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 第34话、难民见难民

第34话、难民见难民(1 / 1)

大家嚼着草又往前走了两天。

这两天祈康安那头回来汇报了一次,还是那结果,没水。

这两天,他们的队伍是越来越安静。

祈宝儿记得她在网络上看到过这么一句话,思想有多无你就给我滚多远。

他们现在是思想能有多远它已经走了多远。

什么叫累到脑袋空白,什么叫累到连说话都费劲,他们这就是。

祈宝儿只要是想,她哪怕在队伍的前方,队伍最后方的说话声一样能听到。

平时她也不爱热闹,可人就是这么的欠,不爱热闹是一回事,被拘着不能看热闹更不能参加点热闹又是一回事。

她闷。

然后被爷圈在马上的她,就开始听队伍里到处的声音。

爷没有骗她,那晚田大丫骂人真是还属文明的,她听到好几场以爹娘为开头,祖宗十八代是过度,子孙后代全完蛋为结尾的骂战。

骂孙女骂儿媳什么裱子溅人的,这都是常态,只骂赔钱货的都算是文明人。

最逗的,当属杨老婆子和她的孙子孬仔。

杨老婆子对别人说话都挺正常,一对上孬仔,她就好像立马全身都长满了刺一样。

孬仔说:“奶,好在咱没娶隔壁村那姑娘,要不现在还得再拖一个,整不好还得拖一家。”

杨老婆子回:“瞅你长的那样,老么卡哧眼儿的,人是没看上你,你是干啥呀,这时候还掂着,就不能消停点。”

孬仔冤,“我没掂着啊,这不我连人名字都不记得了,就突然想到这事。”

“没掂着人,这都要饿死渴死了你还记得她?咋不掂着奶现在渴不渴饿不饿?”

“这不就突然想到了。”

“老娘信了你的邪,你麻利的给老娘滚一边儿去,再给我提那人我跟你急。”

“哦。”

“干啥去?”

“不是奶你让我滚?”

“我让你滚你就滚啊,车不推啦,咋啦,要撂挑子啊,你是不准备过了是吧?”

“不是,奶。”

“不是还不推车。”

再比方孬仔问:“奶,咱中午吃啥?”

“你是眼睛长在绽上了是吧,咱家多少东西你心里没数吗?咋呀,要不要奶身上切一片下来你炖一炖?”

这俩只要一吱声,都是这样类似的对话,俩还一个怼一个被怼得一整天都能停不下来。

祈宝儿昨天几乎全靠听着这对奶孙俩的叨叨打发时间,她觉得挺有意思,至少跟其它比它更能逗闷子。

但今天嘛,这俩也已经累得一早就没声儿了。

都不要提后面得人力推板车的,就他们自个老祈家,人全是没任何负担的走路,偶尔还能到马车上休息休息。

他们老祈家一样安静得只剩下了人累成狗的喘息声,和牛马蹄踩在地上的哒哒声,还有木制车轮碾压地面的声音。

三郞昨天脚上起了好几个泡还能哭两声,今天坐牛车前架上双眼发直。

这时一道有力的跑步声打破了队伍的宁静,呃,就打破了老祈家的宁静。

这两天‘没水’‘没水’的汇报,已经让大家从一开始看到他们的期待,到现在的逐渐麻木。

“太爷,有水,有水了,前面来水了。”祈富贵扬着手他以为他在吼,但其实他的声音就他自个能听到。

“啊?”祈老头眯着眼探头。

祈宝儿抬头看她爷,翻译:“爷,富贵说找着水了。”

“啥?”失望太多次,一时祈老头有些没反应过来。

祈宝儿又说了次,加大了音量,“爷,富贵说他们在前面找着水了。”

“真的?”

“真。”

“哎哟。”祈老头一拍大腿,转头朝后面大喊道:“大家都走快点啊,找着水了。”

又急着对后面一家的汉子喊,“快,传下去,传下去,找着水了,他们找着水了。”

后面汉子也一脸懵圈中,本能的把话先往后传,传了话后才反应过来,“太爷,找着水啦?”

就这么近,祈老头还是兴奋得没忍住用吼着回答,“找着了。”

“哎哟。”汉子裂出一口大板牙,颠了颠手上的手把,感觉浑身都有了劲。

一传十十传百,没会儿整支队伍都知道找着水的消息,醒来寂静的队伍像在平静水中倒入了一锅热油。

祈老头笑着对祈宝儿说:“闹轰轰的虽然吵人,还是这样显人气。”

这一天给静的,他心里老不得劲了。

不敢往后走不敢往后瞅,就怕看到一个个苦着脸强撑的样子会心软,更怕看到有人倒下。

祈宝儿将水囊往上递,她矮,手脚都短,和爷一起坐马上脑袋还只到爷的胸口,拿东西给爷只能手朝天举。

“爷喝水。”她没法共情到,喝水吧爷,咱一切都在水里。

前面有水吊着,队伍的行进速度都快了许多。

终于牟着那股劲又走了半天,在今晚时分他们来到了一个湖边。

看到了他们这么多天来第一次看到了其它难民。

人数还不少,湖边这一堆那一堆,还有些三三两两凑在一起。

祈老头还看到了熟人,那伙人人数没他们多,但同样也是一个村一起走的队伍。

他们隔壁的田家村。

两村大半部分的人都是亲戚,你家的姑娘嫁在他家,她家的儿子娶的他家姑娘。

祈老头带着祈宝儿到时,祈康安正和田里正一起坐在地上。

“难,太难了。”田里正苦着脸要哭不哭的。

“田叔,你说哪不难啊,现在是在哪都难。”祈康安蹲在他旁边还挺同情。

实在是田家村的人看上去太惨,衣服又脏又破就不提了,逃难的大部分这都样,他们是啥吃的都没,一停下来抓起地上的草就往嘴里塞。

土都不抖落清楚,说土更能顶饿。

“叔,这才多久,你们怎么都没吃的了?”堪堪五天呢,怎么会成这样,那后面可咋办?

“被抢了。”

“啥?抢?”都逃难呢,土匪不走啊?

“嗯,我们接到你四弟的通知,大家东西再归整下,天一亮就出发,出发没多久就碰到葛家屯的人,那里长葛瘤子就提议一起走,我想着人多更安全些,就一起走了。

一起走不到两天,葛家屯又说他们村汉子多,要我们交保护费,每家每户一天一斤粮,不给就不给一起走。

又走了两天,我们晚上一觉起来,什么都没了。”

最新小说: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娘子可能不是人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状元娘子飒又甜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