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妖谋 > 第十八回 结伴上长安

第十八回 结伴上长安(1 / 1)

第十八回结伴上长安

十月十五下元节的第二天,许多云游道人辞别了挂单的道观,或往南走,或向东行。

其中北上长安的队伍是最为壮大的。

虽然天下刚刚平靖,可长安城依旧是中原的庙观中心。佛道之流逐渐在长安汇集。

还有两刻到巳时。秦英结好包袱,把有些沉重的衣物背在身后,大步追上前面的梅三娘。

“等等我。我正好和你同行。”秦英走至她身旁,主动揽过她手里的东西。

忽然被人“抢”了只布包,梅三娘愣了愣,后道:“你也去都城长安?”

只见对方仰起头,朝她灿烂地笑开来:“相传长安有十里朱雀街,百数居民坊。任谁听了这样的描述,都会动心吧?”

将多出来的行李挽在手腕上,秦英歇了口气又道:“我们走快些。现在他们大概还没有出发。”

梅三娘听罢,圆满姣好的脸颊红成了火烧云:“好的。”

她提起了长及脚面的齐腰襦裙,连连回答。

由于要去长安的道人蛮多,青羊肆主便组织他们卯时在成都府北门相会,以图结伴而行。

——几日前秦英就告诉她这个消息了。不过自己刚好睡过了,早已错过集合的时辰。

“人生在世哪有不犯错的时候?”秦英看她面色羞愧,便出声安慰道,“以后注意,不犯第二次就好了。”

梅三娘的目光又恢复了原来的神采:“嗯嗯。”

等她们出了成都府的城门,见到的却不是整装待发的众人。

“瓜娃子,你少带了些物事。”袁老道远远地靠在歪脖子酸枣树上,对秦英招手道。

看秦英抓了抓发髻,一幅不明就里的模样,袁老道无奈地扬起眉:“你过来。”

她揪着自己的布袍衣角应了声是,心里暗道:自己刚因梅三娘的粗心说教一句,就被师傅抓了个现行,真的好尴尬。

“半大小子了,出门在外也不长点儿心。”

他小声嘀咕着,交给秦英一只不大不小的荷包:“喏。这里装的是度牒和户籍,还有两卷帛书,五两碎银。

“记住,什么都可以能弄丢,两卷帛书绝不能出问题。而且不要轻易打开,在长安稳定下来再看上面的文字。”

“师傅……”秦英接过来的一刻,眼睛不自觉的发涩。

有道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虽然师徒缘份浅薄,但秦英还是感受到了他的深沉心意。

此次叫他师傅,乃是恳切地发自内心。

从记事起,她就一直与阿姊相依为命。除了阿姊给予自己的关心,她没有体会过更多亲情。

于是今日袁老道的作为,很容易就戳进了她心中的柔软。

“师傅,我会回来看望您的!”秦英朝他鞠躬下拜,默默地铭记了这份情意。

“哈哈去吧……说不定过几年我会到都城长安找你。”袁老道挥挥袖子,转身背对了她。

在他们师徒交谈的时候,梅三娘已经把城门口看了许多遍。

显然那些道人没有为迟到的她们停留。梅三娘叹了口气,开始为如何走发愁。

好在秦英是识路的。催了两声,她便带着没出过远门的小娘子,往镇子的方向去了。

一个看上去比自己年幼的道童,竟然知道长安的走法。这让梅三娘惊奇不已。

秦英只好为对方解释说:“我是长安城郊的人氏,大体方向当然是了解的。”倒也不算扯谎。

因为她的祖籍秦岭太白山,确然是在长安城郊处。

她们走一时辰便停下来歇片刻,顺便寻找饭食补充水囊。

到天幕擦黑之时,已经行了十里还有余。

梅三娘拄着枯老的竹枝当作拐杖,蹒跚踉跄地跟在秦英后边。

“可以休息休息吗?”梅三娘拼尽全力也跟不上她的步伐。两人距离越来越远,她忍不住道。

“趁着还有光,我们走到前方的郡县再做打算。”秦英回头看过去,驻足等她赶上自己。

“不行,太痛了。每走一步,就像踩在刀尖上一样。”梅三娘的双眸闪着泪光。

“……娇生惯养。”秦英撇了撇嘴,却还是任命地凑到她身旁,“脱下鞋袜让我看看,是不是磨出泡了。”

