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收获颇丰】(1 / 1)

“林工,阳哥,你们不是和老周他们几家关系都挺好么,能不能帮我牵下线”陈洋边说边指着荣岳修理厂四周另外几家修理厂。

林志远则稍微愣了愣神,然后直接摇头笑了。

他是真没想到陈洋打了这样一个算盘。

不得不说,这小子的确具备着做生意的基本素质,脑袋瓜子灵活,小心思贼多。

“你呀,厉害”就连张朝阳也忍不住竖起大拇指。

他们两个真要是能把周遭几家修理厂账务都给陈洋争取到,那对后者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收获。

而与之相比,陈洋仅仅付出了一个“送票”的代价,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我也是没办法,公司刚开,急需业务量,老周他们几家我倒是都认识,可人微言轻,我在他们那里说话的份量明显比不上你们两个,他们几个修理厂同样有着账务需求,现在好像也没有雇到会计,只要你们两个去说,愿意帮忙,基本上应该没什么问题”

陈洋双手合十,顺带着就是递烟。

没办法。

在你没有强大能力之前,别说是递烟说好话这种事了,就是端茶倒水也是应当的。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在现实生活中,这句话同样适用于生意场上,可不只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种地。

“你小子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们两个还能不帮忙吗”说罢,林志远就和张朝阳一同起身,打算和陈洋一家一家去说。

正如陈洋所说的那样,他们两个亲自出马,周围那几家修理厂应该不会不给面子。

明面上看,大家平时好像是竞争对手,可之间的互相合作往往更多,更像是抱团取暖。

今天你修理厂缺个配件,那直接来我修理厂拿,明天你生意不好,几天都没开张,那我这边介绍个客户给你。

总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争锋相对和残酷。

荣岳修理厂是附近最大的修理厂,要说帮忙,也是林志远帮其他人更多一些,再加上其本身很会做人。

所以在附近众多修理厂中甚至隐隐还有着一些威信。

这也是陈洋想办法让林志远出面的原因。

一个上午,陈洋他们走遍了附近五家修理厂,收获也是颇丰的。

五家修理厂全部答应让陈洋接他们的账,只是在具体价格方面各自不尽相同。

这主要和修理厂整体规模以及业务量有关。

两家成交价是一年3800,一家是3700,还有两家则是3500。

陈洋给出报价的时候,林志远全部都看在眼里。

他也清楚,陈洋的确没有骗说谎,给了他最优惠的价格。

不然的话,以他荣岳修理厂的情况,1年没有4000块钱想都不要想。

而且陈洋可不承担另外几家修理厂的“送票业务”。

里里外外下来,对他的优惠力度只会更大。

所有账务交接完毕,陈洋拉着林志远和张朝阳去了街面的川菜馆。

两人帮了他这么大忙,一上午都把修车的正事给耽误了,他最起码得请人吃顿饭。

一顿饭不足以还恩情,可至少能表明他的感恩之心。

这也是人与人之间打交道应该铭记的点。

一共点了麻婆豆腐、辣子鸡、回锅肉、鱼香肉丝、酸菜鱼这5个招牌菜,又要了几碗米饭和一听啤酒。

期间陈洋更是去吧台那边又买了一盒硬华子。

看到陈洋如此“社会”,林志远他们俩再次惊讶,眼前小伙子的确不一样了,像个混社会的样。

以前在修理厂,大家一起出去吃饭,陈洋从来都是只顾自己吃,烟倒是抽,可酒一直都没见喝过。

典型的老实人。

哪像现在,表现的比他们俩还上道。

“老林,看来咱们俩以后得称呼陈总了,不能再一口一个小陈”张朝阳趁势开起了玩笑。

陈洋能有现在变化,他其实是非常开心的。

男人嘛,不管从事什么行业,做什么工作,就得有一副社会人,混不吝的野性。

要是一直扭扭捏捏,老实巴交,那终究也成不了大事。

在张朝阳看来,陈洋如果想把财务公司做大,懂得改变过去的自己就尤为重要。

“对了,你结婚的事到底怎么样了”

饭桌上,几人碰了一杯后,张朝阳开口询问。

如果是读大学或者从事一些特殊行业,23岁这个年纪的确不大,不着急结婚。

可是像陈洋这样的,高中毕业就出来混社会,那早就应该考虑结婚的事了。

想当初,他张朝阳19岁就结了婚,如今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年龄大一些的林志远更离谱,他当初18岁就结了婚,孩子甚至比陈洋年龄都大。

“找了一个,本来打算结婚,最后时刻又黄了”陈洋给自己单独倒杯酒,一饮而尽。

他其实不太想提及这个话题。

倒不是怕丢人,主要是觉得没必要、不值得。

可是架不住张朝阳他们俩的逼问,随后只好全盘托出。

“一共要20万确实很过分,毕竟你们两家都是普通老百姓,要是有钱人也就罢了,普通人家谁能一下子拿出20万娶媳妇,你趁早远离那样的丈母娘倒也明智”

听后。

张朝阳直感慨,他虽没见过那个王寡妇,可想想也清楚,这种女人一般人是hold不住的,就算结了婚,往后也是诸多麻烦事一大堆,会让陈洋一辈子都陷入泥潭。

而且听陈洋的意思,那个叫纪彩丽的姑娘和她妈是一路货色,这就更不能要了。

一个王寡妇都怕人,要是来一对母女,那陈洋本就饥荒的家庭,日后只会雪上加霜。

“纪彩丽,记彩礼,只记得彩礼吗?”

张朝阳还对女方姑娘名字来了一波现场破解,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那种女人不要也罢,不管是在我们那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也好,还是现在你们年轻人自由恋爱这个年代也罢,结婚从来都不只是两个人的事,婚后鸡毛蒜皮一大堆事,家风、家教很关键,不然很多事都没法处理”

林志远作为过来人,意味深长的告诫。

他紧接着还表示,陈洋其实也不用太着急,时代变了,现在年轻人普遍结婚晚了,他儿子比陈洋还大,也没上过大学,现在不同样没结婚,倒也不是什么丢人事。

“也是,你小子开公司了,事业刚起步,应该先考虑赚钱”张朝阳拍了拍陈洋的肩膀。

几瓶啤酒下肚,陈洋微醉。

只顾得连连点头。

脑海里也时不时回响起母亲昨晚说的话,关于王寡妇要算后账的事,他也的确得赶紧找个时间彻底解决。

说归说,笑归笑,不能让那个疯婆娘哪天真的闹上门来。

他倒是没什么,可父母架不住。

而至于怎么了断,那就是他的事了………

最新小说: 刘宋汉阙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第一神童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