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 第107话、三个半生不熟的人(一更)求月票

第107话、三个半生不熟的人(一更)求月票(1 / 1)

可有了刚刚祈宝儿虎虎生风的一通拳展,尤其是家里有男娃在学的,观念转变那叫一个快,都觉得——得学!

这可是真本事,学会了将来安定下来后,有身手那可是在哪都不愁饭吃。

在这儿,应该说在任何一个时代,技艺都是宝,哪家有个一门技术不是自个家代代相传?

有的还只传男不传女,就是为防女儿嫁出去教了夫家把技术外传喽。

尤其是武,收徒还要挑个有没资质,顺不顺眼,会的人就更少。

这时代交通不便,出行全是哪哪都带着危险,有钱人就是去隔壁镇没带俩护卫都不太敢出发。

这不,会武的人就特别吃香,而且工钱还高,走到哪再不成去当个护卫,都比在地里刨食要强。

而且,在这里是是注重师如父,从祈宝儿站在一群娃儿们面前那一刻起,对于大家来说虽然没正儿八经的行过拜师礼,但祈宝儿已经是一群娃的师傅。

这师傅抽徒弟,不天经地义的事。

所以心疼归心疼,挨着吧,回来后爷/奶/爹/娘给你们揉揉。

也不知是不是抽娃子们没劲,祈宝儿抽着抽着抽到了汉子们那边,连她四叔都没幸免。

祈康泰小腿挨了一下才终于知道那些孩子为什么叫得那么惨,他原还以为是不想学的做戏呢。

那疼不是表面的疼,刺着骨的痛。

第一次学,祈宝儿只让大家练了一个时,然后回去自个扎马步去。

这是为了那些姑娘们。

踢个腿挥个拳就已经一个个全一副羞愤欲死的样儿,要再在大家伙面前扎马步,那姿势别说,冷不丁的瞅过去真有点像是在大号。

祈宝儿怀疑她要坚持她们在众人面前扎,会一起排着队跳进旁边的河里去。

她0娘说的对,这得慢慢来,不说远,就这未来逃难路上的时间都得两三个月甚至更长呢,足够他们慢慢改变。

“宝儿乖乖辛苦了。”

祈老头捧着水杯,又是给祈宝儿擦压根不存在的汗,又是手端着喂水,心疼得心脏直抽抽。

转头秒变黑脸的训站成一排蹲马步的一群,“你们几个臭小子,你们妹妹这么累的教你们,要不好好学,我打断你们的腿。”

这一群看过去还挺像那么回事,从高到低,最矮的是四郞,依次七六五郞,齐浩轩和风雨兄弟俩还有个李小军这四人卡中间,再过去是三郞二郞,然后乱入了个祈康泰,最高的大郞在最尾巴。

好家伙,老祈家一群娃子刚好身高都差那么点,依次过去瞅着正好一条斜线。

祈宝儿就着爷的手把杯里的水喝光,这是她的专用水杯,像白玉一样的石头雕磨出来的,老好看了,也不知她爹从哪寻摸来的。

“四哥站好。”

你承受力在哪我心里有数。

“四叔别晃。”

读书人更要练,她爹说考举人得待考场里九天呢,经常时间过半就会往外抬人,那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而身子太差撑不住的。

祈宝儿视线转到她大哥,嗯,她大哥不定非要读书啊,有这毅力,考个武状元也行。

大郞的姿势是所有人中最标准的一个,那身上的汗就跟下雨一样样。

蹲过马步的人都知道,刚开始蹲时那叫一个酸爽,姿势越标准越难受,只要几分钟你的灵魂都会叫嚣着要放弃,能坚持个半小时一小时的,那脚一准已经不是你自己的了。

其它人姿势不标准还乱动,就大郞,严肃着脸眼神刚毅直视前方,周围的声音全然影响不到他。

这份专注,这份毅力,,她喜欢。

十一岁,可以培养的哦。

突然,祈宝儿猛一转头看向他们来时的方向,脸色是祈老头从未看到过的凝重。

祈老头也不自觉跟着紧张起来,“乖乖,怎么了?”

“爷,让大家都躲起来。”祈宝儿丢下句话就飞身掠去,脚尖在树叶间轻踩着转眼便消失。

“乖乖,哎,宝儿,哎哟,这可咋办。”祈老头急啊。

转头又训儿子孙子,“没听到宝儿话,赶紧让大家东西收收先躲起来。”

娘嘞,是有人从北阳镇追过来了吗?

宝儿啊,你就瞅瞅啊,瞅一眼可得马上回来,别逞强,千万别逞强。

-

三个人,三个半生不熟的人。

站在树上的祈宝儿眉毛都打成了结,可真是麻烦要来它挡都挡不住。

“淦!”

飞身跃下,站在了路中间。

背上背着一个,手里拖着一个狂奔的辰一被吓了一大跳,丢了手里的一个就抽出了腰间的软剑。

“呼,小姑娘,是你啊。”

人好像看到熟人似的放松下来,可你能把手里的剑挪开不,剑尖怼着我的脖子,这让我很不爽。

“这是怎么了?”祈宝儿看看他背上的人,又瞅了瞅地上趴着的那位。

这仨伤得可真够重的,血腥味飘出几里远。

辰一并不完全相信她,可他自己也已是强弩之末,眼前的小姑娘他知道只一个人,可在他眼里却是有三个人影不断晃着。

说话时还三个一起出声,跟重奏似的,一大俩小重复着回响,震得他脑袋越发的发晕。

没得搏,只能赌。

“小姑娘,救……”

好家伙,话都说不全乎,就笔笔挺的朝前趴倒下去,加上他背后还有个人,两人的重量一起,‘轰’的一声,灰尘都扬起半米高。

祈宝儿别过头不忍再看,她都替他疼。

仨都晕了,这事给整的。

那次山中见着的几十个人都比现在的她强,结果就跑回来这仨,还全这副惨样。

不能管,她管不起。

祈宝儿转身走人。

生死有命,她是个早就看透了生死的人,不就仨陌生人死在她面前嘛,这算什么?

什么,他们有可能是朝廷的人?

那跟她什么关系,她就一还在逃难的难民。

什么,他们有可能是来对付宣王的?

那又跟她有什么关系,她从盈州出去远离宣王,不也一样没危险。

什么,他们也许是去了宣王制造药人的地方才变成这样?要是那些药人出来……

走着走着,她脚步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停住。

“淦!”

最新小说: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娘子可能不是人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状元娘子飒又甜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