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原著中不存在的人(1 / 1)

宗维侠见说话的是个衣衫褴褛的青年,丝毫不以为意,伸手推出,要将他推在一旁,以便上前打死殷天正。

张无忌见他伸掌推到,便随手一掌拍出,呯的一响,宗维侠倒退三步,侍要站定,岂知对方这一掌雄浑无比,仍是立足不定,幸好他下盘功夫扎得坚实,但觉上身直往后仰,急忙右足在地下一点,纵身后跃,借势纵开丈余。落下地来时,这股掌势仍未消解,又踉踉跄跄的连退七八步,这才站定。

这么一来,他和张无忌之间已相隔三丈以上。他心中惊怒莫名,旁观众人却是大惑不解,都想:“宗维侠这老儿在闹什么玄虚,怎地又退又跃,跃了又退,大捣其鬼?”便是张无忌自己,也想不透自己这么轻轻拍出一掌,何以竟有如此威力。

宗维侠一呆之下,登时醒悟,向俞莲舟怒目而视,喝道:“大丈夫光明磊落,怎地暗箭伤人?”他料定是俞莲舟在暗中相助,多半还是武当诸侠一齐出手,否则单凭一人之力,不能有这么强猛的劲道。

俞莲舟给他说得莫名其妙,反瞪他一眼,暗道:“你装模作样, 想干什么?”

宗维侠大步上前, 指着张无忌喝道:“小子, 你是谁?”

张无忌道:“我叫曾阿牛。”

他一边说一边伸掌贴在殷天正背心灵台穴上,将内力源源输入。他的九阳真气浑厚之极,殷天正颤抖了几下, 便即睁开眼来,望着这少年, 颇感奇怪。张无忌向他微微一笑, 加紧输送内力。片刻之间, 殷天正胸口和丹田中闭塞之处已然畅通无阻,低声道:“多谢小友!”站起身来, 傲然道:“姓宗的,你崆峒派的七伤拳有什么了不起,我便接你三拳!”

宗维侠万没想到殷天正竟会又是神完气足的站起身来, 眼看这个现成便宜是不易捡的了, 忌惮他鹰爪擒拿功的厉害, 便道:“崆峒派的七伤拳既然没什么了不起, 你便接我三招七伤拳吧!”他盼殷天正不使擒拿手,单是拳掌相对, 比拼内力,那么自己以逸待劳,当可仗七伤拳的内劲取胜。

只听殷天正道:“别说三拳, 便接你三十拳却又怎地?”

张无忌知道殷天正虽比先前好了些,却万万不能运劲使力于是低声道:“殷老前辈, 待我来替你先接,晚辈不成时, 老前辈再行出马。”

殷天正已瞧出他内力深厚无比,自己便在绝无伤势之下, 也是万万不及,但想自己为教而死,理所当然,这青年不知有何干系,他本领再强,也决计敌不过对方败了一个又来一个、源源不绝的人手,到头来还不是和自己一样,重伤力竭,任人宰割,如此英才,何必白白的断送在光明顶上?当下问道:“小友是哪一位门下,似乎不是本教教徒,是吗?”

张无忌恭恭敬敬的躬身说道:“晚辈不属明教,不属天鹰教,但对老前辈心仪已久,今和前辈并肩抗敌,乃是份所应当。”

殷天正大奇,正想再问,宗维侠又踏上一步,大声道:“姓殷的,我第一拳来了。”

张无忌道:“殷老前辈说你不配跟他比拳,你先胜得过我,再跟他老人家动手不迟。”

眼见,张无忌站出来,姜离知道,接下来就是主角张无忌的装哔时刻了。

果然, 随后张无忌以一人之力战崆峒派、少林派,随后的华山派掌门鲜于通不仅败在张无忌手下,还被张无忌揭穿当年害死胡青牛之妹胡青羊以及暗杀同门师兄白垣的事情,令鲜于通身败名裂。

此后,张无忌又独斗华山二老和昆仑派何太冲、班淑娴四人联手。

在原著中, 张无忌因为不了解易经原理,故而起初不敌四人联手,后来在周芷若的暗中帮助下才战胜了四人。

如今,周芷若已经跟随姜离身边,再加上当年是姜离出手救下周芷若,虽然当时张无忌也在场,可是因为姜离的缘故,周芷若对张无忌已然没有原著中的那种情感了,所以理论上是不会在暗中相助了。

