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 第124话、惊闻恶事

第124话、惊闻恶事(1 / 1)

半道上,祈康安边走边对汉子们说:“银子是从齐员外和钱叔那给借的,都我借,以后大家还我就成,我整着再还他们。”

汉子们听后全红了眼,安大爷/安大伯这,这,这,对他们实在是太好了,只说个救命之恩那都是轻的。

他们,他们,,,

一个汉子咚的就给跪下,哽咽的低吼道:“安大爷,宝姑姑,,,”

不知道该说此啥,说谢谢已经完全不够,说命是他们的这些话他们也早说过了,且感觉分量一点也不够。

祈康安被这突来的一下都给整懵了,眼瞅其它人也想有样学样,赶紧喊高大有和蔫巴,“你俩还不给拦住,我抱着宝儿呢。”

高大有和蔫巴自个都想也来这么一下呢,不过路上整这一出着实不好,要被人看见了还以为他们在做么,两人忙上去把其它人拦住,把地上那个也拉起来。

“正事儿要紧,感激就心里记着,咱别做忘恩负义的事儿就成。”

汉子抹着脸连连点头,“放心,指定不会。”

他们的命早是宝姑姑和安大伯的,命是人家的,哪有那资格还忘恩负义?

祈康安不想在这浪费时间整这些虚头八脑的扯犊子,没听那衙役说没多久时间就都收摊关店门了。

“大有,蔫巴,富贵,还有,,,”连点了几个人,“你们都带两个人一起,别走一块,咱散开镇上找找,主要就是寻摸吃的,粮铺这些是重点。

大有,你主要找铁匠铺,咱还是要想办法准备几口锅,没大锅小锅也成,路上总得要吃饭,实在不成瓦罐也行。

蔫巴,你找找有没卖牲口的地方,有卖牲口就有卖车厢那些,咱们买了粮得有家伙推,实在不成有板车也行。

富贵你们主要找布庄,有条件了咱不能后头都只一身衣裳,便宜的布咱们也要捡些买。”

高大有有意见,“安哥,药咱还是得买点。”

“成,我带宝儿主要找药店这些。”

祈康富惊叫:“啊,安大伯,宝姑姑,你们不跟我们一起啊?”

心顿时就虚了咋办?

“屁大的事整一群人做啥?都散开了,记住别惹事啊,咱就是路过下,寻点粮明天就走,可千万别花了老鼻子的银子才进的镇,然后又被人给赶出去。”

这么一说,大家伙哪还敢说啥啊,都恨不得自个现在压根没长嘴。

祈康安抱着闺女一马当先,他人高马大的腿也长,没会儿拐进一巷子消失在众人眼前。

祈宝儿笑弯了眼朝亲爹竖起大拇指:“爹,你是这个,越来越像个大将军了。”

“咳,啥将军啊,爹小兵都不是。”闺女这嘴咋这么老甜,他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搁了。

突然旁边的一个小门‘吱呀’一声打开,把父女俩都惊了一诧。

“哎哟,是你们啊,老哥,你这闺女可真俊。”原来正是那位给他们领过路的衙役。

这会穿着短打没穿衙役服的他,瞅过去都跟变了个人一样,不是长相,是那态度,没了刚刚的生人勿进,还挺热情。

你热情,祈康安能更热情,立马笑着迎了过来。

“好巧啊老弟,这不老哥听你的,就准备去镇里瞅瞅,看能不能寻点粮,再看看有没板车也整几辆,孩子老人太多,再让他们不停的走下去,我们受得了,他们不成。”

“是这理。”衙役和颜悦色的,对祈康安印象很好。

一是这人大方,一下午就他个人都挣了十来两银子,封城门以来的头一朝呢。

他才不管上头咋样,咋样都不如真拿到手里的实在。

二嘛,别人知道不知道他不晓得,他是在一次无意间知道了,原来吴师傅的亲爹竟然是镇北将军府的管家,因为得镇北将军的信任被放了奴籍,吴师爷这才能考了个秀才在他们这儿任师爷。

他没那志向想借着这事飞黄腾达什么的,再说了,出卖了吴师爷,除了多条人甚至是几十条人命外,又能有什么好处?

加官进爵?

呵呵。

有那命加官有那命享不?

宰相门前可是四品官,这些人认得吴管家的孙子,他们只要出了盈州,可就相当于巴上镇北将军府了。

整不好以后他还要求他们呢,运道这东西谁又能说得准?

“买粮我带你去吧,省得看你们是外地人乱叫价。”先交个好。

哎哟,有这好事!!!

祈康安紧了紧手里的闺女,他就说得抱着闺女一起,这不,好运气它不就来了。

“多谢,多谢。”

“别,老哥你都叫我声弟了,这点事也就顺便的事。”

“哪能顺便啊,咱心里明白,都明白,老弟你是好人。”

这直心实意的感谢,整得衙役都有些脸红,他其实是想再挣些跑路费的说。

赶紧转移话题,“老哥这一路不容易吧?”

“可不是不容易,太难了。还在准备几个孩子下半年读书的事呢,我小弟是童生,年底也要进考场,突然的就传来消息说打仗了,我们是连夜出逃啊。

一路艰难的到了三合镇那,好家伙,那里被一伙土匪给霸着,我们好不容易的过了三合镇,在山道中又碰着伙难民围着我们,要不是我们一族的人都团结,那一段路我们就得全搁那。”

衙役也跟着叹息了声,“你们是还好进来了,现在的难民可啥样的都有。”

他指了指祈康安他们进镇的方向。

“就你们在城外瞅着的那些难民,白天估计是顾着不是我们在外头站着,就是城墙上有人守着,他们还不会咋样。到了晚上……”

祈康安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晚上咋啦?”

衙役厌恶着脸,“听说过易子而饲吗?你看到过真正的食0人吗?”

“不,,,不会吧?”没到那地步啊,周围都是山呢,他们半道没吃的也都路边扯把草就过来了啊。

衙役给他一个‘你见识太少’的眼神,“会不会,我们可都是亲眼见到过的。”

祈康安没傻傻的问你们为啥不管,这事咋管,外头难民两三万人呢,鹤丰镇内的衙役才多少人?

衙役又问:“晓得为啥我们天天出去站班,天天都得拿张告示重新给粘上不?”

祈康安摇头。

“我们一进城,他们就给撕喽,骗后来来的人,说咱城门从来不开,反正真真假假的,哄着一个是一个。”

最新小说: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状元娘子飒又甜 娘子可能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