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龙爪手VS龙爪手(1 / 1)

空性踏上几步,右手向姜离头顶抓将下来,这一抓自腕至指,伸得笔直,劲道凌厉已极。

宋远桥、俞莲舟等人虽然知道这几年姜离武艺精进甚是不俗,张三丰甚至都将太极拳、剑传授于他,可他们从未见过姜离与人动手,所以此时姜离应对空性, 难免有些担心。

“大师兄,没事的,青书他得师父真传,又在江湖中历练了那么多年,接空性神僧三招应当是没有问题的。”俞莲舟低声道。

莫声谷也跟着道:“不错,青书这小子天赋极佳, 我曾听师父说,他的天赋比师父他老人家还好呢。”

这边几人说话之际, 姜离已经与空性对上,只见他身形一侧,轻飘飘地避开空性这一抓,而空性一抓一抓不中,次抓随至,左手虚探,右手挟着一股劲风,直拿张无忌左肩缺盆穴,正是一招拿云式。

只见姜离竟也是左手虚探,右手直拿对方缺盆穴。两人所使招式一模一样,竟无半点分别,但姜离后发先至,却在一刹那的相差之间占了先着。

原来之前,姜离目睹了空性与张无忌之间的战斗,他的【天人】天赋,让他几乎什么武功都是一看即会,一会即精,而且他如今经过这么多年的内功修行, 再加上《吸星大法》的运用,其内力早已经达到当世顶尖,恐怕也只有张三丰和张无忌才能够与之比肩了。所以施展出龙爪手来,其威力更强于空性。

空性的手指离姜离肩头尚有两寸,姜离五根手指已抓到了空性的缺盆穴上。空性只觉穴道上一麻,右手力道全失。

而姜离手指却不使劲,随即缩回。空性一呆,双手齐出,使一招抢珠式,拿向姜离左右太阳穴。姜离仍是后发先至,两手探出,又是抢先一步,拿到了空性的双太阳穴。这太阳穴何等重要,在内家高手比武之际,触手立毙,无挽救的余地。但姜离手指在他双太阳穴上轻轻一拂,便即圈转,变为龙爪手中的第十七招捞月式,虚拿空性后脑风府穴。

空性被他拂中双太阳穴时已是一呆,待见他使出捞月式,更是惊讶之极,立即向后跃开半丈,喝道:“你……你怎地偷学到我少林派的龙爪手?”

“天下武学殊途同归,强分派别,乃是人为,这路龙爪手的擒拿功夫也未必是贵派所独有,大师怎就诬蔑我偷师贵派呢?”姜离淡淡道。

空性低头沉思,一时想不通其中道理,说到这龙爪手上的造诣。便是师兄空闻、空智,甚至当年空见师兄,也均及自己不上,何以对方一武当晚辈接连两招,都能后发先至,而且出招的手法劲力、方向部位,更是稳迅兼备,便如有数十年苦练之功一般?他呆呆不语,广场上千余人的目光一齐凝注在他脸上。适才两人动手过招,倏忽两下,便即分开,除了第一流高手之外,余人都没瞧出谁胜谁败,只是眼见姜离行若无事,空性却皱起眉头苦苦思索,显然优劣已判。

武当派这边,宋远桥、俞莲舟等人也瞧出方才姜离使用的是少林龙爪手,均是大惑不解。

虽说当年张三丰也是出自少林,可是并未习得龙爪手,倒是有虎爪手以及俞莲舟自创的十二招虎爪绝户手。

不过,虽然疑惑于姜离怎么会龙爪手,但却也瞧出姜离更胜空性一筹,登时放下心来。

俞莲舟更是感叹道:“啧啧啧,青书这小子这些年不显山不露水,武艺竟到了这般境界。”说着,转而对宋远桥道,“大师兄,你后继有人啦。”

莫声谷也跟着道:“是啊,而且不仅是大师兄后继有人,咱们武当派也是后继有人了。”

