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 第98话、寻粮(二更)求月票

第98话、寻粮(二更)求月票(1 / 1)

因为谈的是关乎所有一起走的人最重要的问题,所以决定跟着走的五十八户人都被叫了能做主的一起商量。

祈康福先发言:“蔫巴哥让其它人去近的村子,我和他一起骑马往偏的村子找,我们俩运气好,还真给我们找着个有粮的。”

祈康福颇为敬佩的朝着站祈康安身边的蔫巴竖起大拇指,蔫巴腼腆的笑着摆了摆手。

“粮指定不能是像三合镇那的好粮,那叫杨村的地方家家户户都存放着去年的玉米棒,,,”

钱老头不解,“咋去年的玉米棒还存着?”

“他们村不知道从哪听说要征兵,说是用粮可以抵人头,就家家户户都没卖全给存着,结果压根就没征兵的事,收粮的人又早都走了,他们可也愁着呢,已经一个个饭都要吃不起。

我们去问时,他们一听是要买粮,那里正一下就给哭喽,给的价就咱们自个以前,都少两成,一百斤脱了粒的只要一百文钱。

他们村有磨盘,要给咱都磨成玉米粉,咱要是买的是玉米粒,他们就收个帮磨成粉的工钱,咱要是直接买玉米粉,一百斤一百二十文,不过棒子不给咱。”

祈老头声音都急了的问:“有多少?”

这回是蔫巴回话:“我问了里正,他说全村加起来的估摸着得这个数。”

伸出一支食指晃了晃。

“一千斤?”

蔫巴咧着嘴一拍大腿,“我的禄叔,哪一千啊,是最少有一万斤的干玉米棒。”

“一万!!!”那最少得有三四千斤的玉米粒了。

“嗯哪,那村偏归偏,但地不老少,不信您问福子,进村的那路上左右两侧看不到头的都种满了玉米棒。”

这下是齐员外不解了,“粮这老多,为啥你们还说那穷得人饭都吃不起?”

祈康富瘪嘴,“齐叔,还是为啥啊,地太偏,种再多的粮还不是收粮的说是啥价就啥价。”

这都寻常百姓没法子的事,每年到各地收粮的人哪个是上头没点关系的,你嫌他给的价低人家还就不收了,只是他不收也没别人敢收或是愿意收,粮就只能堆自个手里。

可就是价收的低,老百姓也舍不得把存的粮自个吃,只盼着有人来收粮能手头余点钱出来。

齐员外还有啥子不明白的,叹息了声不再吱声了。

这些话祈老头没上心,活几十年的纯农民,这些哪还有啥可稀奇的。

瞅他们不吱声后又问蔫巴:“那些玉米确定咱能收着?”

不是他瞎寻思,北阳镇这显眼的要挣他们的钱,那叫杨村的地方有粮北阳镇的县丞会不知道?

祈康安一拍大腿,“爹,甭管其它人咋样,咱快一步的先去收,收到手里了谁还敢从咱这硬抢不成?

再说了,宝儿早上整了那一出,镇上现在大家伙都恨不得全巴着咱们,而且粮他们手头也没富余的,咱不是不向他们买,而是他们没有。”

他早上了解了下,要说北阳镇的镇民们过分,那的确是过分,难民的钱他们都往下刮。

可要说到恶,祈康安发现镇上的人并没到恶的地步,至少没有像他们在路过山里腹地那儿时,那群围住他们的难民们那样用冒绿光的眼神瞅他们。

这二十来天的逃难经历让祈康安成长得很快。

要换以前碰到这类事,他只会感叹声他们运气还算不错,甚至有可能真会觉得北阳镇还不错,这儿的人起码着良心还尚在。

可现在他明白,不过是战乱刚起不久,路过与来到北阳镇的人还不多而以。

据他早上所了解到的,他们是来北阳镇避难的第二拨大拨的难民。

第一拨人多的,挺巧合,正是他们出村后在路上碰到的富户,更巧合的是,那位富户他姓吴。

其它有经过的或是直接落户在周围村子里的,都是小股难民。

据他打听得知,人数最多的只十几人,且一个个瞅着就老惨,和他们进镇前在城门外看到的那些一样样。

若是来北阳镇像前面吴府的人和他们这样的人多了,县丞那些人挣大头,镇民们挣小头,时间一久,只能用‘挣’来挣难民们的钱,他们还能满足吗?

这些思绪过脑一绕,祈康安又说:“北阳镇一开始只说是让咱可以待十天,只过了一晚又说愿意落户的可以落户,我觉得我们不想留下的人还是尽早离开的好。”

这观点得到祈宝儿的一力赞成,她坐祈老头怀里举起爪爪发言:“我认同我爹的话,北阳镇咱不能久留。”

祈康安说的话,大家还是有其它想法,一路而来那个累的啊,好不容易有个地方能歇个脚,自然是希望能多喘息几天。

可小神人也说这话,众人就不得不顾忌了,北阳镇难不成不只是想多挣他们的钱,还有其它危险不成?

钱老头问:“宝儿,是不是咱们待久了会出事?”

田大嘴也急急问:“宝姑姑,是不是您早上出去发现了啥?”

“不是,不过咱们早走比迟走更安全就是。”

装富这事吧,一时能震住人,但时间一久,贪念这玩艺儿吧,它是会膨胀的。

可要不装富人,在北阳镇这个已经有些变了质的地方,又做任何事都会受到阻碍。

单说汉子们今天四处寻粮这事,如果不是他们中有所谓的富户在,就不可能只不到一天的时间让他们在镇上寻摸遍,更不可能/能随意出镇在各村中到处窜溜。

祈老头拍板:“安子,你和蔫巴一起带人连夜去杨村,有多少玉米咱都要,明天,最迟后天,咱就得走。”

“成。”

祈康安和蔫巴都立刻起来,点了三十几个汉子一起走,女人们也没闲着,得将板车清出来让他们带去运玉米。

没会儿屋内就只剩下了老祈家的人。

祈老头示意祈康福将门关上后才问祈宝儿:“乖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还是飘仔打听到什么了?

可再一瞅屋外的阳光,这时飘仔应该是出不来的。

祈宝儿反问道:“爷,咱没到北阳镇前有想到北阳镇是现在这个情况吗?”

没有是没有,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成算的,北阳镇对他们这些难民善意不了。

最新小说: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状元娘子飒又甜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娘子可能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