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 第53话、爷孙齐上阵【祝大家新的一年好运连连】

第53话、爷孙齐上阵【祝大家新的一年好运连连】(1 / 1)

那头祈康安怎么安排祈宝儿就不管了,她和爷/两人带着阿飘崽子已经摸到了城墙下面。

“爷,你确定?”仰头朝上看,祈宝儿小声的再再次确认。

爷,这一步走出去,可就没回头路了。

祈老头很肯定的重重一点头,同样小声的回:“嗯,确定。”

祈宝儿突然好想知道,,“爷,为什么?”

祈老头没有回答,只是笑得有些勉强的说:“上去吧。”

祈宝儿深深看了眼祈老头,一把拎住祈老头的衣领,“爹,松手。”

祈老头松了抱祈宝儿的手,祈宝儿一个提气,小短腿在城墙上无声的几个轻点,拎着祈老头一路朝上。

祈老头只感觉一个呼吸间,都来不及震惊害怕什么的,他已经脚又触到了实地。

他站在城墙上,他的乖乖站在他旁边的睥睨凹槽里,凸起的睥睨刚好乖乖的身高。

祈宝儿看了眼身旁,颇有那么一丢丢的尴尬。

这小身板也是没准了,谁特么把城墙上的睥睨建得这么高的?

祈老头非常敏0感的察觉着他家乖乖的不快,赶紧将人重新搂进怀里。

这么一二三过去,祈老头都忘了瞬间从城墙下到城墙上要震惊或是害怕下,蹲下身猫着腰朝着朝着塔楼位置摸去。

两人上来是在拐角的上方塔楼盲区位置,转弯处探头就能看到塔楼。

一老一少俩脑袋一个上一个下的探出来,哦吼,塔楼的门没关,不只没关还大敞开着。

从他们这看过去能看到门内不远是张大桌子,火光是从桌上的烛火映照出来,桌子只能看到半张,及桌旁椅子上一个男人正趴在桌子上。

也不知是阿飘崽子说的喝小酒喝醉了,还是睡着了。

“爷?”祈宝儿用气音又再再再次寻问。

祈老头狠狠一闭眼,咬着牙同样用气音回:“得杀,宝儿,让爷来,飘仔也说这些人手上都粘过血,咱们不杀他们,等他们缓过劲来,一准会来杀咱们。”

杀不杀人,对祈宝儿来说没多大差别,生命在她眼里也就那么回事。

因为她的眼里,死亡并不是结束,看看他们旁边她爷给起了名叫飘仔的阿飘崽子。

可她爷不一样,她爷不过是个虽然有着自个的算计,有着自个的私心,但他曾经一直是个奉公守法、陌生人一个临终委托几十年过去都还记在心里的人。

祈宝儿看了眼飘仔,而飘仔似乎是当鬼当久了脑子有些绣,没神采的双眼木枘的看着祈宝儿,完全不解其意。

好吧,她要求高了。

一个把自个生前名字都给忘了,连为啥非要留在三合镇这执念也给忘了的飘,她能指望啥?

“走,过去看看。”祈老头已经不给祈宝儿多想的时间,先一步的捏着脚朝塔楼挪去。

祈宝儿只能跟在他后面。

他们并没有带火把来,祈宝儿是没必要,祈老头是摸黑的环境反而能给他准备要做的事壮胆。

仅有个月光那昏暗的照明,就是飘仔都没注意到,祈宝儿的小胖手上,有着几片树叶。

祈老头小心翼翼的贴着墙边往前挪,他的动作略显拙笨,细看下双腿都在轻微的打着颤。

紧紧跟在他后面的祈宝儿就显得悠闲许多,甚至她还有闲心无声和飘仔说话。

她给爷和爹用灵力开了会儿灵眼,也就那么会儿,现在他爹是看不到飘仔的,她不用担心飘仔说话能打扰到她爷。

“仙家,老人家等下真能狠得下心吗?”看不出是那种人啊。

祈宝儿摇头,她不知道。

“其实老人家就算真下手也没啥,那些都是恶人,死有余辜。”

“仙家,我一直没看明白,老人家为什么要亲自动手做这事?”

飘仔很是不明白,干干净净了五十几年的人,为何这时要让自己手染鲜血?

当鬼多年,不该忘该忘的全忘了,只有地府的规则他记得劳劳的。

地府判定一魂是否有罪的第一条,就是身上是否沾有人命。

沾染即有罪,何况是这种亲自动手的。

老家人是仙家的亲爷爷,应该不会不知道这点,可他却偏偏要这么做。

如果这些话飘仔说出来,祈宝儿就会告诉他,地府判定一魂是否有罪,不是只看这个魂生前的过,也不只看他们生前的功,而是所有的功与过。

只是功记得慢,比如你救个人的功,不能抵你杀一个人的过。而杀一个人在现实生活中是犯罪,但在地府的规则里未必,如果这人是个恶人,你不只是无过还有功。

地府自有其规则,是阎王爷们都无权去更改的规则,不是1+1=2。

这时两人一魂已经来到了塔楼边,祈老头缓慢得跟电影慢镜头一样幽灵般的往门里探头,只露出双眼睛便停住。

他没看到的是,祈宝儿已经正大光明得十分嚣张的在他身后站在门口正中央。

眼神十分无语的正看着他。

里面的人要是精明,就她爷刚才那样,脑袋顶早被人削掉一块了。

里面的桌上倒没摆着酒菜,但塔楼内散着非常明显的酒味,在门口这闻着都有些熏人。

她爷这是紧张得嗅觉都失灵了?!

里面的情况比较容易让人的紧张度下降好几个百分点,这紧张感一降,祈老头全身的知觉也慢慢回来了,同样嗅到了浓重的酒味。

他转头想和祈宝儿说话,然后就对上一张无奈的小胖脸,“呃。。”

有那么点尴尬,他这是被乖乖鄙视了吗?

“爷,你还要……???”祈宝儿伸手切脖子,还来回切了好几下。

祈老头左看了看,右看了看,周围空空,他又探头往塔楼里看。

祈宝儿没阻止他也没吵他,只默默注视着他。

然后她看到祈老头猫着腰捏手捏脚的走了进去。

塔楼里的一角有些明显是近期的破损,掉了几个块头在地上,祈老头先去捡了块砖头,还在手上颠了颠。

突然百米冲刺的冲到桌边,左边一下右边一下,对着俩趴在桌上的脑袋就是俩板砖。

飘仔惊呼:“我去,来真的啊!”

最新小说: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状元娘子飒又甜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娘子可能不是人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