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妖谋 > 第二百二十四回 心有戚戚焉

第二百二十四回 心有戚戚焉(1 / 1)

第二百二十四回

李世民见属于秦英的那抹青色官服自远及近地过来,两道龙眉不易察觉地皱起来。

透过秦英他能想到忤逆的长子,见到李承乾也能让他想到那乖张的秦英。这两者就像是树与藤萝紧紧挨在一起,让李世民内心烦躁不堪。

陛下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站地都是品阶各异的官员,秦英捡着认识的一一做了临别礼,还随意攀谈了几句,态度十分亲切友善。那些原本与她不熟的人见状,也开始主动上前向她道别。

跟随遣唐使一道远赴新罗的,除开秦英还有许多文散官,他们对陛下进礼以后,就故作清高地与遣唐使交言在了一处,满朝文武没有几个会新罗语,自然不会去凑那个热闹,相比于那些文散官,秦英如此作为倒是更受人欣赏。

李世民见秦英犹如穿花蝴蝶般信步周旋在无数人中间,不知怎么越发恼怒,脸色都变得难看了。可惜大家都三三两两地忙于拱手寒暄,没有注意陛下的神态。

片刻过后秦英应对完了众官员,才走到李世民的面前,表情恭敬地低头做礼道:“多谢陛下成全秦某一睹边疆风景的心愿。”

“哼。”李世民斜睨着秦英的发顶,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声。想她既然能苦中作乐,那他就更要叫秦英在那里多留一段时间。他整理了一下被风吹皱的袖幅,又道,“秦大人能做是想再好不过,新罗医药闭塞,你去了若毫无建树怕是无颜回朝吧。”

这在变相让她在新罗做出些成绩才能回来。

秦英知道陛下身周的诸位官员一个个看似互相对答,其实都在竖着耳朵听这边的动静,她不能在陛下的刁难之下望而却步。于是秦英更深地俯首,再拜道:“陛下请放心,秦某不出一年就能重临长安。”

李世民寒冷如刀的目光扫了秦英一眼,半晌才道:“……希望你不要食言而肥。”

君臣的气氛在这些句子中僵持起来,而当事人都毫无自觉。

此时护送新罗车队的卫长行近两人打破了尴尬,他道已经这些车驾已经检查再三,可以上路了。李世民颔首应声以后,卫长挥手示意远处的遣唐使还有文散官们上车。

秦英踏上了车辕的横木,回望了人头攒动的阴影,就再也撑不住坚强的表象,赶紧撩开了帘幕躲进车厢。她将自己缩在厢内角落,双手捂着脸无声地抽泣。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如其来地悲伤。

两年前她辞别了阿姊和姐夫,独身离开生活了百年的丈人山,都没哭一声鼻子。而她只在皇宫暂居了小三个月,就对这里怀有了无法割舍的感情吗?

前往新罗的车队外表很气派,内里的车厢也很宽敞。此时放了一张小几,做了四个人还颇有余裕,别说厢后还有几只乘着李唐赠礼的木箱。

秦英身旁坐的刚好是个与她同阶的少年,他们都穿着青色的官服,乍眼看上去年纪也差不了多少,外人还会以为他们乃是兄弟。然而细看就会发现那少年的模样,生得比秦英周正了不知多少,差距过大实在无从继续保持方才的揣测。

少年看她的肩头不住颤动,心有戚戚焉地瘪了瘪嘴,眉宇间也平添了几分愁绪,如玉的面庞更显得动人心魂。

他不是通过科举进的仕途,而是得了朝中为官的远房亲戚举荐,才在弘文馆谋了差事,兼了个散官名头,日子本来过得挺舒坦。然而身为庶子的他,太容易被家宅内看他不顺眼的嫡母拿捏了,那风头强势的嫡母托人将他记上了远去新罗的名单。

碍事的庶子走了,侧室的妾再不能恃子而娇,嫡母打得一手好算盘。

少年明知道这是嫡母的压迫,但他毫无反抗之力。

秦英哭了一刻有余,擦干了还在眼眶里打转的泪,神色勉强恢复了平和,抬起手给自己倒了一杯白水,咕咚咕咚地喝下去,哽咽的嗓子才舒坦了些。

车厢内还有两个已经及冠的青年,******的时间尚短,今次被人趁机黑了一把。于是也走上了远赴他国的“不归路”。

秦英坐在车厢的最外侧,前面就是一个的红泥火炉,炉中还有现成的炭。

她问过诸人会不会饮茶,得了肯定的回复就解开了随身的一只包袱,这里面装着簪花娘子送的南方茶饼。没有茶碾子她就拿手帕包着茶饼掰成碎渣,等水烧开就撒进了锅子。

煮茶在这时还是个不太普及的事情,只有一部分的方外之人会饮茶调理肠胃,达到清静身心目的;而且平康坊的春阁青苑也是饮茶的先驱,那里的艺妓多与文人雅士接触,附庸风雅就是拉近距离的好法子。

等茶汤沸了两次,浮沫如珠均匀飘在表面,秦英用木杓分出了四杯气味清香的茶。

她煮茶的时候向来不在里面放影响其真味的调味之物,虽然与时下的流行做法不一样,然而没有喝过茶的人一下子就能接受。

喝着茶,车上的四个人很快寻了话题聊起来。等互相通了名帖,秦英得知自己是同座者中官阶最低的,然而她还有个行官六品的翰林院待诏,这样算才能与他们平辈而论。

席间最与她谈得来的,莫过于年纪相仿的少年。此人姓崔,出身是响当当的世家大族,奈何做的是庶子,被嫡母排挤地落魄到了这个地步。

秦英想到此处,觉得与他同病相怜。

炭火与茶汤混合的辛香很快就透过轩窗,散到了虚空之中。

秦英做的刚好是前阵的车,后边乘的则是一众新罗遣唐使了。这奇异的气息很快引来了遣唐使的热议。他们想起国宴之上,年青和尚当众煮的也是类似味道。不过那时他们没有来得及仔细询问对方,最初入锅的团饼究竟是何物。

下车暂做休息,秦英就被几个新罗的遣唐使围住问茶的做法与源流。她听不懂新罗语,面色有些窘迫,之前做在秦英一边的少年现身,充当了沟通两方的译者。

(未完待续。)

最新小说: 楚花落 骑马被撞,索赔100台兰博基尼 开局救下女帝,我被疯狂倒追 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大明福星) 偏执反派为我神魂颠倒 复苏:女帝转生成了我女儿! 重生之逆流岁月 大佬约我民政局见 龙凤双宝神医娘亲药翻天 典藏华夏:盘点人杰,对话古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