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开局1861:我刚继承荷兰王位 > 第53章皮尔森大使:我有一双珠宝商的眼睛

第53章皮尔森大使:我有一双珠宝商的眼睛(1 / 1)

普鲁士柏林的使馆领事区,距离国会和内阁首相府并没有多远,就在阿特丹林顿大街西侧。

为什么建在这里?

因为,这里是各国打探普鲁士最新消息最快的地点。

荷兰驻普鲁士的大使馆也坐落在这里。

这里的距离王宫,实际就在半个小时的路程,当然,抄近路是常事。

特别是现在的荷兰驻普鲁士大使馆内的红人,最高权力的皮尔森大使的专职一等秘书阿尔杰.罗本.

他就对这条路非常熟悉。

不过此时他的脸上却是满脸的紧张还有不安。

他拿起胸前的怀表,看向上面的时针,脸色更透露着不满。

“现在都已经超过晚上,这普鲁士的国王威廉一世和首相俾斯麦也真的,竟然大半夜的还来招人进宫觐见,这可是外交史上非常罕见的,”

阿尔杰.罗本细思:最近也没有太多的大事发生啊,特别是是有关普鲁士涉及到荷兰的,除了上个月的三国协定外,好像再也没有其他的问题了。

可是三边协定三方的所有条件和义务,在文本上都一清二楚的记载着,应该也不会再生事端啊。

他真是想不透,这么晚了,还需要找皮尔森大使干嘛?

不过一想到皮尔森,他躁动的心,却是瞬间平复了。

实在是皮尔森带给他的颠覆性理论太令他震撼后,汹涌而来的,就是铺天盖地的崇拜。

在3年前,在海牙大学毕业后,阿尔杰.罗本进入了政府部门,成为了外交部的一名普通三级秘书,就端茶倒水打杂的那种。

后被一名外交部参赞卢福特看中成为他的助手,正是从那开始,使他跟现在的跟现在的老板皮尔森有了交往经历,最后成为了他的人。

当时卢福特正遇上了麻烦,正处在人生的低谷中,据他知道的,这件事情和外交部符腾堡大公国有关。

卢福特当时正好在皮尔森的影响范围,级别也低上一级。

一天晚上,回来述职的符腾堡公使皮尔森,竟然来到了卢福特的办公室,后来我得知。那是他从符腾堡回来索取人才和资源的一站,为的是能够带更多的人参与到符腾堡公国的外交巩固中,并且有意培养接手公使职位的人选。

不过就跟皮尔森后来跟他所说的那样,选人也要看忠诚度,他要离开符腾堡,但是符腾堡已经烙上了他的印记,是属于他皮尔森的地盘,在荷兰外交部内,不容别的对手,来掠夺这份属于他建立起来财富。

果然,成功的人没有任何的侥幸。

这一趟过后不久,他的上司卢福特很快就成为符腾堡公使,而他,却成为刚回来荷兰外交部红人的代理秘书。

他的工作,就是照顾这位原本只属于来访的大人物。

但是他刚开始并不知道卢福特跟皮尔森之间有所“交易”,是以心情不爽,工作上也不热衷。

而且他很快就发现,皮尔森这人就跟外交部早已经盛传的那样,是一个喜欢发号施令的浑蛋,这位前公使经常性的敞开洗手间大门,站在蹲位那里一边撒尿一遍工作。

年轻帅气的脸蛋,却是一个在工作室非常疯狂之人。

偏偏,工作狂一直以来就是阿尔杰.罗本所最不喜欢的。

看着他在办公室洗手间站着撒尿,嘴上还保持着工作报出了一连串的人名,皮尔森甚至直接对着他说:“罗本听着,按照我刚才口述的人名顺序,一次给那些人发电报,务必不能够出错。”

阿尔杰.罗本当时已经受够了这些天来的厌烦,他甚至选择性的忘记了老板卢福特叫他小心再小心的伺候皮尔森的警告和嘱托。

直接把名单留在了靠近洗手间的桌子上,直接离开了。

在半个小时的外交上头大人物碰头会后,而这时候皮尔森也是脸色难堪的看着他。

“我刚才叫谁帮我发电报了?”

当时年轻气盛的罗本当场就发飙,理直气壮的回答道:“我自己照顾一个老板已经很忙了,不想统同时伺候两个人”

卢福特原本已经站在皮尔森身后,还有些志满意得,现在一听就傻眼了,连忙给他向皮尔森找各种解释。

罗本清楚记得,卢福特好像讲了什么“他太累了,工作过度”

甚至一面道歉着还一把拉着他除了外交部大厦外面,陈述利害关系,当然了,也不否认卢福特这么做的私心也在内作祟,不过就跟卢福特跟他画饼充饥一样,皮尔森的地位,决定了跟着他,似乎在前途方面来讲,十分的机会难得,需要他去珍惜。

尽管自己倔强,但最后还是回到了皮尔森身边,不过令他意外的是,皮尔森却是好像没发生过不愉快一般,还是该叫他干嘛就叫他干嘛。

甚至还主动跟他说话。

“你要喝点什么?”皮尔森举着手中的的咖啡壶,走进他身边问道。

阿尔杰.罗本说受宠若惊的说了奶油和糖。

“是吗?我一般喝黑咖啡”皮尔森一边说,一边给罗本到了一杯。

“嗯,我过去也是像你一样的年轻人,充满了个性”皮尔森站得靠他很近,

“我知道一个人想干一番事业、自己做老板的时候,却又不得不给别人干活,那是什么滋味,你读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吗?”

