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 第115话、纯得不能再纯的难民

第115话、纯得不能再纯的难民(1 / 1)

两匹马并排的拖着仨伤患走,一辆上趴着君宸渊,一辆上吴昊远和辰一俩一个躺一个趴。

此板车非彼板车,祈家村的汉子们现砍了木柴再用腾条给绑紧,拿根绳子窜上直接木板在地上拖着走。

这仨全身都不动不了,但这问题明显并不妨碍吴昊远和辰一俩继续掐架。

吴昊远控诉:“你怎么能一路拖着我呢,本来我腿没受伤,可愣是被你拖了一路拖出一道道的伤来,还骨折了。”

辰一驳回:“当时那情况我不拖着你,就得丢下你。”

“那咱不是都后头早没追兵了,你是憨啊,不会弄个东西拉着我走?”

辰一木着脸不吱声,他看到爷伤成那样不是着急,身上带的药在打斗的时候又给掉了。

这不急着想找人救爷,又不能入住北阳镇,就想到了他们碰到了这群难民队伍。

他想着爷能那么和颜悦色对着的小姑娘,不说其它,至少人品上是能信得过的,而且他记得,这群难民队伍中有个大夫。

完全是死马当活马医,可那时已经是没有办法了。

至于吴昊远,那是顺带的,不就嗑了下腿,人还活着不是。

吴昊远越想越憋屈,想他堂堂威武将军,竟然被人给欺负成这样,小命都差点玩亡,说出去还能见人?

“咱这回丢脸可丢大发了,要那狗玩艺儿知道,铁定得放彩花庆祝。你说我回去,我爹是不是得笑话我?”

转头看到了祈宝儿,“咦,小姑娘,是你啊。”

祈宝儿和祈老头骑着马走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听到这话好奇怪的往他的方向‘看’了眼。

这人是不是有病病,啥叫是你啊?她不在老祈家队伍这又在哪?

走在风驰身侧的大郞看着吴昊远颇有些不忍的问:“你还好吧?”

太惨喽,脸都被刮得一道一道的,又黑又肿的时候还不明显,现在不黑不肿了,还是亲娘都认不出来。

吴昊远颇为无语的看着他,你说呢?请睁开你那双大眼睛仔细瞅清楚,我现在这样像是还好吗?

大郞问完自个先蔫,现在可谁都好不了,他们这仨病号起码着都不用自个走路呢。

“牛,牛,咱家的牛~”突然后头祈文方的曾孙祈富业大喊。

大郞一下激动的就往后跑,“哪?小业看到在哪?”

良珏媳妇怀里两岁的小娃娃高举着手指着右侧的林中,奶声奶气的说:“金叔叔,我家的牛会飞耶。”

大郞看过去顿时倒抽一口冷气,直呼好家伙,还真会飞哦。

在大树的五六米高处那挂着。

凉是指定凉透了,但怎么的也是肉吧,大郞吸溜了一声。

捂着儿子的双眼不让看,边轻声哄着人的良珏媳妇:“……”

大郞已经跑远,“爹,爹啊,咱们有头牛挂在那边树上呢,好像是老太爷家的。”

指定不是他们家的,没看到牛凉透,至少还能期望它们都还活着。

只是期望这玩艺儿吧,它就是用来被打破的。

祈康安带着汉子们去把牛尸体弄下来,一瞅,肚子被断掉的树叶整个贯穿到另一头的这只,可不就是他们家唯一的那头牛。

牛尸体被抬出来时,好几个女人都没忍住哭了。

牛可是农村人的命,就算不是自己的,看着牛惨死,她们心里也难受。

再从牛惨死联想到自己,当时要不是有宝姑姑/宝姑奶在,那么大的风,他们是不是也会像这牛一样?

后怕,越想越后怕。

祈老头拍板,“这天气也放不住,安子,你叫几个人辛苦着些,一路给抬着,咱寻个安全的地方,大家伙都吃上一口肉。”

“成。”

队伍继续朝前,后头没屠民的兵了,可又来了连皇上都管不了的狂风,都不用祈康安他们叫唤,一个个全铆着劲往前走。

哪是头,不知道。

只凭这股劲,现在还能走得动,咱就多走点路。

估计是他们这些人现在看过去实在是太惨,连老天都看不过去,已经懒得再折腾他们,一直到官道的大拐弯处,狂风都没有再袭来过。

拐过大弯又朝前走了一段,祈康安举高手朝后喊:“休息,就在这休息。”

干裂的唇因为嘴张太大顿时就沁出了血,不过他没感觉到痛,打开水囊咕嘟咕嘟猛灌了几口水,又叫上高大有和蔫巴几个去巡视队伍。

连着走了七个时,真正停都没停的七个时,汉子们都累到说话都费劲,老人女人和孩子们就更甭说了。

老祈家孩子多,但好在他们三匹马都在,能让孩子们换着在马上坐会儿。

大人就不成了,同样都只能两条腿的倒腾。

钱老头和齐员外俩后半段路俩只能互相搀扶着走,一停下来啥话也说不出,齐齐跌坐到地上动都不想动弹。

不只是他俩,眨个眼的功夫,地上瘫了一堆。

老祈家最惨的是李琴,走半道时扭到了脚,她又拧巴,强忍着没说,直到撑不住了才嚷嚷,叫了高大夫来一看,好家伙,猪蹄子了都。

李琴双手支着上半身瘫着,自个低头瞅自个猪蹄,“嫂子,我也没感觉多疼啊,咋能给肿成这样?”

左脚腕那比右脚腕足足大了两倍。

叶三妮也瘫旁边,累得手直打颤的打开水囊递给她,“我估摸着你是疼过劲了,你说你是不是傻,扭了脚就得说,咱们好歹还有马呢,孩子叫下来一个你上去,也不至于成现在这样。”

李琴扬着头边喝水边摇头,她才不坐马,坐不来那玩艺儿,一上去她就眼晕。

这时田老太走了过来小声问她俩:“咱家粮放谁那了?赶走的急,我一下给忘了。”

叶三妮把背后的大布包转到面前,拍了拍布包也同样小着声说:

“娘,您可真是给忘了,粮咱不是走前就给分喽,所有人背上都背着,您说这一路咱自个饿了自个吃,都没粮了,咱都甭再围一块的又是包子又是馒头的打眼。”

田老太想起来了,‘哦’了声也瘫坐在她们面前。先问了下李琴的脚,恨铁不成钢的又给她右腿来了一下。

“你说说你,脚扭了这事是能强撑的吗?这下好了,本来没这么严重,被你走了那么久,现在得富子一路背着你走。”

最新小说: 状元娘子飒又甜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娘子可能不是人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