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 第110话、突来灾祸(四更)求月票

第110话、突来灾祸(四更)求月票(1 / 1)

“爹,咱宝儿是这个。”祈康安竖着大拇指。

在家时,虽然一直都知道宝儿来历不凡,可也一直都没太明显的感觉。

除了运气好些,比别家的娃好看些外,祈宝儿在祈康安的眼中,和普通孩子没啥大差别。

是从逃难开始,祈宝儿才渐渐展露出她真正的不凡来。

四岁小儿一身神秘莫测的功夫,好吧,这可以往她有个神秘师傅上推。

可事事比大人想的更周全,敢闯敢拼胆子大得一哗,还有着常人所没有也不可能有的神奇能力,这些可不是有师傅就能给教会的。

不知不觉间,祈康安都已经将她当成了自个的后盾。

尤其是刚才展露的一手,那仨人他敢说,如果不是他的宝儿出手,没人能救。

就算有医术高明的神医能解他们的毒能治好他们的伤,可没那时间可以等。

那脸又黑又肿已经是毒入肺腑,个个身上还都有足以致命的伤。

他的宝儿,只有了不到五个时的时间,不只将他们从阎罗殿前给拉了回来,毒全解了,伤还治好了个七七八八。

祈康安自豪啊,这是他闺女。

好想冲着大山嚎叫一声。

这就是他祈康安的闺女!

祈老头没理傻大儿,探头朝里面看,小声问:“伤都给治齐整了?那他们醒了不就得怀疑咱宝儿?”

个傻子,光让高大夫父子俩保证有什么用?

那仨才是更该防的。

“爹你觉得儿子有那么蠢?”那可是他亲闺女。

弯腰到祈老头耳边小声说:“我那有以前打猎时弄的麻药,我让高大夫给抹他们伤口上了,药也都给高大夫了,以后每天减少药量,至少着十天半月的再让他们能起来,就是咱家人都得累些。”

不能动就需要人照顾着,这又赶路的,祈康安有些不好意思。

祈老头一听安了心,摆了摆手无所谓道:“这有啥,你弟他们什么脏活累活没做过。”

多大事儿。

-

君宸渊醒来时直感觉地都在动,全身脖子以下都没知觉,脑袋晕晕呼呼,还似乎有什么在将他抛上抛下。

他还活着?

紧接着一阵阵杂乱的声音像是从天边传进了他耳朵里。

“大郞,大郞你在哪?”

“爷,这呢,我在这?”

“四郞呢?”

“爹,四郞我背着。”

这时一道很近像雷般的声音响起,“爹,宝儿在不在你那?”

“在呢,宝儿在我这,七郞搁谁一起啊?”

“爷,我背着七郞呢。”

狂风侵袭着,刮过树丛中传来如狼嚎般的呼啸声,空中到处都是衣服、布袋这些在飞,一转眼还能看到不少的板车都在地上翻滚远走,甚至空中都有板车被卷起朝远而去。

大牛将两个孩子紧紧抱在怀里狂奔,“别怕,爹在。”

高大有一手媳妇一手爹紧紧拽着,“千万不要放手。”

孬仔这回一点不孬,一根粗绳一头捆在他0娘腰上一头在自己腰上。

孬仔娘喊:“儿啊,你自己跑,别管娘。”

孬仔头也不回:“要死咱们死一块。”

七斤把他爹和自己绑在了一起背在背上,同时一边手拉着娘,一边手拉着媳妇。

祈宝儿,祈宝儿正被祈老头抱着跑在老祈家中间,他们全家这回跑在了队伍的最后方。

她此刻紧抿着唇,张着双手顶着狂风,不要钱的灵力喷涌而出,一道无形的灵力墙为所有村民挡着狂风。

可大自然的力量,就是祈宝儿也一样无法与之对抗,她实力还是太低,灵力墙不足以挡住所有狂风,只能做到削弱,灵力墙内依旧有不小的风将人吹得踉踉跄跄。

渐渐的,祈宝儿脸色越来越白,鼻孔开始出现血丝。

祈老头看着前方还有几十米远的转拐处,急得大喊,“大家快啊,都快点。”

可咋快啊,已经全是用最快速度在跑,祈康安三兄弟背着仨伤病号,祈康泰背着四郞,大郞背着七郞,叶三妮背着三郞,李琴背着五郞,钱兰花背着六郞,钱老头抱着五郞,齐员外同样背着孙子,宋书明和祈悦一人抱着个孙子,田老太和钱母俩一人一手的拽着文秀跑。

不是老就是弱,要么负重。

何况他们家还是在队伍最后方,前面同样也是你拖他/他拽她。

几十米,以前只要几分钟的事儿,此刻他们都觉得这距离太长太长。

祈宝儿的双眼两道红色在缓缓流下,她咬紧了牙。

祈康安背着君宸渊就在她后面,君宸渊将这一幕看在了眼里。

小姑娘双手已经在微微颤抖,唇角有道血丝缓缓滑落,似流着血泪的双眼已经通红允血。

君宸渊听到抱着小姑娘的老汉在哭,听到了背着他的汉子从低泣到喊着‘宝儿,宝儿’的嚎啕大哭。

只一屏息,老祈家全家老老少少全是一片哭声。

他听到老汉边哭边不断朝前面吼,“你们倒是快啊。”

终于,第一个到拐弯的汉子拖着家人不管前面是什么情况的直接扑过去,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一个接着一个的村民进了能挡风的弯道中。

祈老头抱着祈宝儿是最后过来的,一过弯道,祈宝儿几乎是立刻软倒在祈老头怀中。

“乖乖。”

“宝儿。”

-

醒来的祈宝儿睁开眼眼前是一片黑,她的世界也是一片寂静。

这事儿,她熟。

前世她算是野路子,那些修真世族什么都是藏着掖着,甚至有的都不出世。

她虽然是被国家养大,可教她的老师也是个野路子,老师摸索出来的修炼方法并不适合她,所以她从开始修炼起就经常出岔子。

不是今天失个聪,就是明天失个明,要不然后天更狠的来个一躺半拉月。

直到后来她自个摸索出了适合自己的修炼方法,这才再没出现过这些麻烦。

这回自个的问题她心里也有数,当时吸收与释放灵气都超过了她身体所能承受的那个点,最为脆弱的眼睛和耳朵先遭了殃。

又不是永久受损,慢慢的它们自我就能恢复回来,所以祈宝儿很镇静。

只是她的这份镇定,在一家子围着她你问一句他问一句都得不到任何回应,一家子都吓疯球时,并没给大家带来任何安慰。

最新小说: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状元娘子飒又甜 娘子可能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