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重生从彩礼谈崩开始 > 39【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相亲】

39【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相亲】(1 / 1)

像信泽财务这种私营小型代账公司,合法存在的硬门槛只有两个,即营业执照和代理记账许可证。

其他门槛都不是硬性规定,比如需要三个具备会计从业资格证的会计人员之类的,这些稍微搪塞一下就过去了,相关部门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人和你较真。

营业执照陈洋已经有了,现在就差一个代理记账许可证。

他之前打听过,财政局负责审批这种证件,到时候只需要把营业执照、公章那些资料准备好,拿过去就可以直接办。

而且现在办也不需要走后门,没有人卡你,政策这一块儿放的比较松。

这点类似于前些年海市房价刚上涨那会儿,过户转让房管所那边政策很宽松,稍微交点钱,有那么个意思就行了。

哪像现在,谁家要是买个独院子,光过户就得一两万。

陈洋打算把办理代理记账许可证所需要的资料提前准备好,等到国庆节收假一起来就去财政局申办。

只要后续能顺利拿到代理记账许可证,他这也算是稳定了大后方,到时候方可毫无顾忌的大展身手。

当然,对于自身职称的追求,陈洋也没打算破罐子破摔。

他虽然只有专科学历,可前世是考过会计从业资格证的,后来初级会计师出来了,又过了初级,脑海里对那些书本知识多少还有点记忆。

平时不太忙的时候,可以买几本书看看,稍加复习,先把会计从业资格证拿了再说。

这玩意儿对他专业能力没什么加持、提升作用。

可有总比没有强,多多少少总是个证书。

………

七天国庆,看似很长,实则流逝的飞快。

3号下了一天的雨,6号又下了一天。

8号正式复工,还是雨天。

这个地方就是这样,春天可以干旱不下雨,夏天和冬天也可以,就是秋天不可能。

每年秋天都有这么一段时间,要么干脆就是连阴雨,要不隔三差五还是下雨。

总之别想每天都见到太阳。

老天爷这种尿性,很多农民是愤怒的。

为什么要国庆节抢收庄稼,其实就是怕下雨。

毕竟到了这种季节,不管庄稼涨势怎么样,都已经盖棺定论了,这种时候下雨对庄稼生长没一点效果,反而还起坏作用。

父亲他们是7号下午,也就是昨天回来的。

两个人看上去疲惫不堪,身形也消瘦了一圈,明显是干了不少活导致的。

不过他们心情不错,说是帮舅舅家顺利收割了庄稼,也化解了和舅母的矛盾。

这就足够了。

“你舅听说你开了家公司,明年也打算让你三表哥出去闯一闯,在城里找个营生做”

昨天晚上的饭桌上。

母亲说道。

她嘴里的三表哥,陈洋有印象,叫梁建国,比他大一岁,今年25了,四年前就结了婚,如今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人很机灵,以前在乡镇上的理发店当过学徒,他老婆是自己谈的,属于自由恋爱。

当时结婚也结的比较急,没办法,先上车了,女方肚子一天比一天隆,不结不行。

这一结就连着生了两个孩子,小两口彻底被绑在了家里,只能跟着舅舅一块儿种地。

可三表哥梁建国那颗心一直就不在庄稼地里,他早就想进城谋差事了,

这一点陈洋是知道的。

在陈洋的前世记忆里。

梁建国明年一开春就进城了,而且凭着自己当初学的那点理发手艺在镇安区隔壁的建宁区开了一家理发店。

刚开始那两年,生意一直不错,也赚了点钱。

可老话说得好。

赚的快,花得更快。

男人有钱就变坏。

整天梳着小背头的梁建国蓄谋已久的钻进了一个有夫之妇的被窝里。

结果被人家老公在宾馆当场抓住。

被打的鼻青脸肿,三表嫂也不和他过了。

从此鸡飞蛋打,灰溜溜的又跑回了农村。

反正直到陈洋重生前,梁建国还在农村种地,再也没见他进城谋出路。

此时此刻,听到母亲说三表哥明年开春打算进城,他也是想起了这些往事,颇为唏嘘。

如果他这个重生者一点都不去干预,那三表哥梁建国的命运八成和前世是一模一样的。

陈洋揉了揉太阳穴,舅舅对他不错,对他们家更不错。

从这个角度出发,自己倒是应该去干预一下。

毕竟舅舅和三表哥是一家人。

三表哥要是把光景过的鸡飞蛋打了,那舅舅也不能安生。

可是,他该怎么干预呢?

这也要好好考虑一番才是。

好在现在距离明年开春还有一段时间,距离两年后更有很长时间,他也没必要太过于烧脑筋。

“你外公给你打听了一个大女子,就是他们村的,人挺好的,长的也还行,今年23岁,比你小1岁,别看比你小,可做起家务来,一般结了婚的女人都比不上,我和你爸都觉得还行,要不哪天去一趟你舅舅家,让那个女子也来一趟,你们两个见见?”

母亲紧接着说的话让陈洋突然顿悟了。

他才意识到这两人从外婆家回来为什么这么高兴了。

原来不单是和舅母化解了矛盾。

这里面还有他的事呢。

也是。

对父母他们老两口来说,当下是把陈洋结婚当做头等大事来对待的。

前段时间提亲失败两个人情绪都低沉了好久。

这次去舅舅家可让他们又看到了希望。

只要能把儿子的婚事解决了,那他们肩膀上的担子无疑会轻一大截。

至于家里背负的那些债务,后续再慢慢还。

前两天刚过完生日的陈洋已经24岁了。

这也就是在城里。

要是隔农村。

谁家小伙子24岁还没结婚。

那是会被怀疑这个人有问题的,不管是精神上的也好,还是生理上的也罢。

总归会被人背地里议论,说三道四。

对此,陈德仁夫妇有负担也是正常的。

“我看还是算了吧,不着急”

陈洋直接摇头拒绝了。

相亲?

开玩笑。

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相亲的。

而且他也是真的不急。

现在还没赚到钱呢,结什么婚。

难道老天爷给他一次重生的机会,就是让他一重生就结婚的吗?

陈洋越想越坚定。

自己绝对不能辜负老天爷的一片苦心。

最新小说: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大唐第一神童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刘宋汉阙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娘亲害我守祭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