罗本说哲学。

皮尔森没什么反应。“这一行赚钱很少,也是靠嘴巴吃饭,想升级的话,单单是哲学不符合专业的,外交需要严谨,而严谨的根据来源于对国家国际法律的认识,我在莱顿大学读的就是法律和政治,专业对口,所以,你可以在以后学习法律。”

阿尔杰.罗本不明白在自己恶了对方后,对方反而向父亲般的给他诚实有用的忠告。

罗本还清楚地记得自己的表现:一向不愿受到别人鸟气的自己,很主动的回到皮尔森的办公室,把地上的那些一张张名单在此建起来,并用了3个小时的时间,把顺序整理清楚并一个个打完电报,甚至,甚至自己干完后,还回来问这位待定的前公使,自己是不是还可以帮他干点什么。

就这样的,他和皮尔森正式的进入工作的关系,而经过几年的沉淀,他也懂得了这只是皮尔森玩政治的一种手法而已。

他不仅把一个冒犯他的人,变成了听他调遣的男仆,而且,阿尔杰.罗本现在看看自己的身份,可以自豪又略带讥讽的说,皮尔森把自己招募加养成了他手下的一员大将。

三年来的相处,阿尔杰.罗本对皮尔森了解的更多。

皮尔森的个人交往方式:在没有准备好弹药之前,绝对不要拿起枪炮。

他可以为了一件事情琢磨上几天几夜,仔细的研究任何能够想象到的风险。

能够说动别人的因素在内,一旦准备好了,那么,他就会装作刚好的遇见对方,对方根本上就不知道是什么击中了他,只要他使用这一招,罗本发现基本没有不被击中的。

他亲身经历过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今年一月刚被国王威廉四世派驻普鲁士这边的时候,普鲁士一家媒体《柏林日报》的记者。

这名记者被派来报道有关荷兰变换大使人选的焦点,因此来探听荷兰大使馆的诸多国际问题,反正能够问题写出来的话,足以压死一个人。

不过此人搞的是突袭到访,为的是让皮尔森这名荷兰外交界当红新星出丑。

可惜他错了,而且错得离谱,太低估了皮尔森的应变能力。

这名报社记者正在皮尔森的办公室外等候他,等皮尔森出现后,也表明了来意,想看皮尔森的丑态。

不过皮尔森却是直接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把他拉进了办公室内,并亲和加热情的道:“你来了,我一直都在找你。我想告诉你,你是我见过最了解这里情况的记者,如果不是我,荷兰和普鲁士绝对会因此而产生了巨大的损失,俾斯麦首相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在普鲁士那么快的就得心应手,甚至......”

罗本看着那记者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他也有些不可思议的,不知道皮尔森扯这些干什么,因为他记得,这记者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荷兰大使馆也是第一次跟这份报纸打交道啊。

皮尔森一边做着他的长篇大论,一边拿出一张白净的纸条,在上面认真的又涂又画,似乎很重要似的,过了片刻,在间歇期间,罗本被叫过去并把纸条交给了他。

于是罗本不明所以的拿着纸条走出了办公室,这才打开纸条一看,上面只有两句话:“我在跟谁在说话?赶紧帮我把他来的目的和用心背景给我送过来,快”

罗本惊呆了,竟然还能这样操作?

当罗本在一个小时后再次进去把纸条交给他后,皮尔森对这名记者的工作、他的记者生涯才华、以及他如今的工作进度都作出了一番出乎预料的赞扬,并对他作出就像当年对他那样的诚实忠告,罗本听后,突然间觉得,世界果然太惊奇了,这种人也有。

不管是当时还是以后的岁月里,皮尔森的成功秘密一次次的在他面前展现,但是却不是一般人能够学会的,他就像怀有一双珠宝商的眼睛,可以看穿别人的自我一样。

罗本从此臣服在其手下,三年来,受益匪浅。

半个小时过后,皮尔森终于从马车上下来,于是,在大使馆大门外守候多时的阿尔杰.罗本,迎上去,道:“皮尔森大使,俾斯麦和威廉一世正在柏林王宫等候您多时了,要不要现在进宫朝见他们?”

皮尔森不以为意的拍了拍罗本的肩膀,正当罗本以后皮尔森答应的时候,皮尔森却是直接向大门口内走去,独留下一句令他惊呆的话。

“既然等了半小时了,那么就让他们在等半小时又如何?先晾他们一凉吧,我要先进去吃点东西,垫下肚子先”

“虽然我知道不会顺利,但是这把东道主的国王和首相都撂倒一边,这好吗?”阿尔杰.罗本苦笑道,摇了摇头,快步的跟了上去。

(ps:为了给威廉四世抬高逼格,只能给他手下的人尽量往上提上一提,而皮尔森这个角色,就是用来辅助威廉四世升高地位用的,喜欢这个角色的,大家请投票支持!)

最新小说: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刘宋汉阙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大唐第一神童 娘亲害我守祭坛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