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妖谋 > 第二十三回 元宵观灯节

第二十三回 元宵观灯节(1 / 1)

第二十三回元宵观灯节,五方狮子舞。

一晃神几个月便过去了。

早上,秦英穿着杏色的夹袄短打,拿着和她一样高的竹帚在钟露阁外扫雪。

北风过境,扬起门前如尘如沙的轻雪。她被风吹地涕泗横流无比狼狈。

适逢赶车的小厮过来接昭檀,他看到秦英勾着腰缩成团的可怜模样,心都塌了一块。

“我来帮你扫会儿。”他跳下车驾,把秦英手上的扫把“抢”了过去。

秦英吸吸鼻子,感动地朝他笑笑:“哦,谢谢你。”把冻僵了的双手塞进袖口,她问道,“今天不是正月十五上元节吗?你是要带谁出去啊?”

赶车小厮一边替她扫雪一边回答:“昭檀娘子。”看秦英不明白原委,他又道,“你是新来的,不知道长安风俗吧。

“上元节这天,东西市的大商铺都要在朱雀街上挂灯笼呢。而这灯笼上又要写灯谜。昭檀娘子文采斐然诗名在外,此时出门、自然是受邀给大商户们题谜语。”

“原来如此。”秦英点头叹道。

她知道元宵节时,都人去朱雀街上观灯的习俗,却不知官妓还会在这当口派上用场。

“你说一条灯谜能换多少个铜板儿?”她想了想又顺着话题道。

“不知道。不过昭檀娘子回来的时候,总会给我们每人打赏二三十文钱。”

秦英咧着嘴角笑了,心中道:看来做官妓还真是挺捞钱呢。啥时候梅三娘也做个官妓,多赚些外快给自己花花。

坐在钟露阁后院里的梅三娘忽然打了好几个喷嚏。

西跨院的厢房中,依旧坐着六七个衣红着绿的美娇娘。

“有人想梅琯呢。”裹着鼠裘的阿碧怀里正抱着暖炉,听到梅三娘的喷嚏声,开口调侃。

梅三娘摸了摸发红的鼻端,闷闷道:“——有人念叨我是真的。”

阿碧把手里的暖炉丢给了梅三娘,凑到烧地正旺的炭炉前,和陌香挤在一起了。

陌香很怕冷,双手已经探得离炉子很低了。

阿碧见此赶紧将她的手揣进自己怀里:“暖不暖和?”

“嗯。”陌香淡淡地应了声。

冰山美人:阿碧任命地给她捂手,忍不住在心中道。

厢中一时无话,堇色踏着飞舞的雪花风尘仆仆地进来了。

她摘下天青色的绒棉兜帽,露出娇艳的五官。在厢房门口跺了跺脚,把鞋底带的雪泥弄干净,堇色关上门脱下满是雪的斗篷。

围坐到红彤彤的火边,她喜气洋洋地道:“今天酉正,除了昭檀、我们大家一起去观灯。”

“她又不来参加聚会?咱们好不容易休一次年假,怎么就是凑不齐人数呢。”阿碧抬起手,扯了扯脖颈上过紧的衣领。

“昭檀她今天是最忙的人了,白天去为商户写灯谜,晚上去为文士解灯谜。”陌香替不能聚会的人做出解释。

算起来,昭檀是自己解自己写的灯谜啊。梅三娘想到这层,接着不顾形象地笑了。

“——我也不清闲好不好?”坐在窗前绣帕子的苏芩傲慢地哼了一声。

阿碧扭过头看她一眼,故作严肃地道:“…她是忙着赚钱,你是忙着赔钱。不一样。”

