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神秘客户】(1 / 1)

时间来到九月下旬,临近国庆节,海市大地已是一览清凉,秋意渐浓。

一场大雨过后,街边尽是翩翩而落的枯叶,路过的行人也褪去了短袖,卫衣衬衫的时节正式到来。

陈洋昨晚和齐衡两兄弟他们喝酒,一直到早上八点多才醒来,肚子空捞捞的,整个人有点飘飘欲仙,站在炕上提裤子,更是差点栽个跟头直接摔倒在地。

这也不奇怪,昨晚全程搞深水炸弹,齐家那两兄弟估计比陈洋还惨,毕竟年龄摆在那里,人不服老可不行。

端起半杯凉水漱一下口,陈洋走出了院子。

母亲还没起来,她这几天每天晚上两点多才收摊,大概上午十点多才能睡醒。

父亲一如既往的不在家,打工在外,小陈雪也不见身影,今天是礼拜天,这孩子没有睡懒觉的毛病,应该是去找同学玩了。

走近院子拐角处的烧烤车,上面还残留着不少没有卖完的小串,这些东西看着不怎么样,闻起来倒是勾人食欲,吃起来那就更不用说了。

陈洋吞了一下口水,还是帮母亲将那些已经不能再拿出去卖的快过期小串全部扔进了垃圾桶。

这些事他不做,就要母亲做,张桂兰肯定指望不上。

那女人口齿伶俐,脸皮又厚,出去叫卖、和客人打交道倒是一把好手,至于准备食材这些活,都得梁玉梅来。

两人自打开业以来,收入倒是一天比一天强, 挺说最好的时候, 一个晚上卖了差不多400块钱。

可把两人给高兴坏了, 干劲儿也更足了,尤其是梁玉梅,那怕她每天干的多一点, 也毫无怨言。

当她的身体彻底被调动开来,这点活其实也没什么。

想她年轻, 陈洋还小的时候, 他们家那会儿在农村, 她也曾是家里干农活的主要劳动力,比这苦和累的活不知道干了多少。

这些年进城以后没再吃过那么重的苦, 可身体的底子还在,煎熬一段时间,甚至还找回了年轻时候的那股劲头。

帮母亲把烧烤车打扫了以后, 陈洋洗了把脸就出门了。

今天虽是星期六, 可他还得去趟公司。

昨晚一块儿喝酒的时候, 齐磊给陈洋介绍了一个客户, 约好今天去公司面谈。

对于这个客户的情况,齐磊昨晚在酒桌上也提了几嘴, 说是挺有来头的,也挺神秘的,在体制里当领导, 好像是镇安区财政局。

陈洋一听,这单业务无论如何都得接下来, 抛开为公司扩展生意,他现在也急需编织人脉资源网, 尤其是和体制内有关的人物,都是他接触的对象。

谈不上溜须拍马, 只是想着关键时候有人能说上话,说白了也就是人情世故,两世阅历告诉他,在这片土地上想要好好的生存,不懂人情世故那是行不通的。

陈洋一路吃了早点,刚到办公室没多久,那人就来了。

大腹便便、其貌不扬,手里攥着华子,见面就给陈洋发一根,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倒是没什么架子。

稍微打量了一下办公室,说自己叫叶世伟,又主动提了一下齐磊,然后直接开始步入正题。

表示自己想办一个工程类的公司,从营业执照注册到税务登记,以及后续的银行开户,都不能亲自出面,询问陈洋能否全程代理。

当然,他也不会担任公司法人,表示后续会给陈洋提供法人以及财务、监事的资料。

陈洋一听,当即表示没问题,只要叶世伟这边配合着提供资料,那很快就能把营业执照办下来。

“公司办下来以后,就放在你这儿了,咱们先从小规模纳税人做起, 等以后收入上去了,再升一般纳税人”

叶世伟似乎对公司这一块儿很了解, 他不仅知道办公司需要准备哪些资料, 更能区分小规模纳税人和一般纳税人。

不过反过来再一想, 这也不奇怪,叶世伟毕竟是在财政局上班的, 他要不了解这些最基本的公司信息,那还怎么展开工作。

“非常感谢叶总的信任”

陈洋急忙倒水,明知道叶世伟在体制里上班,可他没有直接称呼“领导”,而是公事公办。

为的就是让叶世伟放心,给其留下一个好印象。

毕竟对叶世伟来说,私底下办公司这种事是不想让更多人知道的。

这也是他全程找陈洋代办并且后续把公司放在陈洋财务公司的主要原因。

“我和老齐是朋友,是他把你介绍给我的,老齐对你的专业能力很认可”

叶世伟笑了笑,紧接着就谈到了收费问题。

按理来说,这是两笔账。

代办费是代办费,代理记账费是代理记账费。

可陈洋借机漂亮话说了一大堆,把两笔账柔和到了一块儿,只报了一个模糊数字。

“叶总,你和齐总是朋友,我和齐总也是朋友,咱们以后肯定也是朋友,既然是朋友,那就不能把账算的太精明,这样吧,今年距离年底也就三四个月的时间,我的意思是你一共支付5000块钱就行了,至于明年怎么弄,咱们到时候再说,您觉得怎么样”

坦白讲,陈洋把两笔账合到一块儿,一共只要了5000块钱,这个报价并不高,绝对是人情价了。

而叶世伟是何许人也,在体制里混了那么多年,鬼精鬼精的,当然能够估量出来陈洋报的价到底高不高。

旋即开口,“行,你小陈把话都这样说了,我要是再不乐意,那就是不识抬举了,咱们来日方长,以后不出意外会长期合作,到时候也肯定不能让你吃亏”

说完这些,叶世伟顺手就往桌子上放了500块钱,说是从齐磊那里听说了,陈洋现在也是事业刚起步,资金方面很拮据。

这500块钱陈洋可以理解为定金,也可以理解为办公司的幸苦费,总之希望他能尽快把公司办好。

按照叶世伟的说法,自己打算等十月中旬就开始让公司运行起来,时间方面相对来说确实很紧迫。

叶世伟走了以后,陈洋坐在椅子上旋转着手中的笔,看着前者刚刚留下的一大堆办公司所需要的资料也是忍不住感慨。

这就是普通人和体制人的区别。

普通人想尽办法、扣扣搜搜的把公司办下来还一脸茫然,不知道再去哪求爷爷告奶奶的谈业务。

可体制里的人呢,人家在把公司没办下来的时候就已经谈好了业务。

尤其是这种工程类的公司。

最新小说: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第一神童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刘宋汉阙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