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威廉一世反受其辱(1 / 1)

“皮尔森先生,你来的似乎有些晚啊”

俾斯麦首相脸上的苦笑,和威廉一世满脸都布满不爽,都说明了,三人的见面一开始就不是愉快展开的。

上首威廉一世,西方以右为尊,俾斯麦坐在了右手上首。

而皮尔森被安排在了左边上首,等他坐下,侍从放下糕点和茶水后,就被威廉一世挥袖间,全部退出了这间国王专用办公接待室。

一般人面对着普鲁士额两大巨头,心早就不得安定了,更何况两人的表情透露着的怒火,随时都会暴起,这可不是好兆头啊。

不过皮尔森却是笑了笑,优雅的拿着茶杯抿了下,然后轻轻的放下,仿佛怕茶杯磕碰坏了一般。

俾斯麦不由的向威廉一世看去,见他厉色欲出,急忙向他摇了摇头。

片刻后,在品尝了普鲁士特产的点心后,皮尔森才脸上带着敬意的道:“其实,我来的这么晚,是因为刚刚帮了普鲁士一个大忙”

俾斯麦他见过,但是威廉一世这段时间以来,除了第一次送上国书的那一次以后,两人再也没见过。

皮尔森看向威廉一世,打量一番,觉得正是很难辨识度啊。

一张国字脸,相貌倒是堂堂正正,可是眼下,似乎因为夜晚使用煤油灯的原因,光线并不是很清楚,使得看着有些形销骨立的模样,脸色发白,眼圈发黑,一脸病态、憔悴。

据说这位威廉一世平时能吃能喝,很多人猜测能够再活个二三十年不成问题,但是如今这模样。皮尔森心思快速的活动起来。

看来,威廉一世和俾斯麦已经知悉普鲁士现在面临的困局。甚至随着荷兰在全球各地的掠夺行为,心中的欲望已经被拔高了,因此睡不着,心神俱疲了?

他不由的感叹财帛利益熏人心啊。

在收到这两位普鲁士的大佬的召见时,皮尔森快速的运转脑子,分析着两人的目的,根据这两个月在普鲁士的调查,他发现,普鲁士真是一个奇怪又神奇的国际,这里的人和事,都是难得令他好奇。

难怪威廉四世陛下在跟他的聊天时,特别叫他来到普鲁士后,结交的首位人物,就是俾斯麦,此人,在普鲁士,才是现在一言九鼎的之人,这从刚才威廉一世想要发怒,俾斯麦的动作落入他眼中,就可以知道个大概。

根据他的判断,这两人会在摊牌之前,逼迫他们荷兰作出目标的妥协,而今天这场的召见,只能够证明,普鲁士这两位柱石已经发现了普鲁士的不秒处境。

甚至,两人是不是已经做好了部分妥协,他也还无从确定。

皮尔森脸上笑容和善,但是一句“刚刚帮了普鲁士一个大忙”,却是令威廉一世一愣。

连旁边一直都保持着和善之色的俾斯麦,都有些惊愕了。

虽然说刚才威廉一世和俾斯麦在商议时,有谈过,普鲁士跟荷兰展开更过密切的合作,以此来增加普鲁士的各方面实力,特别是是现在荷兰明显不甘心作小国情况下,普鲁士可以利用荷兰人的野心,来完成普鲁士的一些不能够明着去做的事,比如说.....

不过虽然两人打定主意交好荷兰,可以说皮尔森将会是他们见面的时候将要设法拉拢的人物,本准备好一黑脸一白脸的唱法,可是现在却是一下子就被皮尔森的这句话给打得两人一懵,到时令两人之前准备用来晚这件事来刁难对方的计划,却是无法展开下去了。

主要皮尔森将会也太直接,未免太直白了。

威廉一世怒极反笑,冷笑道:

“哦,什么大忙,我倒是有些好奇,为什么普鲁士的困难,竟然需要由荷兰大使来帮忙?”

俾斯麦脸上也摆出了一贯的铁血冷酷之色,之前的笑容早已冰冻没了。

先前对皮尔森同行相见的相惜,现在却是因为对方对普鲁士若有若无的侮辱,令他在俾斯麦心中的印象直线下降。

“皮尔森大使说笑了”俾斯麦道:“不知道皮尔森大使这样说,可知道会影响道荷兰和普鲁士坚定的友谊的,特别是是刚刚签署的三国协定,普鲁士如果因为大使的祸从口出,最终令这份协定失效,对于皮尔森大使这位荷兰百年来最年轻的外交官来说,前途将会因此而斩断,倒也不是不可能啊”

听起来像替我着想,实则是在隐隐透露威胁之意!