梅三娘的小脸立刻晕成驼色。不过看秦英用无比正直的眼神注视自己,她便抛弃胡思乱想,照着秦英的吩咐做了。

纤细的足腕呈现在眼前,秦英不由得皱起了眉。不只出了水泡,还有些磨出了血,这些伤硬生生地把一个美人糟蹋了。

“你怎么不早点说休息?”她瞪了梅三娘一眼,起身又道,“坐在这里等我一下。”

梅三娘呆呆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忽然忘了言语。

不多时,秦英捏着几根细长的刺回来了。

“这个是皂角刺。用它扎出来的孔眼和绣针差不多。最适合挑水泡了。”

她蹲下身子,打开盛水的革囊,把清水全部浇在梅三娘的脚部。

右手极其自然地捏着皂角刺,左手向梅三娘的踝骨伸去时,梅三娘才反应过来她要做什么。

“——男、男女授受不亲。我自己来就好。”她颤着声音道。

秦英头都没抬,就握住了对方的踝关节:“迂腐之辞。而且我是女的,完全不用避男女之嫌。”

梅三娘眨眨眼睛,一度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是女的。”秦英言简意赅地重复道,手法熟练地挑掉肿泡,又撕了一段幕篱上的垂帐,给她的双脚裹好细网布。

上辈子,秦英曾跟随太医院的大人学过针灸,于是现在行起“针”来驾轻就熟。

做完手里的活计,她拍拍后衣上的土站起来:

“你受伤了,今晚就在原地宿一夜吧。我去找点吃的东西。”说罢,提着竹枝向树林深处去了。

梅三娘捂住乱跳的心,暗骂自己没有定力,居然被一个假扮男装的女孩子迷住了。

不过从秦英身上散发出来的某种气质,确实与男性无异。

夜色缓缓降临在山林四周,树林间的雾气越发浓郁。

秦英乘着朦朦的月光,探寻到了几节薯根。

深秋时节,浅些的薯根已被兔子之类的动物挖走,她就拿了竹杆做起深入挖掘。

过去,她和阿姊以之为食,经常需要和兔子抢食物。

不过两人都是爱偷懒的性子,每次都是饿得受不了才去挖,收获总没有兔子丰富。

想来真是有意思……最后她们就发展到了从兔子窝里找薯根的地步。

秦英抱着装了薯根的布包,一边走一边笑。

她凭借异乎常人的五感,回到自己和梅三娘分离的位置。却见梅三娘侧卧着睡了。

“以后受伤了,不要勉强忍受,直接把痛苦说出来吧。”秦英自言自语着,把自己包裹里的衣服拿出来盖在了她身上。

又在距她六七步的地方升起火堆,薯根被埋在无数竹枝里。

这个距离,火堆燃起来的柴烟既呛不到梅三娘,又能给她送去阵阵温暖。

忽有竹枝烧断,发出毕毕剥剥的响声。篝火晦暗,照出了秦英淡漠空寂的面容。

——袁老道交给自己的那两卷帛书,到底写了什么?

(作者话:秦英真是个女汉子。我才不会说我这章就是把她当汉子写的。以后我遇到秦英这样的就嫁了吧……

归锦的作者昨天爬山受伤,很惨烈。我没忍心说,我当时摔下楼梯比你惨多了。

周末求推荐票和收藏啊~~)

最新小说: 重生之逆流岁月 龙凤双宝神医娘亲药翻天 骑马被撞,索赔100台兰博基尼 开局救下女帝,我被疯狂倒追 楚花落 偏执反派为我神魂颠倒 大佬约我民政局见 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大明福星) 复苏:女帝转生成了我女儿! 典藏华夏:盘点人杰,对话古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