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 第121话、打听消息

第121话、打听消息(1 / 1)

“我打探到的消息就这,只能银子过,他们这啥也不认只认银子。

我那同窗,鹤丰镇上还有亲戚呢,亲戚家侄子还在衙门做事,不顶用。”

“我再想想。”

祈老头甩开祈文方就往祈宝儿那跑,捞起祈宝儿避开人堆。

“乖乖啊,你那还有多少银子?”

祈宝儿想了想问道:“爷,你是想咱们先垫银子让村里人过去?那指定不够的,三六九的人再加三个受伤的,一人要五两呢爷。”

她手里倒是还有其它东西可以卖喽,可这城门外也没能买得起啊?

且,这时候财可千万不能露了白,咋大有叔打听到的消息是一人十两?她不信大有叔会瞎说,这里面有道道。

鹤丰镇比北阳镇可嚣张,且这周围的难民人也更多,杀人越货这事他们未必做不出来。

五两还只是入个城,镇都不给留,路过下赶紧滚蛋。

这都光明正大的抢了。

祈老头这回也蔫了,这可不就是不让过嘛,哪过个城要五两银子的,他们这样的老百姓一年一大家子都未必能存个五两呢。

这时那边大家伙也都知道五两过城费的事了,整支队伍都是一片的绝望,好些人都软倒在地已经没劲哭。

可真真是不给活路了,一点活路都不给了。

吴昊远垂在双侧的拳头紧握得青筋暴起,咬着牙一字一顿,“狗官,这些狗官。”

君宸渊冷沉着脸直视着城门方向,“你去想办法。”

吴昊远:“……??”

这边祈康安已经也来到爷孙俩身边,祈康安瞅着祈宝儿也问了和祈老头一样的问题。

“宝啊,你那还有银子不?”

祈老头:“三四百人呢,一人五两,你觉得乖乖那会有?”

祈宝儿:“……”

祈康安丧着脸一屁墩直接坐地上,“爹,您说这可咋整?咱倒是自个能过,可事它不能这么办。”

“要不咱从山上翻过去吧。”

祈老头啪就给了他后脑勺一下,“你瞅瞅这周围这么多难民,山上要是能过去,他们用得着都被拦在这?”

就你长了脑子?

田老太有些蹒跚的走了过来,母子不愧是母子,她也小声道:“老头子啊,要不咱进山吧?”

城进不去,她瞅着这城外也不能留啊,难民们看他们的眼神可都怪得很,尤其是看小媳妇和孩子们,就跟饿了十年八年终于看着个吃的一样。

她都不敢与其它人对视,心里真打鼓。

“你别急,我再想想办法。”

祈康安突然一个猛子站起来,迈步就往城门那边走。

祈老头还以为他要疯,赶紧吼他,“你做啥?”

“我去找那些衙役打听下,确定下消息,如果真必须是要靠着银子过,实在不成就咱家的银子都拿出来先垫上。”

话落,他人已经走出去老远。

祈老头没再叫他,这会儿他自个脑子也乱着没了主意。

“干什么?”

这边祈康安一靠近,衙役立刻抽出了刀都对着他,一个个都是凶着脸似乎他再靠近一步他们就会让他斩于刀下。

祈康安赔着笑指了指告示,“大人,小民想瞅瞅告示,眼神不太好,远喽看不清。”

说着,他右手摸了下左手的袖袋子。

什么叫袖袋子呢?

穷人家或是下人都是没有的,他们出门藏银子一般都是在衣服里面缝个兜,因为他们的双手跟永动机一样似乎永远都闲不下来,银子那么搁人的东西放袖子里的话,一容易掉,二也影响做活。

而上哪都有人服侍的贵主子与富人们,他们是在衣服的左袖内会缝个兜,装银子或是装更轻便的银票,这就是袖兜子。

所以在这儿,看一个人习惯的从哪个地方拿出银子来,就能看出这人的出身。

祈康安这动作,让一群衙役顿时看他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这是位有身份的主儿,至少是个有钱的。

立马有个衙役将刀收了回去走了出来,朝祈康安眼神示意了下,自个先走向了告示那。

祈康安先是朝其它衙役们笑着点了点头,这才紧跟了上去。

布告上的内容和祈文方回去说的差不多,不过最后有两条他没说,应该是那位姓汤的举人也没告诉他。

估计是觉得没必要说。

一条是十五岁之上四十五岁之下,经检查过确认身体健康的男子,可以免费进城,并且以后由官府提供吃住,将来还给找媳妇,他们生的孩子官府也帮着养。

入城费就得五两的官府会有这好事?

告示上告诉你,是有的——徭役。

且不是那种像他们以前那样去个一两个月就成的服役,而是终生的徭役。

签卖身契给官府那种。

这卖身契一签,那可就是世代为奴了。

第二种是参军,还是十五岁之上四十五岁之下健康的男子,而且参军比去做徭役福利那瞅着是天和地的差别,一家只要有一人参军,全家就能免费进镇,只要不在鹤丰镇逗留就成。

祈康安迅速的将一小绽银子塞衙役手里,“给兄弟们喝喝茶。”

衙役手感觉了下,手心里估摸着得有五两,立刻一直板着的严肃脸有了笑模样。

看在银子的份上,他小声提醒了句:“能交得起银子,就早些过去吧,在镇外不安全。”

说着话,他视线像是不经意般的朝着外头的难民们扫视了圈。

祈康安顿时心里一个咯噔,赶紧着的又塞了二两银过去,“大人,除了告示上所说的这些,就没别的法子能过去吗?大人,是这样,我们是一个族一起走,我这不能丢下大家不管。”

衙役看他这时还能这般重情微有些动容,都说见得多了人也就麻木了,关键是他们现在见的并不算多,还没到麻木的地步。

且鹤丰镇本也是个富镇,不是说这里面家家户户都富,而是里面的富户不少。

可这衙役就没见过遇着难了还能顾着自个族人的富户。

他舔了下唇更加小声的说了句话,祈康安都差点没听清。

他说的是:“你们得上面有能说得上话的熟人。”

说完就走了回去继续站岗,眼都没再往祈康安这瞅一眼。

最新小说: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娘子可能不是人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状元娘子飒又甜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