皮尔森暗道一声厉害。

不过,好在他早有腹稿。

见威廉一世也是脸上不满冷笑。试图给他增加压力。

皮尔森俨然无惧,一脸大气凌然道:“个人前途算什么,荷兰伟大的盟友普鲁士国家安危才是最重要的,我个人非常希望普鲁士。环视周边诸国,普鲁士最合我的胃口,可惜我不是普鲁士人啊”

“你可以加入普鲁士啊,到时你我合作,相信欧洲到时可以任你我飞驰”俾斯麦邀请道。

“我也想啊,可惜我最后还是想了想,继续的为荷兰和普鲁士之间的国际友谊,作出更多的贡献,也是喜欢和帮助普鲁士的一种爱的奉献吧”

“那不知道皮尔森大使刚才所说的帮助我们一事,所谓何事?”威廉一世淡淡地问

“说了,自然是帮助普鲁士的好事了”皮尔森笑道。

威廉一世笑呵呵,但是声音却阴沉的道:

“皮尔森大使如此年轻,怕是才当上这个职位没多久,我见过和无数的各国大使打过交道,当年作为王子的时候,我也作为外交官一段时间。也算得上你的前辈,作为前辈,就提醒你一下,有时候,年轻有冲劲不错。

但是,要看对象是谁,普鲁士不是符腾堡公国,也不是萨克森大公国,普鲁士德意志邦联最强大的两个领头羊。

就算是你们荷兰的威廉四世,也不敢说干插手普鲁士的国际交往,更何况是你,提点你一下,看菜下饭,看能力做事,看实力做人,如果以为在符腾堡和萨克森可以为所欲为,在瑞典气氛良好自信暴增,就认为这份工作很好做,那么,对你来说,将会是一个错误的认知,真的,你可能错了,普鲁士不需要你的帮助”

威廉一世眼眸中满是嘲讽,笑话,堂堂一个欧洲第六大国,竟然被一个欧洲二流国家的大使认为可以插手普鲁士的国家大事,这是自信膨胀到了那种程度下,才诞生的了的。

27岁,一个小鬼而已,威廉一世不屑的望了一眼皮尔森。

不过跟他有些差别的是俾斯麦。因为只有他跟皮尔森打过交道,而且是那种外交官专业性的交锋,结下了打交道方式,两人对对方做事风格可是知之甚详,皮尔森刚才那样说,尽管让俾斯麦不满,但是,他不认为皮尔森会是个随口张来就造谣言之人。

不过,到底是什么事,竟然令对方如此心平气和的,不惧自己两人的威胁和试压呢?

“那可,未必!”

皮尔森微笑依旧,字字如钉,丝毫不畏惧的顶回去!

俾斯麦冷眼看着皮尔森。

皮尔森却坦然自若,毫不畏惧,甚至脸上带着微笑。

威廉一世脸上露出了些许的不耐烦。

见此,皮尔森知道气氛足够,是时候了!

于是脸上微笑一收,满脸不满严肃。

这变化快得令威廉一世两人差点以为自己之前是老年眼花,微笑从来没有在皮尔森脸上出现过。

只见他细细的道来:

“就在1月20日,奥地利皇帝弗兰茨.约瑟夫一世与沙皇亚历山大二世在圣彼得堡见面,两国宣布将会维护两国安定的协助,互不侵犯对方领土,同时也确认了两国将在克里米亚和威尼斯问题上,互相理解对方的核心问题,

很多人都在分析,这是不是两大国在问题差异的点上,寻求共同合作的道路,以此来为未来的同盟关系铺平道路。”

威廉一世色变,上个月的这次俄奥之间的会晤,确实拨动了普鲁士所有人的神经,就连威廉一世也是如此,甚至那两天弗兰茨.约瑟夫一世那个家伙竟然在圣彼得堡住了两天,搞得他那两天都失眠了,怕睡着后,睡醒时分,圣彼得堡会传来两国结盟的坏消息,搞得那两天他不听得咒骂弗兰茨约瑟夫一世,以此来令自己减缓紧张。

是以,深刻的记忆,却是挡也挡不住的露出难堪的回忆之色。

俾斯麦旁观者清,直到皮尔森这是攻心为上,威廉一世却是着了道了。

暗道了声厉害,于是假咳了两下,威廉一世醒悟过来,不满的看了两眼依旧严肃表情的皮尔森,这次他倒没有出口威胁皮尔森了。

一个没见过实力的大使,和一个令自己吃亏的大使,分量天差万别。同时,他也有些后悔了,刚才倒是忘记了俾斯麦一开始就提醒他注意此人的,可从见面到现在,他似乎一直都在暴躁中,没有静下心来。

突然,他抬起头,有些惊恐的望向俾斯麦,俾斯麦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威廉一世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皮尔森,这个年轻的不像话的荷兰大使,竟然从一开始就.....

俾斯麦望向皮尔森,越看越喜欢,那是一种同行越斗越心心相惜的尊重与情感。

不过,竟然敢让我们普鲁士国王丢脸,就算是我再对你看中,也要先敲打一番你才行,免得得意忘形了”

(ps:升到签约新书榜第4位)

最新小说: 娘亲害我守祭坛 刘宋汉阙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大唐第一神童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