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何为大义?!(1 / 1)

就在袁子怡心下茫然之际,忽听得灭绝师太厉声喝道:“子怡,一剑将他杀了!”

当年袁子怡是同她的父母一同前往蝴蝶谷求救的,只可惜她的父母到了蝴蝶谷来不及得到救治便身亡,唯有袁子怡被张无忌救下。

因为蝴蝶谷不留外人的缘故,在袁子怡被治好之后,她就被胡青牛赶出蝴蝶谷。

当时的袁子怡不过十一二岁,这样年纪的小姑娘独自流落江湖,势必凶险万分,不过她运气不错,遇到了灭绝师太,灭绝师太虽然为人狠辣,当时知道袁子怡父母双亡独自流浪江湖后,便将她带回了峨眉山,并将她收为弟子。

袁子怡天资甚是聪颖,又自幼惨遭父母双亡的大变,刻苦学艺,进步神速,深得灭绝师太钟爱。这些年中,灭绝师太的一言一动,于她便如是天经地义一般,心中从未生过半点忤逆的念头,这时听到师父蓦地一声大喝,仓卒间无暇细想,顺手接过倚天剑, 手起剑出,便向张无忌胸口刺了过去。

张无忌却决计不信她竟会向自己下手, 全没闪避, 一瞬之间, 剑尖已抵胸口,他一惊之下, 待要躲让,却已不及。

袁子怡手腕发抖,心想:“难道我便刺死了他?”迷迷糊糊之中手腕微侧, 长剑略偏,嗤的一声轻响,倚天剑已从张无忌右胸透入。

袁子怡一声惊叫,拔出长剑, 只见剑尖殷红一片,张无忌右胸鲜血有如泉涌,四周惊呼之声大作。张无忌伸手按住伤口,身子摇晃, 脸上神色极是古怪, 似乎在问:“你真的要刺死我?”

袁子怡道:“我……我……”想过去察看他的伤口,但终究不敢, 掩面奔回。她这一剑竟然得手, 谁都不曾料到。

一名容貌绝色的少女从人群中冲了出来, 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张无忌。

张无忌倒在少女怀中,口中还说着:“你……你……你为什么要杀我……”这一剑幸好稍偏, 没刺中心脏, 但已重伤右边肺叶。他说了这几个字,肺中吸不进气, 剧烈咳嗽起来。

绝色少女眼泪夺眶而出,她慢慢地扶着张无忌坐好,然后朗声道:“谁有最好的金创药?”

姜离越众而出, 来到张无忌身前, 直接伸手撕开张无忌胸前衣服,只见伤口深及数寸, 忙将金创药敷上去, 可是鲜血涌出, 却将药粉都冲开了。

绝色少女面如土色, 急道:“怎么办?怎么办?”

姜离则不慌不忙地伸左手食指在张无忌伤口周围点了七处穴道,血流登时缓了。

随后,姜离再次给他敷药,并为其包扎。

绝色少女不住感谢,“谢谢公子、谢谢公子。”

姜离瞧向绝色少女,心知这少女便是小昭了,果然是人间绝色啊。

张无忌这时神智已略清醒,看着眼前的宋青书,脑中立时回忆起当年在武当山姜离照顾他的日子,如今又是他为自己包扎伤口,登时心头一暖,下意识道:“宋师……”说到一半,他猛然想起如今还不适合相认,立即改口,“宋兄,曾阿牛谢过援手。”

张无忌的神色姜离尽收眼底,笑了笑道:“无妨,举手之劳罢了。”

而张无忌这时候又站了起来,说到:“峨嵋、武当两派若有哪一位不服在下调处,可请出来较量。”他此言一出,众人无不骇然,眼见袁子怡这一剑刺得他如此厉害,竟然兀自挑战。

张无忌说完这话,猛然想起宋青书还在面前,顿时尴尬地朝他笑了笑,后者无所谓的耸耸肩。

灭绝师太闻言冷冷的道:“峨嵋派今日已然败落,你若不死,日后再行算帐。咱们瞧武当派的吧!六大派此行的成败,全仗武当派裁决。”

