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妖谋 > 第三十四回 道心潜红尘

第三十四回 道心潜红尘(1 / 1)

第三十四回道心潜红尘

梅三娘和秦英初进钟露阁的时候,阁中并不缺小厮的人手。

当家的鸨母本不愿收留主仆两个。

可是秦英信誓旦旦地对鸨母道:她家三娘子的八字贵不可言,非小厮之命。

听了秦英一言,鸨母让梅三娘摘了幕篱。

先看中梅三娘的潜质,将她当作阁中乐妓培养;又看秦英通事知礼,顺便也让她留了下来。

——至于什么八字贵不可言,鸨母不信。若真八字贵不可言,怎么还会沦落到平康坊?

原以为梅三娘将在阁中沉寂一两个年头,才能成为钟露阁的摇钱树。

谁知道梅三娘受到贵人的举荐,直接有了官妓的身份,甚至进了教坊首部。

上巳节那天,梅三娘参加了曲江宫宴,事毕更是和李将军同归。

三月初三过后,梅三娘的身价越来越高,隐有超过钟露阁魁首——陌香的趋势。

她来到平康坊钟露阁区区半年,便顺风顺水地有了如此大的成就。

梅三娘的八字不是贵不可言,又是什么?

秦英见昭檀拿探寻的目光看自己,连连摆手道:“八字之事可不是我先说的。”

“那是怎么回事啊?”昭檀的好奇心很重,遇到不明白的,她一定会打破沙锅问到底。

用余光瞧梅三娘没有开口的意思,秦英厚了脸皮编瞎话道:

“益州地界上有个算卦奇人,所测之事十有八九是准确无误的。大家只知道他姓什么,并不知道他的名字和来头。

“他行踪不定,云游四方。有一天这位奇人叩响了梅府的大门……”

门房看外边立着邋遢丈人,毫不客气地拉上了门栓。

三娘子的阿娘要出门拜访亲戚,正巧撞见了这个胡子拉碴衣冠不整的老者。

梅夫人好好招待了他一番。他道自己可以给府上的一人相面,以此回报这顿饭食。

此时,梅大人在成都府衙中办公,还未归家;梅大郎和梅二郎在做功课;只有梅三娘在院子里,和两个侍婢玩儿翻花绳。

于是梅夫人便唤小女儿出来,让这个人相面。

奇人端详了一下梅三娘的团子脸,叹道:这个小女娃的面相贵不可言。

秦英总结道:“他说三娘子‘贵不可言‘时,我恰好站在旁边,因此记忆犹新。”

而后她又自言自语道:现在的人比较相信八字,我就把面相一词换为了八字。两者相差的也不是很大吧…”

她这谎话圆地严丝合缝,就连梅三娘也差点信了。

昭檀听罢抿起了樱唇笑道:“鸨母若知道你做主忽悠了她,定要罚你三个月的月钱。”

“你说的这个算卦奇人,他姓什么啊?”陌香不紧不慢地问道。

“——袁。”秦英随口拿袁老道编了个故事出来。

秦英很早便了解到袁老道的不同寻常。有意无意间,他就能预知出一些未来。

他曾在生气的时候对秦英说:“赶紧和她一起上京去。”

结果秦英当真和梅三娘一道来了长安。

秦英打包袱离开青羊肆的那天早上,没有和任何人透露过,就连梅三娘也是预先不知。

但袁老道偏偏靠在了成都府门前的树下,好整以暇地等秦英等人经过这里。

他早料到秦英会在这天动身上京,还提前备上了秦英所需的户籍度牒。

说到梅三娘的八字或者面相,秦英是一概不通的。

她之所以无比肯定地对鸨母这样道,仅仅是有上辈子的记忆做基础。

初遇梅三娘时,梅三娘是平康坊钟露阁数一数二的官妓。

秦英相信,这辈子的梅三娘也会如此。

她这也在梅三娘的身上压了赌注。赌的是自己的判断,和对方的才能。

梅三娘果然未让她失望,一步步地按着上辈子的道路前进着。

“下午秦英你有空吗?出阁和我们一起到东市逛逛吧。”昭檀道,这一问把秦英的飘渺思路拉回了现实。

“唔,我不知道。等会儿请示鸨母看看吧。”秦英苦笑着回答。

“今天我已经约好梅琯、堇色、阿碧。就差你了,快快赏我个面子。”昭檀连胁带迫地道。

“还有陌香和苏芩啊…”

