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 第75话、没得养大他们的胃(五更)

第75话、没得养大他们的胃(五更)(1 / 1)

祈老头看了眼哭得惨兮兮的三郞,冲祈康安使了个眼色。

祈康安勾唇露出个略带邪魅【诡异】的笑容:明白。

两人无声的信号接收完毕,祈老头像是依旧在生气的甩袖大步离开。

路过村里人时谁都没看,大家伙看他这样全是不自觉的给他赶忙让开路。

韩老太爷叹了口气伸手招自己孙子过来。

“记住啊,咱做人得讲个良心,你禄爷爷他们一家不该我们、不欠我们的,反而是我们所有人都欠着他们。”

说完,牵着孙子柱着拐棍回了隔壁的草屋。

老祈家有蔫巴等人帮忙,速度快的已经搭建了六间简易草屋,他们在这也不长留,搭草屋只是为了做吃食不遭后面难民的眼,还有就是女人们洗澡换衣服,所以给了祈老太爷一间和韩老太爷各一间。

赵寡妇可没韩老太爷说话这么含蓄,不知道冲谁的啐了一声骂道:

“丧了良心的东西,一路上没有禄大爷一家,没有宝姑姑一直保护着,你们还能活到现在?

想要吃肉自己不会去抓,满山跑的都是,又没人拦着,咋脸皮能厚成那样,竟然还上门去讨,都忘了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是吧?

该你们的还是欠你们的啊,向个四岁小姑娘讨野味,也不怕遭了雷劈。”

骂完,也牵着小孙女也转身离开。

一个暗指一个明骂,整得村民们不少都一头雾水。

知情的杨老婆子瞅着个方向带着嫌弃对旁边的妇人道:“宝儿刚才跟大郞几个兄弟们一起去打猎,村里的桂娃子几个看到也跟着去。

宝儿心善,打到野味后就给桂娃子几个分了一只,都没一人一只,一户给一只的解解馋。

桂娃子他们也不是不知事的孩子,回头就采了不少的蘑菇和黑木耳给宝儿家送去了,说来是桂娃子他们占了便宜,可也不是白拿的。

谁知道他们回来被,,,

喏,被那边给看到,安子他们在河边清理野味时,她抱着孙子哭着就过来了。”

抱着孙子哭着过来,这怎么听着这么熟悉?

大家伙再往杨老婆子下巴抬的方向看去,果然那边正搭草屋子的是祈汉中那一家人。

说到祈家村的极品,排第一是祈河家,这回没跟着大家一起走,他们家那晚连门都没有开过,太过极品不受村里人待见,也没人去特意敲门叫他们。

第二家就是祈汉中家。

祈汉中和祈老头同辈,比祈老头小一岁,已经在两年前去逝,家里现在是祈汉中媳妇何老婆子当家。

何老婆子这人吧,论现代来说就是朵老白莲,遇到什么事无论是她错还是别人错,都先眼掉几颗金豆子。

以前有祈汉中管着,她作也就自个家里作作,后来祈汉中病了管不动她,就开始作全村人,祈汉中一走,就更是。

经常抱着小孙子专门挑着饭点的去别人家里,进屋就掉泪,家里日子有多困难,她命有多苦,孩子饿得怎样怎样啦等等。

这人又很懂趁吉避凶,你看上回那些人并入田家村,她大儿媳也是田家村出来的姑娘,只是大儿子一家并了过去。

“这,这也太……”蔫巴媳妇葛大妞不会骂人,抱着儿子红着脸憋了半天也没憋出几个字。

杨老婆子好笑的将他们母子扯到自己身边,“我们做饭去,管他们做什么?”

他们是和韩老太爷挤一间木屋用,已经商量好了晚上大家各自出粮后一起做一起吃。

老祈家的其它人已经被祈康安不知怎么劝的,都该做什么做什么的散开。大家伙看没什么事了,他们自个事儿还一堆呢,也是全散开。

只是一个个瞅何老婆子家方向的目光都不怎么友善,有的路过还及为不待见的狠狠啐一口。

没会儿,老祈家又传来了道撕心裂肺的哭嚎声,这回是男娃,那哭的呀,声音都哑了的嚎。

唯一有破床单做门的简易草屋里,奶和孙女俩盘腿排排坐在地上,正一人半个苹果的吃着。

突然来这么一声,田老太的一口苹果差点没卡着喉咙。

“奶,甭管,三哥他该打。”小胖手忙起来给奶拍背。

熊孩子还没发家呢,已经开始要飘。

祈宝儿前面本是没有要分肉的想法,她知道人心永远是不知足的。

给了安身想要立命,给了立命想要发家,给了发家想要豪富,再给豪富就要权贵,成了权贵直盯帝位。

不能说所有人都会这样,但至少祈宝儿前世所认识的人里,许多许多都是这样的人。

这一路来,祈宝儿明里暗里不知道护过大家多少,三合镇救过人,进山后这些人为什么一条路下来在韩老太爷的孙子出事后再被碰到过一只毒蛇毒虫?是她驱赶的。

他们一开始是惧怕会被丢弃,感激他们一家的帮助,在三合镇得到粮后的感恩。

可时间一久就会习惯,习惯着她的保护,习惯着她家人指着方向带他们走,也许有一天,就会习惯到他们合该保护他们。

所以她不准备给肉,谁也不给,想吃自个凭自个本事,没得自个养大一个个的胃。

可她三哥呢,旁边小孩子们一吹一捧,好家伙,小脑袋高扬的那嘚瑟劲,刚到手的兔子转手就送了出去。

别瞅这事好像不大,可这毛病得改,除非她三哥这辈子都只当个没啥用的人,否则将来早晚得出事。

“该,个操心玩艺儿,不知柴米油盐贵的东西,苦日子又不是没过过,好日子都没来呢,就不记得自己姓什么了?”

田老太恨不得自己出去亲自上手。

琢磨着他们家也从来没出过这么不着调的人啊,怎么是平时看着最乖最懂事的一个先有了问题?

“宝啊,奶越想越不对,是不是有人在你三哥那说了什么啊?”

祈宝儿摇头,“指定不能,咱家都走最前面呢,三哥基本都和娘走在一起,娘不会教三哥犯蠢。”

自个孩子个个好,就是出了问题,那也是别人的错。

——这是普遍家长的想法。

最新小说: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状元娘子飒又甜 娘子可能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