六大派围攻光明顶,崆峒、少林、华山、昆仑、峨嵋五派高手均已败在张无忌手下,只剩武当一派尚未跟他交过手。这时他身受重伤, 死多活少, 别说一流高手, 只须几个庸手上来纠缠一番, 他也就坚持不住了, 武当派任谁一位上前,自然都可以毫不费力的将他打死,就可照原来策划,诛灭明教。

只是向一个身负重伤之人出手,着实违背侠义二字,若是武当派出手自然会有损名声。

可是武当派若是不出手,按照灭绝师太这句话的意思,那就是六大派围攻明教之所以失败,就因为武当派。

所以说,灭绝师太此话当真是用心险恶。

这时,姜离感觉也差不多了,自己是时候出来刷一下存在感了。

只听姜离直接开口道:“我武当派不会向一名身受重伤之人出手。”

他这话一出,不仅其他五大派一愣,宋远桥、俞莲舟等武当派人也没想到姜离居然会这般直接开口。

毕竟按照灭绝师太的话来说,武当派不出手,那么六大派围剿明教失败的罪名便落在武当派头上了。

“青书,你胡说什么?!”宋远桥喝道。

姜离则朝宋远桥拱手一躬,道:“爹,师爷、您以及众师叔自小便教导我,我等正派之人需有侠义之心,行侠义之事,而今这般乘人之危,岂是侠义?”

灭绝师太冷笑道:“武当派当真是好侠义,岂知为大局而不拘泥于小节,围剿魔教是乃大义,是为大局,我等岂能为了自身小义,而有失大局。”

“是吗?所以按照师太的话来说,我等为了大局、为了大义,应不拘泥于小节,应舍小义而顾全大局,对吗?”姜离淡淡道。

灭绝师太不知姜离何意,但还是点头道:“不错。”

姜离嘴角一扬,道:“好!既然如此,那晚辈在此想向诸位前辈讨教一个问题。”说完,他扫了在场之人一眼。

众人不知他要说什么,都紧盯着他。

姜离继续道:“晚辈想讨教的问题是,个人仇怨与门派仇隙孰轻孰重?”

灭绝师太没有回话,反倒是空性神僧道:“自然是门派仇隙为重。”

“多谢大师指点。”姜离拱手道,然后又说道,“那晚辈再问,门派仇隙与国家大义,孰轻孰重?”

在场中不少人脸色都变了,他们猜到接下来姜离要说什么。

果然,姜离说完,马上就继续道:“晚辈以为,在国家大义面前,不论个人仇怨,还是门派仇隙皆为小节!”

“据晚辈所知,明教历来以抗元为己任,其志在于驱除鞑虏恢复中华,近年更有明教弟子朱元璋不断举义抗元,其更有檄文‘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立纲陈纪,救济斯民’,如此大义之事,我等却在此为小节拼死,岂不是自打脸面?”姜离说的掷地有声、铿锵有力,六大派中不少人都不禁低下头,而姜离还在继续道,“晚辈以为,我等为了小节在此打生打死,不如去与元军交战,此次六大派与明教作战,有多少大好男儿就此含恨,依我看来,将性命丢在这里,还不如在与元军作战的战场上马革裹尸!诸位我不知道,至少我——宋青书宁愿战死疆场,死在驱除鞑虏的路上,也不愿在此与立志于恢复中华的好汉拼杀。”

姜离说完,明教众人群情激愤,不少教众更是眼含热泪。明教因为身处中华偏远之地,不得中原门派所了解,反倒被诸多门派误解,而今终于有人为他们说话了。

最新小说: 夫人跟老爷的小妾跑了 新婚 震惊全球:从乡村教师开始 徐岁宁洛之鹤 来自未来的巨星 异世奸商(全) 敬山水 开局神级娱乐系统 阴魂 好莱坞绘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