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妖谋 > 第九十回 奇葩朵朵开

第九十回 奇葩朵朵开(1 / 1)

第九十回奇葩朵朵开

李淳风在翰林院进出多次,对这里犹如迷宫的布置已经是见怪不怪。他自顾自地穿过弯弯道道的回廊,将流连在宫门处的秦英远远落在后面。

秦英提着袍子好容易追赶上他,喘了两下粗气道:“…看样子,李太史常到翰林院?”

“时常拜访旧识。”他回首,不带感情地淡然道。

她摸了摸鼻子莞然一笑:“原来如此。”

秦英不久前听说,翰林院的女待诏和李太史有些暧昧。

昨天忍不住试探了师兄一把,发现他果然不会放过任何进翰林院的契机,这是否说明…她的师兄早早就心有所属?

凭借师兄的模样和权势,有大把的娘子对他趋之若鹜。

秦英还听小道消息说,面对不知名的蜂蝶,李淳风只是保持了适当的距离,并不去主动招惹,也不会刻意驱逐。

而对翰林院中的那位,他则是倒贴上去的。

即使那娘子每次见了李淳风,都板着一张脸不予理睬。

所谓轻贱人者,人恒轻贱之。秦英听了心里想道,这大约就是报应啊。

翰林院和太极宫内其他的官署有所不同。与其说是衙署,倒不如说是个寻常宅院。回廊外种了许些的花草,缤纷的颜色互相掺杂,却不显得庸俗。

风拂过面颊,秦英闻到了花草散发出的幽幽香味。

走步匆匆的李淳风忽然停了下来,眼眸转向回廊下弯腰折花的人影,静静凝视着,心中飘过万千遐思。

秦英心中猜出一些道道,也循着李淳风的目光看过去。

那妙龄的女子梳着高高的灵蛇髻,露出一段雪色的优雅脖颈。身着一袭月白的齐腰襦裙,腰间的束带用的是碧绿丝绦,微风扬裾飘逸若仙。

如果光打量身段的话,这娘子倒和李淳风很是相配。

都烨然夺目地如同天人下凡。

女子兴许是察觉到了秦英等人的视线凝聚在自己那里,折下了一只含苞待放的芍药,放进了左手边的竹篮,抬起眼,便直直回眸望向李淳风。

他率先垂下了头,避开女子的漆色眼眸。就像是他对她有所歉疚。

这个角度下,秦英很容易就能看清她的清丽面孔。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秦英发现自己上辈子并没在翰林院见过此人。

——原来这个美娇娘也和自己一样,这辈子产生了变数吗?

等秦英跟着李淳风出了一道道的行廊,她拉住他的袖子,想要问问那个美娇娘的事。

李淳风没给秦英说话的机会,先于她一步开口:

“刚才你我路过的是簪花娘子,翰林院内唯一的女待诏。她掌管着大小典礼宴会的插花事宜。起初她呆在掖庭。去年贞观三年,陛下发了诏书大赦天下,她被调进了翰林院,封为六品待诏。”

秦英把散下来的鬓间碎发绕到耳后,道:“女子也能光明正大地做朝官?”

上辈子秦英在皇宫做了将近十年的官儿,对宫内的诸多事情也算了解详尽。

她知道宫女可以为官,并到六局二十四司担任职务。

身为后宫女官的她们官阶虽然和外廷的朝臣相同,但两者毕竟无法混为一谈。

女官和朝臣是由墨矩画出来的两条,互不干涉的平直墨线。

簪花娘子从女官之位跻身到朝臣之列,也是史无前例的一桩奇事了。这件事中,应该是有人故意为之。

李淳风转眸,看了与自己并肩而行的人一眼,斩钉截铁地回答:“女身不能做朝臣。你这样女扮男装的除外。“随后他又叹一口气,清冽目光飘向未知的地方,“簪花娘子跨越后宫进入前廷,只是个特例罢了。”

秦英点点头,她感觉到师兄的心情莫名低落,便不再随意发话了。

翰林院是个圈养奇葩的地方:她看到年青僧人坐青石上念经时,心里来来回回地只响着一句话。

更让她觉得奇怪的是,这个人秦英上辈子还是不曾见过。

李淳风看他正在用功,自己不便前去寒暄打扰,就带着秦英悄然过去了。

半晌走远了,李淳风知晓秦英心中疑云一重重,主动说道:“那个僧人是了缘师。因为雅善茶艺书画,两年前被陛下诏进皇宫。”

秦英听罢啧啧感叹道:“出家以后也不能显露才学,当今陛下荤素不忌,无论是佛宗还是道门的人,他都要收罗到自己的嗀中啊。”作为道门之人的她,被陛下诏进宫来给太子殿下祈福,不就是现成的例子吗?

他弯着嘴角勾出浅浅的弧度,眼里却没有半点笑意:“……出世者硬生生地被诏书拽进红尘的一方小小天地,如是看来,陛下确实是不近人情。”

李淳风和了缘师年龄相仿,又都是方外之人,来往几番便熟络起来。李淳风修道,了缘师学佛。信仰虽然不同,却好在性情互补,做朋友也不算差。

俩人经常搭伴出入翰林院,一度被后宫好事者传为了佳话。

他们同为朝廷官员不假,但入宫的经过甚是不同。

了缘师一心求佛,不愿沾惹半分世俗尘埃,奈何他在坊间的名头太大了,终于引起陛下的好奇,便发诏书令其入翰林院,了缘师便默默无闻地做了这个闲散待诏。

李淳风修的是道,无论出世还是入世,对他而言都无所谓。他要的不过是个逍遥。起初他愿在乱世活出些价值,便投身于秦王帐下做起了幕僚。秦王经过玄武门政变后荣登大宝,他也跟着沾了光,二十多岁进太史局任职。如今他坐上太史局一把手的席位。

李淳风带秦英进了放置名籍的厢房。他坐下,从低矮的书架间抽出一卷竹书,摊开来再推到秦英面前,示意她签上自己的名号。

秦英看着满是灰尘、显然尘封很久的趣÷阁山和砚台,掩起了唇低声道:“等等……翰林院的主事之人呢?”她还没见到主事的就这样签名,真的不会有什么问题吗?

再说她记得上辈子,翰林院的长吏是面相独特的欧阳大人。

对面的李淳风微笑道:“你想见欧阳大人?他应该还在小竹林里专注地刻石碑吧。”

秦英面色痛苦地捂住了额头,心道:这辈子的翰林院貌似真是个圈养奇葩的地方。天晓得她在这里呆久了,会不会染上什么奇异的嗜好,变成彻头彻尾的怪人啊……

最新小说: 开局救下女帝,我被疯狂倒追 楚花落 重生之逆流岁月 偏执反派为我神魂颠倒 典藏华夏:盘点人杰,对话古今 骑马被撞,索赔100台兰博基尼 大佬约我民政局见 龙凤双宝神医娘亲药翻天 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大明福星) 复苏:女帝转生成了我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