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有成绩】(1 / 1)

“既然你手里头有财务公司,那有机会我肯定会推荐,至于报酬,倒是不用,以后说不定我还要就财务方面的问题向你求助呢”

王雨泽摆了摆手,他不指望这个活,更不是目光短浅之人,真收了陈洋的钱, 那以后再有什么事再找陈洋开口,怕就再没那个脸了。

在社会上混,只顾眼前蝇头小利可不行。

他王雨泽不可能不懂这个道理。

…………

从酒店出来,陈洋神清气爽,心情极为不错。

拿下金碧辉煌大酒店,他手里头的客户现如今也正式来到了两位数。

不多不少,正好是10个。

六个修理厂,四个公司。

修理厂都是个体户,一年下来的费用是2万4,四个公司里面,齐衡的油井技术公司和金碧辉煌大酒店目前还都是小规模纳税人,一年下来的费用是3万5。

齐磊广告公司是一般纳税人,费用15500,是信泽财务公司目前唯一的一家一般纳税人企业。

还有一家公司是今天上午才敲定的,叶世伟的工程公司,虽然营业执照还没办下来,可双方合作已经确定了,和板上钉钉没什么区别,年前的费用是5000。

总得算下来,一年之内,陈洋可以从这10家客户身上收到将近6万块钱的报酬。

一年6万, 一个月就是5000。

乍一看还不错。

但账不是这么算的。

陈洋还没有把一年内财务公司的各项成本支出算进去。

比如租赁办公室的费用,再比如购买设备、平时办公用品的损耗等。

要是把这些成本都算进去,那6万块钱最后真正意义上属于他的其实也没有多少。

最多四万。

而对此,陈洋倒也没马上又感到很失落。

毕竟财务公司开业还不到一个月,能取的这样成绩,他自己还是比较满意的。

后天就是国庆节,等国庆节收假起来,陈洋相信自己一定能挖掘到更多客户。

十月份是季度报税期,每到这个时候,那些手里头有公司的人就会着急了,到处找会计做账报税。

他到时候完全可以借此机会,好好拉拢一批客户。

再能有一批客户的加入,信泽财务公司的知名度势必也会大范围扩散开来。

这些都是循循渐进的,有一个相应的过程,陈洋对此很有信心。

再有一个就是陈洋记得过段时间,海市,乃至整个东川省的税务部门,就会针对境内税收政策方面进行一系列调整和乱象整顿。

这次调整整顿事关政府财政收入,也和大大小小、各行各业的公司密切相关。

也正是从这一系列的税收政策调整整顿开始,海市对财会行业人才的需求骤然激增。

在那种大背景下,财务公司的春天也会随之而来, 遍地生根发芽,逐渐如雨后春笋一般涌出来。

陈洋对这个时间点记得很清楚。

前世他是十月中旬结的婚,婚后十月底决定出去找工作。

正好赶上了税务政策调整、整顿这个风头,这才凭借着在职校学的那点浅薄财务理论知识就很简单的混到了一份工作,并且一干就是很多年。

仔细想想,人这一生,时刻都和气运有关。

如果没有那波税收政策大调整,他也不可能干那么多年财务。

如今就算阴差阳错重生了,怕也不会继续干财务。

真乃时也,命也!

陈洋夹着烟头走在大街上,时而皱眉,时而舒缓,他在认真盘算着财务公司接下来的发展计划。

首先就是公司招人问题。

以陈洋的专业能力,再给30家公司,也能轻松完成。

可问题是,想要把财务公司做大做强,永远只靠他一个人这肯定是不行的,纵有万般本领,也不能一人多用,凡事都亲力亲为。

迟早还是要招人的。

结合不久之后要发生的事,早招势必会更好一些。

陈洋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贾思宏,如果能想办法把那小子弄过来,肯定能帮着分担不少工作。

贾思宏可是实打实干了几年会计的,现在每个月两千多将近三千块钱工资拿着,能力不说有多么强,可至少不差,不是纯小白,很多工作都可以独立完成。

这也能给陈洋省很多时间。

招个小白,还得他手把手的带。

要是搁在平时,带也就带了,可过段时间,是财务公司难得的发展机会,陈洋不能把大好时间用在培养员工上面。

这也是他中意贾思宏的另一个原因。

就是不知道那小子愿不愿意来,陈洋对此并没有把握。

因为贾思宏对他搞财务公司其实一直是不看好的,哪怕前两天还刚来财务公司转了一圈。

陈洋觉得自己有必要趁着国庆期间找贾思宏好好谈谈了。

除了需要贾思宏这样有工作经验的做账会计,陈洋还需要一个外勤会计。

外勤会计,顾名思义,就是跑外面业务的。

比如对接工商、银行以及客户。

再比如注册营业执照等。

说到注册营业执照。

陈洋就得考虑另一个现实问题,信泽财务公司的业务范围以后到底有哪些。

目前他已经确定的是:代理记账和税务申报

毫无疑问,这两个是财务公司的核心业务,是个财务公司都会有。

可除了这两个业务外,财务公司实际上还可以兼容更多周边业务。

比如新公司设立代办(注册营业执照),再比如工商年检,代开发票,整理乱账和承做审计报告等。

这些全部属于财务公司的业务范围。

只要你有能力,都可以承接。

陈洋想了一下,在诸多周边业务里,他迫切应该一并展开的应该是注册营业执照和整理乱账。

因为这两个业务后面还隐藏着更多的商机。

很简单的道理。

有人想办公司,他自己又不会弄,势必会来找陈洋。

那公司办好以后,马上就会牵扯到报税、做账。

在这种情况下,他們肯定又会找会计。

如此一来,不就是陈洋的机会吗。

直接挣双份钱。

整理乱账也是一样的道理。

当税收整顿一开始,那些手里头有公司,可很长时间都没管过公司账务、税务的老板,肯定会着急,想着赶紧找个会计把账务理清,把税务申报完成。

在这种情况下,陈洋既可以赚整理账务的钱,也可以把那些公司变成自己的客户日后再赚钱。

最新小说: 刘宋汉阙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第一神童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娘亲害我守祭坛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