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 第146话、有河

第146话、有河(1 / 1)

转头想再瞧瞧她四哥,不曾想就看到她奶竟然还有力气在那训三婶。

“爷,奶咋了?”

她从来没看到奶生过这么大的气,听那骂人骂得难听的,还这么大方。

“你要不稀得我们老祈家,你就滚,用着你们钱家多少咱还,双倍的还成不?”

她奶可是一文钱都恨不得能给掰成四瓣来花,双倍啊,不说其它,钱家这回可是借出来二百两。

按说做公公的不说儿媳坏话,可这回祈老头也有些忍不住,颇为不悦道:

“你三婶做的那就不是事,咱家不缺水,给他们水也都是足足的,她竟然把四郞水囊里的水给倒六郞那去。”

水囊那是贴身挂着的救命玩艺儿,好歹在山道狂风那给保住了。

这一路缺水,田老太可都没缺着家里人,瓦罐还有多少水大家伙不知道,可每回停下田老太都和叶三妮一起给全家人的水囊装满了再走。

平时四郞的水囊都是空着拿来装,田老太也没多想,四郞身子不好,容易渴多喝水很正常,没想到是被钱兰花给倒一大半到六郞和祈康福那去了。

“她给先倒自个水囊里,哄着你三叔和六哥说是她去你奶那再拿,她倒是真再拿啊。”

祈老头气得手都在发抖,四郞差那么一点就没了,不,要不是有乖乖在,四郞已经没了。

这天下有这样的娘?

钱兰花被骂,钱老头和钱母俩这回啥都不敢说。

不只不说,他俩也都气着呢,钱老头要不是钱母拦着,能上手去抽人。

把老钱家的脸都丢尽了,他都不想认这闺女。

“四哥呢?”祈宝儿问。

她在老祈家的休息堆里咋没瞅着人?

“你二婶带走了,说要查查看有没有被欺负。”祈老头又好气又好笑, 他家这都娶回来的啥儿媳妇?

祈宝儿:“……”

应该不至于吧?

“爷, 晚上就这扎下休息吧, 应该不会有事了。”后头那些难民不能像他们一样的这么有精神头的走。

“嗯,休息,不休息不成, 后头倒下一片老头老太太。”

祈老头拍了拍银仔的背,“给银仔些吃的, 水给喝足喽, 这回要不是它, 你爷都不定还能瞅着你。”

时间回溯到和难民交战时。

祈宝儿一走,银仔得了令的背着背上的仨就往后跑, 没想到它那憨憨的外表加大块头也着了难民的眼,再看它背上只两老人和一妇人,就有不少人朝他们围了过来。

这么一大只, 那得多少肉!

杀只大狗, 可比对付人心里要没压力多了, 背上那仨更不是问题, 往旁一推他们自个都起不来。

是银仔亮出了它尖利的牙和爪,大嘴张开就能吓死个人, 一爪子挠过去直接把举着菜刀的一个难民拍飞得当场断了气。

立马就震住了围着他们的难民。

僵持中那头已经分出了胜负,难民们纷纷撤退的逃离,围着他们的难民们瞅着也赶紧都跟着一轰而散。

现在银仔对祈老头三人来说, 那可是条好狼,救过他们命的好狼, 得对他好,跟对家人一样样的那种好。

银仔也知道自个吓人, 回回休息都远离着村民们,很方便开小灶。

祈宝儿给它搬了一大盆的米团子, 再加同样一大盆的水。

祈老头拍着它的脑袋很愧疚,“知道你指定是喜欢吃肉,可咱现在就这条件,你委屈委屈啊,出了盈州,我天天整肉给你吃。”

呼噜呼噜猛喝水的银仔:“……”

出了盈州还用你整肉,我自个就能上山自个寻摸好不。

约两刻钟后,前头隐隐传来道飞奔的马蹄声,是祈康富和高大有俩去探路回来了。

老祈家有马,探路的事骑马自然更方便也更快,不过会骑马的就只老祈家的几人,这每每探路就得老祖家出个康字辈的去,良字辈的谁都不放心他们带人去。

于是就分成了两组换着来,要么祈康富带着高大有或是祈富贵,要么祈康福带着蔫巴或祈大牛。

祈康富离老远就哑着嗓子开喊:“前头有河,爹,前头有河。”

村民们一听全振奋了,有个汉子立马回喊:“真是河吗?天黑,富二爷你瞅清楚了没?”

这回回应的是高大有,“是河,河很宽,河水还很急,水足着呢,就是河边已经有人了。”

啊,有人啊?

他们现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一听着有人心里有些打怵,虽然前头和难民的对战算是他们赢了。

祈康富叫停了马, 咧着嘴笑着说:“河边那人不怕,都富户呢, 有马有牛有车,一个个穿得都挺好, 不用抢咱东西。”

祈老头一听放下了心,朝后喊:“甭这停了,咱再坚持下,去前面河边再休息。”

又喊自个家人,“有睡着的就给叫起来,立刻就走。”

“哎。”

果然是群富户,不只马车拉人牛车拉家当,还有好些个带着家伙的护卫。

人并不多,二百来人这样,还是十来户的分开在河边隔好远的驻着,明显都防着对方。

看到他们过来,那些人比他们还紧张,一个个护卫全将富户围中间的举着刀剑警惕的看着他们。

这还是祈康富前头已经和他们打过招呼呢。

祈康富这一路也成长了不少,至少会用脑子了,过去和他们说,碰到难民了,差点被抢,好些人都受了伤,这有河,正好修整下,给伤的人也能包扎包扎。

祈康安不想惹事,指挥着人往没人的下游方向去。

祈老头做主道:“还有先把瓦罐都空出来,药也要熬,受伤的得治伤,其它人尤其是孩子,也都要压压惊。”

他都一时没顾到这,还是高大夫想到给拽住他提醒的。

小孩子受了惊可不得了,要高热一个,他们现在啥啥都缺的,整不好就得出事。

人多做事就快,河边有石头有湿泥,灶很快就搭了起来,得烧水,伤的人可不能再凉水上身直接洗,要再发热更麻烦。

河边有林,砍些木柴支三角架再挂上瓦罐,药也很快就能熬上。

老祈家还拿出了米,全村都给那不能,供不起,但给老人和小孩熬些粥给缓下身子也算是一份心意。

最新小说: 状元娘子飒又甜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娘子可能不是人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