所以,姜离就想看看,接下来张无忌该如何战胜这四人。

当然,他也做好准备,若是张无忌不敌,那就由他来帮助他,以此继续刷好感度。

这时,张无忌在华山二老、何太冲、班淑娴四人的围攻下已然落入下风,面对双刀双剑组成了一片光幕,不知易经原理的他,只能依靠强劲的内力苦苦支撑。

就在姜离忍不住要出言将易经原理告知张无忌的时候,突然峨眉派中传出一道清脆的语声。

“师父,这正反两仪,招数虽多,终究不脱于太极化为阴阳两仪的道理。弟子看这四位前辈招数果然精妙,最厉害的似还在脚下步法的方位。”

姜离心头一跳,转头瞧去,只见峨眉派掌门灭绝师太身旁站着一名秀丽绝俗的青衫女子,这女子的容貌竟不输于周芷若,说话的正是这个女子。

这是什么人?为何她要帮助张无忌?还是说,这只是巧合,她并不是有意要帮助张无忌。

姜离有些懵了。

而灭绝师太不知道自己这位弟子是在刻意帮助张无忌,而是觉得自家弟子眼光甚是不错,于是赞道:“你眼光倒也不错,能瞧出前辈武功中的精要所在。”

那女子自言自语:“阳分太阳、少阴,阴分少阳、太阴,是为四象。太阳为乾兑,少阴为离震,少阳为巽坎,太阴为艮坤。乾南、坤北、离东、坎西、震东北、兑东南、巽西南、艮西北。自震至乾为顺,自巽至坤为逆。”

听到这里,姜离已然断定这个女子就是刻意要帮助张无忌了。

啥情况啊?

姜离搞不懂了,这女子与张无忌有什么关系吗?

想了想,姜离来到莫声谷旁边,低声问道:“七师叔,说话的这个女子是谁啊?”

莫声谷是武当七侠中年纪最小的,与姜离(宋青书)年纪相仿,所以二人关系相当不错。此时莫声谷听闻姜离询问,笑了笑,低声道:“青书啊,你不会是相中人家姑娘了吧?若是如此,我改日跟你爹说一声,让你爹去峨眉派提亲。”

“……”

姜离哭笑不得,说道:“七师叔,你就不要笑话我了,我就想知道她的身份来历。”

莫声谷却是不信,在他看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实属正常,不过也没有在揶揄姜离了,而是说道:“此女名叫袁子怡,是灭绝师太七年前收下的弟子,据说此女天资不凡,颇获灭绝师太的欢心,至于她来历嘛,我就不清楚了。”

“这样啊。”姜离微微点头,这些信息显然无法表明什么。

此时,那个叫袁子怡的女子还在提示张无忌,而且越来越明显了,只听她说道:“师父,弟子料想铁琴先生下一步便要抢往‘归妹’位了,不知对不对?”

灭绝师太尚未回答,班淑娴柳眉倒竖,喝道:“峨嵋派的小姑娘,这小子是你什么人,要你一再回护于他?你吃里扒外,我昆仑派可不是好惹的。”

袁子怡被她说破心事,满脸通红。

灭绝师太喝道:“子怡,别多问了,他昆仑派不是好惹的,你没听见吗?”这两句话虽然好似呵斥,但那语气,显是袒护徒儿。

而场中的张无忌在袁子怡的帮助下,这时基本上已然能够掌握主动权了。

果然,又斗了片刻之后,四人便被张无忌击败。

接下来,则跟原著一模一样,张无忌想要去给之前败于他的鲜于通解穴,不曾想何太冲、班淑娴试图偷袭张无忌,结果被张无忌避开,反而把鲜于通给当场杀了。

华山派与昆仑派登时决裂,只是碍于还同属联盟没有动手。

而如此一来,崆峒、少林、华山、昆仑皆败于张无忌之手,就剩下武当派和峨眉派了。

姜离记得在原著中,接下来就是灭绝师太出手。

最后,灭绝师太自然也不是张无忌的对手,不过在原著中张无忌最终却被周芷若用倚天剑所伤,所以他将目光放在了袁子怡身上,想看看,如今这个替代了原著中周芷若成为灭绝师太弟子的袁子怡是否也会如原著中一样以倚天剑伤了张无忌。

最新小说: 势不可挡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天价萌妻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都市医仙 望眼欲穿 我自地狱来 重生之心动 岂言不相思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