昭檀像说书般一口气道:“陌香想要的东西和不想要的东西都齐全着呢,一般是不会亲自出去采买的。苏芩则是要上寺庙进香。”

苏芩下午是去看那个小白脸,可昭檀不想在秦英面前说得太露骨了。

秦英在昭檀的攻势下讨不到胜机,只好提着胆子向鸨母请假。

鸨母听秦英下午要陪阁中的艺妓逛东市,并没有反对。刷刷地列了个单子,连着十两银子交给秦英,让她顺道为钟露阁买些小件的杂物。

长安城的市坊有着严格的规定。

市是做交易买卖的地方,坊是生活住宿的地方:两者不可越界干扰。

而且市坊定时开闭。早上打了最后一更,坊门就会依次开放;东西两市是过了午时,鼓声敲完五十点才可以入内。

所以商人小贩们都是下午开摊做生意。

秦英她们未时步行到了东市门口,就看到市人还是川流不息的。

梅三娘怕秦英再次走丢了,主动伸手抓紧了秦英的短打袖口:“这样就不会把你弄丢了吧?”

羞恼瞬间爬上了耳朵,秦英小声对梅三娘道:“肯定不会。”

“先去帮堇色和我挑趣÷阁墨,再去帮阿碧和梅琯买诃子。这个安排大家有问题吗?”

这次是昭檀组织的活动,她就自动充当起了领头人。

秦英抽空又看了一遍采买单子,发现这些东西基本上能从接下来去的地方找到,便点点头。

进入东市大门,秦英就感觉自己好像被围观了。

经过玲琅满目的铺面时,商客都会抬头回首望向她们这里。

贞观时的娘子一般很保守,着女装出门的话会戴幕篱。

至于那些玩心大的娘子穿胡服扮男子,也就不会拿幕篱掩盖面目了。

下等的侍婢仆妇,也不会在意自己的头面被人注视。

秦英左右的几位艺妓,又是一类不戴幕篱的例子。

艺妓的身份使她们不仅不怕受人瞩目,反而很享受这种特殊待遇。

“他们在看我们……”秦英拉了拉梅三娘的袖子道,她的耳朵在密集的目光中越红越厉害。

“不过是上个东市,你别害羞啊。”梅三娘扬了扬脖子,坦然道。

走在秦英等人前面的是昭檀和阿碧。这两人已经为秦英挡住了些许视线。

拐了两三个街口,秦英就听昭檀道:“我们到了。钟露阁一直从洗心斋买素帛和趣÷阁墨。”

洗心斋是不大的铺子。铺面旁边只是挂着一张淡黄色的旌旗。

进铺,只见内部装饰很低调。幽光刚好可以照清楚视野中的一切。

忽然闻到浓郁的檀香味,秦英又打了个很大声的喷嚏。

——春天到了,自己似乎不幸得了风寒啊。

她垂眸揉了揉自己的鼻头,就听到耳畔传来一道好听的声音。

秦英这下连脖颈都发热了,她不敢抬头看过去。

因为抬头时就会发现,那个身着豆沙色袍子的僧人就站在面前。

最新小说: 龙凤双宝神医娘亲药翻天 偏执反派为我神魂颠倒 骑马被撞,索赔100台兰博基尼 大佬约我民政局见 典藏华夏:盘点人杰,对话古今 开局救下女帝,我被疯狂倒追 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大明福星) 复苏:女帝转生成了我女儿! 楚花落 重生之逆流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