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 第39话、祈宝儿威信初立

第39话、祈宝儿威信初立(1 / 1)

装麻,不会可以学。

从此,别人就算是演员,也只是演戏时装装,她是整个人生都在装。

但其实无论遇着什么事,她内心永远都是稳得一匹,毫无波澜。

就说在她前世的最后时刻,那些人全撤退要拿她当阵眼时,她按理应该要愤怒要伤心,大义些的话得握起拳头高举,大喊一声‘我无悔’。

偏她就只感觉:哦,原来他们前阵子神神叨叨的,最后看她眼神也怪怪的,是这原因啊。

没了。

思想又跑远了,回来。

祈宝儿还是喜欢以前万事不上心的自己,不喜欢现在这样情绪像是心电图,动不动就给她来个波动。

于是没多看就晃悠走了,她惹不起来躲不起吗?

没想到还真躲不起,她转了一圈又碰着那小姑娘了,这回还知道了她的名字,村里和她一样有名的灾星田三妮。

呃,和她0娘同名,也和村里小部分的姑娘同名。

祈宝儿看到她时,田三妮正拎着个只有点底的大麻袋蹲在地上哭。明显孤立了她的大小姑娘们在远处神色各异的时不时看向她,有的幸灾乐祸,有的嫌弃,也有的带着同情和不忍。

祈宝儿又觉得有些堵心,本想直接越过走人,可那脚不知怎的就那么不听说给绕了过去。

也蹲到了田三妮身边。

“哭什么?”女儿也得当自强,哭顶个蛋用。

田三妮头埋在臂弯里哭,没发现面前蹲的人是她曾经觉得这辈子去触摸不到的神祗。

可能是难得有人愿意陪她说话,也可能是憋屈得太狠,毕竟只不过是个七岁的孩子。

田三妮边哭边把委屈全诉了出来,东一句西一句的,祈宝儿听了半天才大致听明白。

原来在祈老头说话时田三妮家其它人都没动,都舍不得浪费那力气,只派了田三妮去听,让她听了后回来学话。

田三妮也是饿到腿软,她是从离开家那一刻起再没吃过正经的粮,她早就是靠着路边的野草野菜活着。

回去的路上还跌了好几胶,这不就回得晚了,等把话给学完,他们家附近的路两旁已经哪哪都是人。

田三妮的奶奶葛阿婆抄起树枝就打,打完了丢给她一空麻袋,跟她说没拔一麻袋以后她就不准跟着他们家一起走。

这么前后一折腾下,田三妮拿着麻袋再去路边采野菜,已经没剩什么给她采了,他们可是有近千的人。

好不容易找着个小山坡,已经在上面的姑娘们又嫌她是灾星不让她跟大家一起。

现在回想,祈宝儿觉得她当时是犯了病,竟然让田三妮拿好麻袋跟她走,给她指了一大片的指腹草。

指腹草的叶子似如人的拇指,叶厚且圆,看过去像里面充满了水。

还是一味中药,全草入药,性凉、味甘淡微酸,有清热解毒功效,主湿热黄疸、淋病、泻痢、肺痈、肠痈、疮疖肿毒、蛇虫咬伤、水火烫伤、咽喉肿痛、口腔溃疡及湿疹、带状疱疹。

也是难得可以生草食用的中草药之一【作者君纯瞎扯】。

最是适合他们现在这缺水的情况下食,即能补水份,又能对喉咙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

这东西大家伙不认识,小山坡一侧是成片的石头堆,石头堆中密密麻麻长的全是。

祈宝儿在村里身份特殊,是全村姑娘们连羡慕都不止,而是仰望的存在,她的一举一动一向都被大家伙所注意。

这会子离得近,她的话更是被大家都听进耳里。

怀疑?

丝毫没有,人家是福娃娃,还有高人师傅。

于是祈宝儿带着田三妮去采指甲草时【田三妮采祈宝儿站一旁看】时,身后跟了一群人。

众人嘀嘀咕咕了一会儿后,推出了祈三爷家的曾孙女祈杏花做为代言人。

“宝儿姑姑,这里的指甲草我也能拔吗?”

“拔。”又不是她的。

小姑娘们拔了一袋的指甲草回去差点没一齐挨揍,不过都不傻,挨打前一刻全把祈宝儿推了出来。

村民们一听是祈宝儿说这草能吃,还有药用价值,不管是将信将疑,还是全然相信,倒都全给留下了。

之后重新上路,信的人饿了渴了没有迟疑的便拿出指腹草来吃。

没想到吃后喉咙痛的感觉迅速得到了缓解,连开始缺水起的便秘问题也解决了,祈宝儿注意到这两天来突然往路边跑的人变多了。

有些小媳妇吃着吃着,竟然觉得脸上的皮肤都滑嫩了不少。【哪那么神奇,心里作用】

这可是好东西。

于是,从此后但凡休息,祈宝儿的周围就会围上一群小孩,不只是姑娘,男娃都不少,因为祈宝儿每次总能给他们指出成片成片的指腹草。

大人们是不好意思,抹不开那脸去占个四岁小姑娘的便宜,否则场面还能再壮观些。

祈康安知道这事时,看着祈宝儿的眼神那叫一个一言难尽,他一点没有自家闺女流弊大发的自豪感,有也仅有‘我闺女到底是不是亲生’的问号。

这可真是亲闺女啊!!!???

有这好东西,你倒是在爹出发时吱一声啊,爹这一路瞅到的指腹草可不少,愣是避过它吃其它的,喉咙早肿了瞅到没?

叶三妮提着水过来,笑着朝孩子们喊:“大家都认识,都自己去找哈,宝儿该洗澡了。”

孩子们失望得不行,宝姑姑/宝姑奶/宝姑太奶运气好,走哪哪就有指腹草,他们自己找,经常是找一圈都瞅不着影。

但还是没一个啷啷的散开,都谨记家里的交待,不能惹宝姑姑/宝姑奶/宝姑太奶生气,那宝姑姑/宝姑奶/宝姑太奶的娘就更不能惹了。

祈康安有些不解的问叶三妮,“媳妇,你这是咋了?”

冲孩子们阴阳怪气什么?

叶三妮拎着水桶从父女俩面前经过,路过他们时瞪了眼祈康安肩膀上露出个脑袋的祈宝儿,‘哼’了声停都不带停的走人。

这下祈康安是真稀奇了,她媳妇竟然对平时当成心肝宝贝肉,他凶下就能跟他拼命的闺女哼哼?

他媳妇这是宝儿说的那啥更年期提前了?

最新小说: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状元娘子飒又甜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娘子可能不是人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