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话、吃饭(1 / 1)

“别理他们。”祈老头伸手挡住祈宝儿的视线。

只恨自己没多生出两只手来遮住宝儿的耳朵,让她听了这些污言秽语。

其实田大丫这种在村里还算是骂得比较文明的,婆婆骂儿媳、亲奶骂孙女是裱子溅人这样话的都有。

“爷,他们吃的是什么?”和他们家的馍馍不一样。

祈老头告诉祈宝儿:“那是加糠的馍馍,镇上的糠一文钱就能买一斤,糠那东西轻,买个一麻袋也就一二十文钱,加点玉米面做成馍,顶饿还耐吃。”

糠这东西他们这边本来是没有的,盈州整个都在麒麟国偏北方向,雨水少,种稻产量过低,所以大家种的都是小麦和黄豆这些耐旱的作物。

已经追究不到是从什么时候起,粮商会从南方运来米糠售卖,乡下,至少祈老头知道的周围村里,有大部分的人一天两餐都离不开这玩艺儿。

田大丫家这种还是好的,起码还是加了玉米面,还有的人家馍馍就只是米糠加野菜,那才叫一个难以下咽。

“怎么是那色的?”草绿草绿的,米糠和玉米面都不是那色呀?

“米糠那东西糙,吃了不是就,,【不好排出来嘛】,,山上有种叫芥乎的草吃了容易腹泄,大家把那芥乎捣出汁加里面。”

祈老头叹了口气,乡里人穷啊,种粮的反而没粮吃,说的就是他们。

种地的人一年到头得守着地,农闲了也只个打个短工啥的挣不了几个钱。家里没钱又怎么行呢,只能粮一收就拿粮去换钱,自个再换最低廉的来吃。

你说就这样的东西,村里大部分的女娃都是一餐还只能吃半个甚至还有是两人分半个的,她们也得不停的跟着大家走路,有的还得边走路手里还不能停活。

想到村里的女娃们,祈老头没忍住紧了紧抱祈宝儿的手,他无比庆幸宝儿是生在他家,这要是也和那些女娃们一样……

不能想,不能想。

祈宝儿也沉默的搂紧了祈老头。

没有对比才不知自己原来这么的幸福,他们家至少就不吃这种粗粮,没有白面馒头和包子,但最起码馍馍里不会加糠。

她奶以前在家用的是麦麸磨后细的那部分,粗的奶以前家里有养猪时拿去喂猪,后来没养猪改养牛了,拿去喂牛。

不要问他们为什么吃得这么糙,这里产量低,品种少,就说她所熟悉的地瓜土豆这些,这里通通没有。

听她爷说,以前更惨呢,老百姓自己种的地,却到过年粮仓口袋都见了底,还是玉米被长公主从朱雀国引进来后,他们才能不至于饿肚子。

“爷。”祈宝儿小手精准的盖到祈老头嘴上,这是她这两天来练出的‘神技’。

以前的祈宝儿哪会去不在乎其它人的看法和想法,我行我素习惯了,看不顺眼可以,干一架先。

昨天下午她剥了个鸡蛋给大郞吃,巧的有个不认识的小姑娘当时离他们不远给看见,那个小姑娘一开始是眼带垂涎和羡慕,只一转眼再看,她看着大郞的眼神已经是怨毒。

祈宝儿不怕有人有恶意冲着她来,有本事淦掉她那是对方的本事,哪怕是用阴谋鬼计,她都觉得没啥,能使得起阴谋,那也是人有本事。

可这人竟然不恨她这个手里有吃的,反而是怨恨她大哥?

后来她把这事和她爷讲了,问她爷大哥是不是和人结了仇?

她爷和她说:因为她是村里的福娃娃,大家不会也不敢用恶意对她,怕遭来上天的惩罚。而且出发前他们还自己对外传了她有高人师傅这事,大家同样怕她的所谓高人师傅是不是会在暗中保护她。

所以,他们在自己饿极的情况下,看到别人能吃饱甚至是吃好,心里就有了怨恨,这股怨恨不敢冲着她去,那就只能冲着她善待的人去。

凭什么祈宝儿是你们妹妹?

凭什么祈宝儿有吃的会给你们?

而不是凭什么祈宝儿能有吃的。

从那时开始,祈宝儿没再公然的吃过东西,给家人开小灶也都是东西放掌心再一拍到对方嘴上,东西就进了对方嘴里了,神不知鬼不觉。

甜的,是饴糖。

祈老头含着冲祈宝儿笑笑,没有说话,免得让人看出来他在吃东西。

也没说不要啊什么的推托,宝儿做事从来不允许你推托,反而是来来去去的话多折腾下会引来别人的注意。

现在队伍里已经有好些人开始挨饿了,倒不是带的粮都吃完,而是以前干粮没吃完前实在是饿还可以啃几口顶一顶,现在不管饿不饿都只能撑到队伍停下。

村里没脸没皮的娘们不少,只宝儿一个人在吃东西没什么,福娃娃的威力至今还是没减,反而有逐渐上升的趋势,加之她现在还有个师傅在震慑着。

可要是他们家其它人也吃,那就有会人粘巴上来了。

就像早上,祈汉中媳妇葛婆子看到他媳妇在吃葛干【一种植物的劲部,晒干后里面有糖分】,抱着她孙子一起哭着就过来了。

他在族里辈份大,宝儿许多和她爹岁数差不多的都得叫她姑,祈汉中在时得叫他叔,葛婆子就算已经当了奶奶,他媳妇还是她婶。

小辈抱着更小的哭哭涕涕跟后头,他媳妇又是个脸皮薄的,这不,一口袋葛根全给了出去。

祈宝儿也往自己嘴里塞了颗饴糖,这种糖她以前是从来不吃的,现在也已经能吧唧得津津有味。

六郞看到走近的爷孙俩嘴都在动,转头跟旁边的四郞小声嘀咕,“四哥,妹妹和爷开小灶了。”

开小灶这词是祈宝儿无意间用过,一开始大家不明白什么意思,祈宝儿还不是个愿意主动解释的人,直等到全家都被开过小灶后,现在全家都已经是深刻的记住了这个词。

四郞舔了舔唇又咽了下口水,也是馋得不行,饭都要等全家到齐才能吃,他早饿了。

“乖,马上就能吃饭了。”

一个是最上面的爷,要孝顺,一个是最下面的妹妹,要疼,咱不贪吃啊。

田老太也一样端着个木盆招呼招呼爷孙俩,“就等你们了,不饿这是怎的?拖拉到现在。”

最新小说: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状元娘子飒又甜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娘子可能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