几位师兄弟亲如兄弟,眼见自家侄儿如此优秀,均非常欣喜,纷纷将姜离当做武当派的未来,丝毫没有嫉妒之心。

这边,按照约定三招已过,空性应该退下了。

可是,空性却突然间大喝一声,纵身而上,双手犹如狂风骤雨,捕风式、捉影式、抚琴式、鼓瑟式、批亢式……等龙爪手的招式源源不断的疾攻而出。

面对这般情况,姜离神定气闲,依式而为,同样的打回去,且招招后发而先至。

空性神僧的龙爪手绵绵不绝,快捷无比,哪知他快姜离更快,每一招都占了先手。空性每出一招,便被逼得倒退一步,退到第七步时,抱残式和守缺式稳凝如山般使出来。这两式是龙爪手中最后第三十五、三十六式的招数,一瞥之下,似乎其中破绽百出,施招者手忙脚乱,竭力招架,其实这两招似守实攻,大巧若拙,每一处破绽中都隐伏着厉害无比的陷阱。龙爪手本来走的是刚猛路子,但到了最后两式时,刚猛中暗藏阴柔,已到了返璞还真、炉火纯青的境界。姜离一声清啸,踏步而上,抱残守缺两招虚式一带,突然化作一招拿云式,中宫直攻而入。

空性大喜,暗想:终于你着了我道儿。

眼见姜离一条右臂已陷入重围,再也不能全身而退,当下双掌回击,陡然圈转,呼的一响,往他臂弯上击了下去。空性是有道高僧,见对方先前数招中明明已抓到自己重穴,都是有意缩手相让,因此这一招便也没下杀手,只求将他右臂震断便算。岂知双掌掌缘刚和姜离右臂相触,突觉一股柔和而厚重的劲力从他臂上发出,挡住了自己双掌下击。

便在此时,姜离右手五指也已虚按在空性胸口膻中穴的周遭。

在这一瞬之间,空性心中登时万念俱灰,只觉数十年来苦练武功、称雄江湖,全成一场幻梦,点了点头,缓缓说道:“宋少侠果真是少年英才比老衲高明得多了,而老衲原本约定三招,如今却自食其言,实在无颜在世。”

说着,左手猛然扣住自己的咽喉,一施劲力,正要自杀,突觉左腕上一麻,劲道全然使不出来,正是姜离的手指在他手腕穴道上轻轻拂过。只听他朗声说道:“晚辈以少林派的龙爪手胜了大师,于少林威名有何妨碍?晚辈若非以少林绝艺和大师对敌,天下再无第二门功夫,能占得大师半点上风,至于说三招之约,我等皆是习武之人,武艺切磋,自是情难自禁,是否食言有何意义?”

空性在一时愤激之中,原想自杀,听他如此说,但觉对方言语行事,处处对本门十分回护,颇有宗师之风范,若非如此,少林派千百年来的威名,可说在自己手中损折殆尽,自己岂非成了少林一派的大罪人?言念及此,不由得对姜离大是感激,眼中泪光莹莹,合十说道:“宋少侠仁义过人,老衲既感且佩。”

姜离深深一揖,说道:“晚辈犯上不敬,还须请大师恕罪。”

空性微微一笑,说道:“这龙爪手到了宋少侠手中,竟然能有如此威力,老衲以前做梦也料想不到,日后有暇,还望驾临敝寺,老衲要一尽地主之谊,多多请教。”本来武林中人说到请教两字,往往含有挑战之义,但空性语意诚恳,确是佩服对方武术,自愧不如,有意求教。

姜离忙道:“不敢,不敢。少林派武功博大精深,晚辈年幼浅学,深盼他日得有机缘求大师指点。”他这般言语,自然是自谦,给足少林派和空性的面子。

如今胜负明朗,空性退了回去,少林这边的首领空智此时也瞧出姜离武功卓绝,似乎不弱于此前的曾阿牛,而且又有此前那一番国家大义的言论,当即说道:“宋少侠武功卓绝老衲佩服,而今我少林派也就此罢手。”

“多谢大师。”姜离道,然后转而对其他人道:“敢问哪位还欲对明教出手,青书在此等候赐教。”

余下四派,华山派掌门鲜于通都丧命了自然不会再出来,昆仑派的何太冲和班淑娴也没了动静,崆峒派的几老之前皆败于张无忌亦是不敢多言,唯有峨眉派的灭绝师太咬牙切齿跃跃欲试。

可就在这时,反而是武当派就跳出一个人来。

“青书,我知道你是为国家大义而护佑明教,可是那杨逍和我仇深似海,我非杀他不可,你让开罢!”

说话之人,正是武当六侠殷梨亭,而他与杨逍的仇恨,姜离自然知道,他的未婚妻纪晓芙和杨逍在一起,还生了女儿,某种意义上就是一顶天大的绿帽,只是殷梨亭还不知道,只以为纪晓芙被杨逍所杀。

最新小说: 敬山水 反正我是超能力者剧本 阴魂 女将军凭剑爆红娱乐圈 新婚 夫人跟老爷的小妾跑了 七零海岛日常 她们才是主角 好莱坞绘制 早安!三国打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