 1)

“第三,缺乏可靠的盟友,近几年先不说别的,除了荷普法三国签订三边协定,荷普还签订通关协定,允许普鲁士的南方莱茵省的货=货物通过荷兰的出海口对外销售工业品。

除了以两个外,普鲁士还和瑞典签订了互不侵犯协定,稳住波罗的海对面的北欧大国。

这些协议都为普鲁士获得了跟这些国家同等盟友的同等待遇,

不过在于奥地利和沙俄时,普鲁士角力想要保证战略自主性,却是没有跟两国签订军事协定。

因此普鲁士一旦遇到军事,并不能从别的国家那里获盟友般的帮助支持,普英伙伴关系也是如此。

因此,普鲁士既然享受了外交中左右逢源的灵活性政策,那么就会难免丧失一定的可靠性,毕竟,总的来说,普鲁士在左右逢源的外交局势中获利更多。

相信只要俾斯麦不把一手好牌打的太烂,未来普鲁士这个新兴大国极有可能发展成为可以与大英帝国、沙俄帝国、法兰西帝国、奥地利帝国、奥斯曼帝国五大超强帝国并驾齐驱的欧洲主要大国的行列。”

“陛下竟然如此看好普鲁士,帮我们是不是可以在他身上多投资一点政治资本呢”

说话的是前首相罗库森,保守派在他身上特性尽显,“法兰西狼子野心,多一个普鲁士跟荷兰关系更加密切些,对荷兰来说,总归好一些。”

威廉应答道:“自然,我们的驻普鲁士大使皮尔森大使先生,现在正在普鲁士应该在跟俾斯麦进行着代表两国深切友谊的谈判了”

“皮尔森已经开始了”

除了首相托尔贝克和外交大臣海斯贝特.冯外,其他的人都惊呆了。

就连包括罗库森两人也是露出了惊艳之色。

皮尔森可不是一般的人物。

他创造了许多的令荷兰人都震惊的奇迹。

1857年,年近22岁的他就从莱顿大学以最高学分的成绩毕业,领袖绝伦,无人能比。

甚至莱顿大学的高层,都曾感叹他的离开,是莱顿大学的一个巨大损失。

很多人问为什么?

因为答案是,他离开后,莱顿大学从此就消失了全国最多的关注焦点。

果然,是金子去到哪里都会发亮。

同年8月,他高分通过考试,进入荷兰外交界,一路擢升,到了1858年2月1日,年仅23岁的他,打破荷兰有史以来的记录,24岁成为符腾堡公国的公使,掌管荷兰驻符腾堡公国的一切事物。

当年符腾堡跟荷兰的关系大大转变,甚至两国公开的成为盟友关系,一时间,皮尔森的大名开始在南德意志邦联盛传。

几个月后,1858年12月年,皮尔森调到了萨克森-魏玛-艾森那赫大公国,不过这次却是公开的任务,就是改善两国的关系,同时帮助荷兰与萨克森-魏玛-艾森那赫大公国王室之间传递信息,做了一份邮差的活。

原来,荷兰王室和萨克森大公国王室一样,萨克森-魏玛-艾森那赫当时的太后玛利亚.帕夫洛芙娜也是沙俄沙皇保罗一世的女儿,不过她是排在第三女儿,而荷兰当时的太后安娜.帕夫洛芙娜则排在保罗一世女儿中第六。

两人是亲姐妹,也是保罗一世众多子女中,自1855年她们的弟弟沙皇尼古拉一世去世后,保罗一世仅存还活着的子女。

由于两地相近,因此两人是众多姐妹兄弟最亲的,甚至最后,两人还亲上加亲,玛利亚.帕夫洛芙娜儿子,卡尔.亚历山大在1842年就娶了小姨安娜帕夫洛芙娜唯一的女儿,荷兰唯一的索菲公主,卡尔.亚历山大于1853年继承萨克森-魏玛-艾森那赫公国大公位置。

正因此,荷兰和萨克森-魏玛-艾森那赫的关系,随着皮尔森的运作,更是达到了盟友的地步。

1860年,他他脱离了公国公使的级别,成为荷兰派驻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大使馆大使,那一年他才25岁。

首次成为一个王国的大使,成为荷兰所有人的焦点,不过不知道他完成了什么样的任务,除了荷兰顶层的几个人知道外。

不过自那以后,大英帝国上层就有了他的传说。

1862年1月,他被新国王威廉四世提拔为荷兰驻普鲁士大使,皮尔森首次成为了一个大国的大使。

因此,很多人都知道,只要他在继续的做出业绩,,荷兰外交大臣将会在不久后,将是他的囊中之物。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对手,其中年龄是个优势,也是个劣势,不过年轻,总是比其他人更多的机会吧。

1830年出生的驻大英帝国大使麦克.戴维斯是一个。

驻守沙俄帝国的大使卡尔文.科林,1825年出生,也是一个对手。

总之,皮尔森就是一个就连荷兰枢密院都惊艳的人,在普鲁士,他又怎么会低调的下来呢?

........

普鲁士王国,柏林!

