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妖谋 > 第一百四十五回 真相渐明朗

第一百四十五回 真相渐明朗(1 / 1)

第一百四十五回(求订阅!)

秦英那天下早朝以后,偶然听到了房玄龄与高士廉的对话,心里就有了计较。这两个人与欧阳大人神志不清的事情,绝对逃不了关系。

但是她后来从右庶子大人那里,晓得了房玄龄和欧阳信本,在两年前经常串访,关系还挺近的。秦英就觉得,房玄龄应该是不会害自己的友人神志不清的。

如果是房玄龄是为保住欧阳信本的一条命,而对他做出什么事情,那似乎就说地通了。

但是秦英只是在单方面地猜测,她现在需要佐证。

于是秦英想趁着这三天出宫沐休的时间,把这件事的谜团解开来。

她拜托萧皇后请房玄龄入府,就是为了让自己有机会与房玄龄单独交谈,但是她没有预料到,房玄龄是表面那样亲切的人,她在他的面前好像是完全处于劣势。

况且萧府里面有李承乾等人在,秦英贸然去问的话,搞不好是会传到第三个人的耳朵里。然而这件事,秦英要将它私下里解决掉。

于是有了秦英在晚宴过后,求问自己与他同行的一幕。

虽然兴道里离皇宫内城,距离确实有些遥远,走路要比乘车多花两刻的时间,但是秦英觉得自己若能把事情问清楚,这点曲折完全不在话下。

房玄龄为人虽然亲切,但是也很狡黠。他懂得如何趋利避害,如何确保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秦英认为他是很难对付的,就用无关的话题迷惑他的注意力。

再说晚宴上,萧皇后就在秦英的授意下,多灌了房玄龄几杯。秦英却没有想到房玄龄喝酒上头,神志却十分警醒。

房玄龄看出秦英话里有话,却不想要轻易绕到正题上来,就开口打断了她。

他是谦和知礼的,也是做事利索的。

秦英说道她进入翰林院,房玄龄就隐隐感觉出,她接下来要说关于什么的事情了。至于听到欧阳信本神志不清,房玄龄的眉心更是狠狠地一跳,潜意识觉得有些不妙。

他说自己全无所知,秦英的眼眸没有波澜,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像要将他的魂魄看穿,才说出了她自己的推测。

房玄龄对秦英有些诧怪,这是两年前的旧事了,秦英一个刚入宫两个多月的小儿,怎么会追查地事无巨细?

他忽然想起,秦英最初入宫,乃是打着为太子殿下祈福的名号,这样看来,秦英应该是颇会医方之术的,难道……她已经将欧阳信本治好了吗?他升起了更为可怕的猜测。

于是他故作镇静地出言试探了秦英。

秦英道了一句,让房玄龄有些意外的话:“是。这个细节,对秦某而言很重要。”

房玄龄从来都认为,结果是高于过程的。但听这个秦英说完,他有些怀疑自己的观念是否正确了。

自己和高士廉联手,将他从朝堂中央送到了远离政权的翰林院。这样做是保住了欧阳信本的一条命,仿佛活着就是最好的结果。但是他没有去考虑过,这样苟且地偏安一隅,延续着毫无感知的生命,是不是欧阳信本的所求。

房玄龄这样想着,枯瘦的手指再一次捏住了胡子。他整理了一下纷杂的心思,开口道:“武德九年,秦王殿下发动了事变,此举虽然逼迫了陛下退位,他自己则提前坐上了皇位。但是这至高无上的皇权,始终是落在太上皇手里的。两年前,陛下终于下决心独揽大权。

“太上皇的心腹众多。陛下想要夺得旁落的皇权,就要先剪除太上皇的羽翼。”房玄龄眼眸的余光瞥见了秦英的震惊神色,顿了顿又说道,“——那时谏言就是某出的。”

房玄龄很早就在李世民的帐下做幕僚了,他对陛下可以说是忠心耿耿。动不动就出谋划策,谏言上书。甚至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事件,里面还有房玄龄的一份功劳。

秦英勉强正了正颜色,道:“你当时知道,欧阳信本在清除羽翼之列吗?”她记得右庶子令狐德棻曾经说,房玄龄和欧阳信本的关系甚好。秦英不敢去想,房玄龄会为了自己的前程,不顾自己的友人。

“欧阳信本当时出任中书舍人,每天与陛下形影不离的,他自然会被陛下逐出权势中心的。当时某想,若自己不上书,杜如晦便会先一步提出来。而他的作风一向激进,闹出来的风波只会更大。考虑了种种,某才做出上书的决定。”

房玄龄的眸子越过了秦英,望向远处明明灭灭的灯火。

秦英基本上猜出了后面的事情,接口道:“您为了保住欧阳信本不受波及,就联合了高大人,上书欧阳大人年事已高,编纂一本《艺文类聚》就是极限,再不能胜任中书省的繁务,直接将他送进了翰林院?”

“不。在联名上书前,某还向高大人询问过,如何用药才能使一个人的神志混沌,不似作假。”房玄龄叹道。

她猛地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人。

原来真相是这样残忍的。房玄龄两年前谏言李世民,清除李渊身边的一众心腹,其中就包括了欧阳信本,法雅师,裴寂。因为欧阳信本和房玄龄有私交,房玄龄就找了高士廉商量,怎么让欧阳信本神志不清……

秦英想到了这里,发现了疑惑之处:“等等,高大人不是五年前在益州任职吗,他两年前如何能与你联手?”

“春节前回京述职的时候,某特意去了他府上。”房玄龄耐着性子道,夏夜如水清亮,站在街头和秦英说话,倒也别有一番趣味。

她又问道:“欧阳大人若是清醒过来,会感激您救了他一命吗?”

房玄龄摇头笑道,微笑里带着苦涩的韵味:“大概是不会的吧。他那个人一向正直。”

之后秦英又从房玄龄的口中得知,欧阳信本之所以神志不清,是因为当年连续一个月用了异域药物,那药物被混在了,房玄龄给他带的药包之中。欧阳府上的人没有特意排查,于是这服药一直给他熬着。

……

李承乾乘坐的车驾远远地停在朱雀街的一角,他撩起了半边的车帘,静静地看着秦英和房玄龄一高一矮的身影。(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ahref='javascript:void(0);'class='reendBtn'>推荐票</a>、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最新小说: 开局救下女帝,我被疯狂倒追 绝世医圣 龙凤双宝神医娘亲药翻天 楚花落 典藏华夏:盘点人杰,对话古今 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大明福星) 骑马被撞,索赔100台兰博基尼 重生之逆流岁月 偏执反派为我神魂颠倒 明克街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