如今钟露阁上下都知道,苏芩看上了个进京赶考的小白脸。

他们在小白脸寄居的庙宇里相识,自此苏芩便起了相思。

小白脸没钱没势,只会写苏芩看不懂的酸诗。因为看不懂,苏芩才被这个搞得三迷五道。

今天,小白脸送她一首情诗,附上缠绵书信;明日苏芩给他一匹薄绢,另带绣花手帕。

——看起来有来有往,不过在明眼人中,苏芩可不就是在赔钱嘛。

因此听到阿碧的话,除了陌香这个万年不改的冰山美人,大家都猛地拍手笑起来。

酉时,秦英守在钟露阁大厅里做事,随时等待鸨母的吩咐。

鸨母经过厅堂,瞥见她兢兢业业地擦花瓶摆物事,笑道:“你是第一次在长安过上元节吧,今晚可人少,也不必留你干活了,就和梅琯几个出去吧。”

秦英躬下身作礼,窜出厅门挂的珠帘,准备到后院找梅三娘,又听鸨母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过节游玩时也要有过节游玩的样子。换身衣服再去朱雀街上。”

她抿起了唇角,隔着帘幕又朝鸨母揖了一揖:“哎,知道了。”

鸨母对官妓非常之好,因为官妓能给她带来更多银两。

鸨母对小厮也不苛待,除夕的时候她给每个小厮包了压岁的红包。钱数不多,心却尽足了。

秦英的脸盘最年幼,所以除夕那夜收的红包最多。

梅三娘和那几个乐妓官妓自不必说。连后厨掌勺的张师傅都在无人处给她塞了个小红布袋,里面沉甸甸地装着五十文。

她推托不掉张师傅的红包,只能收起来了。事后秦英都快感动得流泪了。

钟露阁中的这些人虽然身份地位不太高贵,但都是真心待她的。

比青羊肆那些道貌岸然的道人不知道强了多少。

师傅宁封子曾道:修行是为了修心。我们用修正行为的方式来修正自己的心灵。行为方正,心灵便不会歪斜。

——如此论断,钟露阁的人们…倒是比青羊肆的大部分道人心思端直。

心里奔走着乱七八糟的思绪,一只手抵在了秦英的额头上。

“你在想什么呢?知不知道自己快要撞到门框了?”梅三娘笑眯眯地对她道。

秦英抬眸看着比自己高了半尺的梅三娘,心中更加郁郁。

才几个月,梅三娘已经拔高了些身量,而秦英在五尺之数上纹丝没动。

修成了人身的妖类首先会变成孩童模样,随着妖丹的成形炼化,身形再逐渐长大。

……可怜她已经保持了两百年的矮个头。心智有三百岁了,身体却还停留在稚龄。不得不说,这是秦英心中的痛。

她拨开了梅三娘暖洋洋的手,转问道:“什么时候看花灯呀?我也要去。”

梅三娘没察觉秦英的郁闷神色,她微笑道:“等大家收拾好就可以了。”

钟露阁的几位娘子中,最热衷于打扮自己的当属堇色。她是个画画的,对美学有着非同一般的执着。

在脸部均匀铺上一层珍珠粉,用螺子黛画上弯弯挑挑的远山眉,再为眉心贴上一只花钿。

堇色看了看铜镜中的影像,还是不满意。

后来耐性好的阿碧也不耐烦了,推摇着堇色的双肩,好歹让她收起补妆的念头。

等到大家一起出了门,秦英却人潮拥挤的朱雀街上走丢了。

陌香冷静地开口慰籍焦虑的梅三娘:“秦英呆在钟露阁几个月,知道回去的路。”

喜欢忧心的阿碧则捂着胸口道:“万一他被拐走了怎么办?”

就在几个人意见不一的时候,她们忽然听到大街另一头的尖叫声。

(作者话:秦英确实是被“拐”走了。不过那玩意不是人,而是……唔,会剧透的作者不是一个好作者。)

最新小说: 楚花落 大佬约我民政局见 复苏:女帝转生成了我女儿! 重生之逆流岁月 开局救下女帝,我被疯狂倒追 骑马被撞,索赔100台兰博基尼 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大明福星) 偏执反派为我神魂颠倒 龙凤双宝神医娘亲药翻天 典藏华夏:盘点人杰,对话古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