“陛下,面普鲁士缺乏可靠的强大盟友,近些年虽然普鲁士发展起来迅速,特别是跟奥地利相比,差得甚远。

后者在德意志邦联各国中大不部分都在支持奥地利,把普鲁士看做是一个像孤傲的反叛者,他们包括萨克森王国、巴伐利亚王国、巴登公国、汉诺威王国、黑森-卡塞尔公国、黑森-达姆施塔特

而支持普鲁士的只有奥尔登堡公国、梅赫伦堡-什未林公国、梅克伦堡-施特雷利茨公国以及不伦瑞克公国。

不过荷兰的态度暧昧,但前段时间,荷兰在德意志邦联内的盟友符腾堡、卢森堡站出来支持普鲁士了。

倒是令德意志邦联一震,显然荷兰的影响力令德意志邦联内部产生惊惧。

另外,最近萨丁刚改名字的意大利王国也因为跟奥地利在威尼斯归属上,进行着争吵,因此,意大利王国表明了将会跟普鲁士王国保持密切的的关关系。”

“那些大国的站队情况是否有变化?”代理人战争就是大英帝国最想看到的,德意志邦联星罗密布,如果随便一个公国或者王国被大国收买,然后在里面挑拨离间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威廉一世担忧不已。

俾斯麦能够理解威廉一世的所担忧的事情。

普鲁士国力跟其他大国相比,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说是大国吧,又有点像,可是说是中等强国吧,又远超对方。

因此,普鲁士当年最怕的,就是大国在普鲁士的成长之路上,作拉路虎。

一个奥地利已经令他们头疼了,再来一个,那简直要令人崩溃。

“据我们观察,除了奥地利外,其他大国都没有再想介入我们和奥地利之间的争斗的意思,”

说到这,严肃的脸不由的露出了些许的笑容,俾斯麦道:

“因为克里米亚战争之失败,沙俄帝国怪罪奥地利当初没有帮助沙俄的原因,因此现在两国关系欠佳。

法兰西的拿破仑三世认为我们远远不是奥地利的对手,因此认为法兰西帮忙就是多余的动作,因此懒得理会我们。

特别是法兰西一向就喜欢渔翁得利的招数,保不准就等着我们和奥地利两败俱伤,,他就可以趁机抢走眼馋已久的莱茵河附近的领土”

“不过”俾斯麦犹豫起来。

威廉一世十分好奇,一向做事不留痕迹、在他面前一向都是风度翩翩不为问题所困的俾斯麦,竟然首次在他面前露出了迟疑之色。

看来,事情不简单啊。

他也不催促,他可以等就跟当初在被俾斯麦一次次拒绝后,不气馁一样,没感掉面子。

他相信俾斯麦,对方就是他的凭仗。

俾斯麦最终还是道出了担忧和疑虑。

“陛下,荷兰最近太不平静了”

见威廉一世静听,俾斯麦知道又是他开讲的时间到了,无奈,于是他道:“自从这个新国王威廉四世上台后,每次做出来的是都令人大吃一惊,而且出招总是以出人意料方法使出,令人有些眼花缭乱的之感。”

“荷法普三国三边协定,外界都在说荷兰只是陪衬,但是只有我们知道,荷兰实际是主导。效果主导大国,陛下见过吗?”

威廉一世摇摇头:“听你这么一提醒,倒是确实透着古怪”

俾斯麦双目透露着骇然的光芒,

“而且,我怀疑我们都是他转移视线的焦点,实际上,他在背后偷偷的进食着成果,比如说太平洋海岛劫掠。还有最近媒体上标榜的抗英援美战。

这一步步,竟然到现在才令我发现,荷兰的影响力,竟然到了无惧大英帝国的地步了,而它的根基,就是塑造了领大英帝国有些不敢动弹的我们身上。”

威廉一世也不是简单的人物,只是刚才听俾斯麦的提醒,他已经捋顺了来龙去脉。

“好个三边协定联盟,当年年轻时期我都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除了上次沙俄帮了奥地利令我大哥腓特烈.威廉四世签下了奥尔米茨条约,令整个普鲁士蒙羞外,再也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过。

没想到我这么老了,竟然还被一个小子给算计了,好啊,好个威廉四世,我倒要看看,没普鲁士的支持,荷兰如何成事”

“等一下”俾斯麦见威廉一世的不满,于是道:“陛下,既然我们发现了问题所在,那么,不妨召唤一下荷兰在这里的代表,也好让荷兰给我们作出解释以及赔偿,这才是解决之道吧”

威廉一世的不满瞬间消失了,来得快去得也快,而且脸上还露出了笑意。

俾斯麦内心鄙视了一会,然后提醒道:“那个皮尔森是个人物,陛下如果等下要见的话,可要小心些”

“本来我还有些不想见的,但是现在我却改变主意了,等下,我就要看看,连我们普鲁士首相都担心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色,我到要试上一试他的斤两”

俾斯麦苦笑不得,于是,在吩咐叫人请皮尔森后,两人边等,边聊起了其他的议题。

俾斯麦隐隐的,对等下的见面不知道为什么,又多了些许的期待。

那个小家伙,顶得住威廉一世的出招吗?

最新小说: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大唐第一神童 娘亲害我守祭坛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刘宋汉阙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