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妖谋 > 第一百二十七回 七窍玲珑心

第一百二十七回 七窍玲珑心(1 / 1)

第一百二十七回

萧皇后笑眯了眼睛:“秦英你小子是越来越会讲话了。”

秦英摇摇头,直说自己不敢当。实际上她今天过来,不仅是代长孙皇后探望表婶——前朝的萧皇后,她还有着别的打算。然而现在时机不到,她的请求还无法说出口。

“梅三娘她在这里一切都好吗?”秦英不动声色地转开了话题,问道。

只见对方反手用扇子敲了下秦英的膝盖,道:“比过去当官妓的时候要忙些,但是好在自在了不少。”

秦英上辈子不曾进后宅,却也知道后宅里的主母与妾室并不太和睦,连后宅的下人们也会被迫分成派系。

她不想让梅三娘到后宅里去,也是出于这样的心理。

然而不想让它发生的,往往会发生。梅三娘最后还是到了萧皇后的宅院,做了一个普通侍婢。

萧皇后的宅院不比寻常人家,这里就她一个人住,手下有十几个小厮侍婢可供使唤。

虽说这里人少,所要做的事情也多,但是也免了后宅无休无止的明争暗斗。

秦英想完这些,心里接着松了口气,她朝萧皇后再次下拜道:“多谢您不畏惧侯尚书的权势,收留了梅琯。”

萧皇后听到秦英这样讲,回想起了梅三娘的旧事来。

两年前,梅琯是平康坊钟露阁的乐妓。模样长得不错,琯乐也吹得好,难免会受人关注。后来她得到侯君集的提携,成了一名教坊妓。

三月三上巳节,梅琯坐在画舫里,为陛下和诸朝臣单独吹了一曲《竹枝词》。其声优美清扬,远在曲江之畔游赏的人们也听到了琯声。她的声名就这样起来了,渐渐成了钟露阁乃至平康坊最炙手可热的官妓。

好景终究无法长久。

在某夜侯君集的家宴里,她做了一个让她身败名裂的选择。

能被侯君集看上,对一名官妓来说是个荣幸。但梅琯她并没有这样想。面对猝不及防的轻薄,她本能地选择了反抗。最后反抗过度,她差点失手杀了他。

当夜侯君集重伤不醒,她被关进了雍州府狱。

得知此时的钟露阁乐妓,还有秦英集体到了萧皇后的宅子,求她救梅琯一命。救人并不是件大事,但是救了梅琯的话,要背负着侯君集的憎恶,这就不得不让人好好思量了。

萧皇后那时刚从突厥回朝,还没有歇上一歇,自然不会想去掺合朝堂中的人事。

但她被一个名叫陌香的官妓说服了。救梅琯的命,就等于是救当年遭遇同样事情的自己。

萧皇后先是托了自己的八弟,让他去找负责审案的御史中丞,她接着趁长孙皇后来拜访自己的时候,在席间提了提侯君集受伤的因果,以及背后所代表的权势纷争。

三司推事的时候。御史中丞也力排众议,主张梅琯是不该受重刑的。

长孙皇后也在陛下身边吹了耳边风,陛下最后亲自审核这个案子,把梅琯之事所带来的影响,尽力压了下去。

梅琯受了一顿杖刑放了出来,在钟露阁休养好身子以后,被陌香带到了萧皇后的宅子,萧皇后没说什么就收留了梅琯。

“…时运不济流年不利啊。”萧皇后长叹了一声。

秦英点了点头,顺着话头附和了几句,才正色道:“在下到翰林院任职待诏的时候,发现长史欧阳大人神智不清,他明明未曾见过我,却能叫出我的名字。经过了多日的察访,我猜测房大人应该是知道内情的。还望您帮我一个忙。”

“……房大人?你说的可是陛下最为倚重的当朝仆射?”萧皇后挑起了眉问道,“你准备让我怎么帮?像上次那样得罪权贵的事情,我可不会再做了。”

萧皇后已经不再盛龄,但是思维依旧很敏捷。她能够很轻松地跟上秦英的话语,并且捕捉到和自己有关的信息。

秦英知道萧皇后暗指上次救梅琯命的事情,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道:“只是想求您给房大人发帖子,请他过来赴宴。”

萧皇后初听此言,眼眸里闪过一丝光,不过那丝光随即消逝了,她不置可否地摇了摇扇子,问道:“我若是不答应,你准备用何种说辞,来请动我为你做事?”

“首先,这不是一件得罪权贵的事情。第二,这件事对您的八弟来说还有裨益。所以在下斗胆猜测您是不会拒绝的。”秦英不卑不亢地低首道。

邀请房大人来兴道里赴宴吃饭而已,得罪人是万万说不上的。

而且秦英知道,萧皇后的八弟萧瑀数月前因触怒了陛下,从左右仆射的位置下来了,转而做起了太子太傅。

最近太子身体抱恙,乃是前朝后宫之人有眼皆知的,萧瑀身为太师,就相当被驱逐出了权势中心,他若是想要重归原位,不求位列仆射的房大人、不和他套套关系是不成的,萧皇后若是做东邀请房大人,对她八弟的仕途甚有好处。

萧皇后随手放下了丝绢团扇,一双明若秋水的眼眸波光流转。她不是听不懂秦英的话外之音,但是她不想要就这样简单地被秦英的两三句话套住。

“房玄龄夫人可是个厉害人物,她连小妾都不让房玄龄纳,我怎么敢邀请他到这里赴宴。”她是在试探秦英的心思。

秦英神色不动,拿起了桌案上的一杯香茶,团在手里。其实她在来之前,就已经在肚子里打了很长时间的腹稿,准备地也是相当充分:“——您不仅仅是前朝的一国之母,还代表的是兰陵萧氏余脉。我曾听说,陛下正让房大人着手,编纂世家大姓谱系,我想他为了这个目的,也会答应赴宴的。”

“你把人心算计地恰到好处,丝毫不差……你这小小年纪,心思怎么如此深沉。该说你心生七窍玲珑剔透,还是说你精于世故少年老成?”萧皇后的语气不是很明朗,脸上的笑纹却绽开了。萧皇后说罢恍然感叹,自己像秦英一般大的时候,若有他的一半心机,就不会把自己的一大半人生给生生毁了。

最新小说: 重生之逆流岁月 龙凤双宝神医娘亲药翻天 骑马被撞,索赔100台兰博基尼 开局救下女帝,我被疯狂倒追 楚花落 偏执反派为我神魂颠倒 大佬约我民政局见 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大明福星) 复苏:女帝转生成了我女儿! 典藏华夏:盘点人杰,对话古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