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 第101话、做让人不敢得罪的富户(五更)

第101话、做让人不敢得罪的富户(五更)(1 / 1)

最重要的是,他不想他们家的人进了镇后会被人驱赶,整不好他一个没瞅着还会被欺负,尤其是他的乖乖。

可要是口袋有点小钱,那就相反,该害怕的成了他们,镇民反而能放下心来,还能有心思寻摸着怎么挣他们的钱。

想挣他们的钱,自然态度就会好,得巴着捧着。

这就是祈老头进镇初的想法。

等发现整个北阳镇几乎都已团结起来一至对着难民的口袋时,才让祈老头发现自个这主意有些糟。

他们老祈家和老太爷家,不成了现成的肥羊让人家宰嘛。

第二天又发生了有人游说村民留下的事,这让祈老头心里贼特么的不得劲,他们两家牺牲这么大,得花出几十两安抚住镇民那是肯定的。

虽然他家钱来的有点那啥,他也正是为了钱来的有点那啥,这才藏着私心的想撒出点的为乖乖祈福积德。

可他终也是为了村民们好不是吗?

不过那股难受劲过去后,祈老头又惊喜的发现,这是好事,对他们家来说的大好事。

北阳镇想留难民下来,说明着北阳镇不会真正的太过为难他们这些难民,至少没激怒他们的情况下不会舞刀弄棍的伤人性命。

他们只表现出有点小钱,又没发现出有大财,‘无意’的透个‘底’什么的,估计县丞都会想赶他们走。

不过为防自个又做错决定,他还是颇有些不自信的去寻了祈宝儿。

至于说找几个儿子相商,别扯了,那都是棒槌,他做错了决定时就没一个站出来反驳过。

还是他的乖乖经常能给他一个醍醐灌顶。

果然,祈宝儿听了祈老头的担心后,没事儿人般的摆了摆手说:

“爷,富户有两种,一种是没啥背影的富户,一种是有雄厚背影,连一般官员都不敢得罪的富户,咱要做就做那让人觉得是第二种的。”

于是就有了田老太对厨娘阿婆的瞎扯,有了祈老头对衙头的睁眼说瞎话。

会不会被拆穿?

祈宝儿会回你俩字:呵呵。

这时又没电脑啥的,户籍虽然按规矩是会登记每个家庭都有几口人。

但一是在这儿/女子没人权,没特意到官府上户只是族里记个名儿这是常有的事。

二是一个地方的户籍归当地管,向上报也只是报上个整数。至今算来战乱起还没多久,整合户籍这事儿祈宝儿敢用脑袋保证,暂时绝对还没开始。

可不就他们说啥就是啥,只要自个不虚,装得像点。

至于说以后会被发现,继续呵呵。

等他们离开后,谁有那功夫再去查他们是个什么来历又真会往哪儿去?

对于那些想留下来的人,他们这么来一出也算是给大家伙有个撑腰的了。

祈宝儿不反对他们装富最最重要的一点,是北阳镇贫穷且暂时还没变成土匪县的特殊性,人一贫,底气就弱,哪怕是县丞。

所以只要他们表现得自个底气十足的,县丞一般就不会对他们过分,至少明面上不会。

若换个富的地方,呵呵,再用这招试试?

所以说,经验都是累积的。

下回要是再有类似的事,祈老头第一要排除的,绝对就是装富这一招,虽然也有利处,但太操心了,最关键的是,得破财。

下午又发生了一件事,让祈老头对留下的村民们的担心也跟着消失。

衙头带着群衙役和一个专管户籍的书史来到客栈,亲自督促办理祈家村两三百人留户的事。

衙头因为中午的一餐,和祈老头兄弟情很‘铁磁’,悄摸的把祈老头拉到一边说话。

“几百人指定是不能分在同一个地方的,他们不像老哥你和举人老爷,不能给留在镇上,只能被分到下面的村子里去,可哪个村能一下收两三百人啊,只能分开。”

祈老头从袖子里掏出张卷成一小坨的银票快速的塞进了衙头手里。

“劳烦老弟给大家伙好好安排下,都一个地方出来的,将来这儿安定了,我还有可能回来看他们呢。”

衙头乐得眼睛都眯成了条缝,这可是银票,至少十两起步呢。

立马拍着胸脯保证:“老哥放心,就咱俩这交情,你的乡亲就是我的乡亲。”

祈老头笑了笑,转头又看向那边已经户主去排了队登记的一张张熟悉面孔,又瞅向两个大通铺门口已经都准备好时刻能走的两大群人。

似有不舍的叹了口气。

衙头已经将银票收进了袖口袋内,见祈老头状似在难受,一起吃过饭,还收了人家大好处,算是真兄弟了。

于是没忍住安慰道:“人都有自个的道要走,老哥也别难受了,你瞅瞅这些人中娃儿那么多,他们要真再跟着你们走下去,还不得是你们的负担。”

顿了片刻,衙头又压着声只祈老头一人能听见的说道:“老哥你一家是去京城,一路上怎样先不说,真到了京城,你有亲戚在,举人老爷也不用愁,可其它人呢?

京城那地儿可不是随意就能落下户来的,哪怕是周边的村子,到时他们搞不得还会成为奴籍。

不如就这儿停下,老弟我也实话告诉老哥,咱县丞/人还是不错的,只是咱这穷,可有手有脚的,肯干又哪能没饭吃,至少身家清白不是。”

祈老头扯了扯嘴角没吱声。

衙头觉得他这老哥就是心眼太实诚,都这时候了,自个都前路茫茫呢,竟然还操心着乡亲们。

摸了下袖口袋里的小卷,衙头看祈老头的眼神都有些变化。他都有些佩服这人了,逃难路上哪不要用到钱啊,竟然为了不相干的人舍得费这银子。

等后来衙头发现祈老头给他的竟然是二十两的银票时,他对祈老头的佩服程度又加深了好几个百分点,他原以为是十两呢,那都已经是他一年半的月奉了。

“老哥放心,我尽量给他们安排得近点,隔壁村什么的几步路的事,互相也有照应。”

祈老头感激的连连道谢,此刻看他都顺眼了不少。

要说人这玩艺儿吧,你还真不能只凭着一眼两眼就将人品定性下来,就说眼前这衙头,一开始的城门一见,再听听他的那些话,妥妥的一反派。

但这时你再瞅他,人也似乎并没差到哪去。

最新小说: 状元娘子飒又甜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娘子可能不是人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