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偏执反派为我神魂颠倒 > 第27章 如何攻略傲娇鬼王?(8)

第27章 如何攻略傲娇鬼王?(8)(1 / 1)

吓得司机师傅头顶直冒冷汗。

妈啊,碰到鬼了。

姜织一路想问问鬼王大人这一片有没有恶鬼的踪迹,在达到目的地后,刚想付钱,就听到司机师傅瑟瑟发抖的开口:“不用,不用付钱,你们,你们下车吧。”

下了车的姜织满脸茫然,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一路都干了什么,把人家吓成这样。

悄悄瞥了一眼旁边站着的玄袍男人。

清冷的银白色月辉倾泻在他的身上,墨色的长发与漆黑龙袍近乎融合,结合上那张俊美妖孽的面容,远远看,像是古画里的人。

帅啊,真的好帅,又是混血,又是帝王,在这里,该有多抢手。

陷入思绪中的她没发觉自己把心里的话说出了口。

湛无烬周身气势仿佛凝结成寒冰。

“你想死吗?”

姜织连忙捂住嘴。

和发帖人碰头,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女生,她看上去还是个高中学生,脸色不太好,眼下一片青黑,熬了好几晚的夜。

“你,你是知知?”女生名字叫朱盼盼,性格有些腼腆。

姜织点头,她网站id就是知知。

女生见她也挺年轻的,还是一个人过来,不想拖累她,便道:“我家真的有鬼,很危险的,知知姐。”

姜织没关系的摇头,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放心,我祖上三代斩了无数只鬼,轮到我这代,也斩了上千只鬼了。”

少女言辞凿凿,令人心生信服。

朱盼盼一听,当即便带她去家里。

她的住处在一片筒子楼小区里,一路上弯弯绕绕,旁边开了不少家店铺,来来往往,晚上还有好几个人散步。

来到一栋筒子楼前,步行走到五楼。

朱盼盼拿出钥匙打开房门。

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不同于鬼王身上的冷意,屋子里散发出来的阴寒感觉能从背脊窜到天灵盖。

姜织心头一紧,身体骤然僵硬,不敢往屋子里踏入一步。

鬼。

有鬼啊。

她原本就没有抱什么希望来的,可怎么都没想到随便找到一个帖子,会有恶鬼。

朱盼盼似乎没有看到屋子里阴沉沉飘出来的黑雾,径自走进屋子里,在发觉到姜织还站在门口没有进来时,不由疑惑地问:“怎么了?”

姜织深吸了口气,努力地挪了挪脚,想走进去。

站在她身后的湛无烬冷不丁出声:“不到半个时辰了。”

姜织转头,乌眸水盈盈漾着可怜的光泽,无声地张口:“我知道啦。”

湛无烬冷冷看了眼少女昳丽到没有一丝瑕疵的面容,唇角兀地弯出一抹捉摸不透的笑容,宛若揉杂着无限恶意:“进去割破手,你的血能吸引它。”

姜织:“.....”

在他眼里,她就是一个专业吸引恶鬼的工具人。

不再看身后魔鬼一眼,姜织踏入阴冷至极的屋子,视线跟随着头顶萦绕的黑雾,走到了一个房间前。

朱盼盼见状,对她更信赖了,走过来解释道:“房间里就是我说的怪事。”

“在一个月前,我妈妈在路上捡到半截项链,是黄金项链,看上去年代非常久远,我妈就把项链搁在家里收藏。但没想到,没过几天,我妈妈就变了。”

“像是变了一个人,白天不出门,晚上穿着旗袍,画着浓妆在家里唱歌。”

朱盼盼越说眼睛越红,眼泪扑簌簌蜿蜒而下,哽咽不已:“我跟她说话,她都不理我。我发了论坛,他们都说我妈妈是被鬼附身了。”

姜织面色平静地听着,心里却慌得一批。

还是个民国的恶鬼!

朱盼盼还未说完,一道尖锐的叫声透过房门从里面传来,房门也被一下又一下地撞动着,似乎想撞破房门出来。

朱盼盼见状,吓了一跳,慌乱地道:“怎么会...我妈妈从来不会撞门的...”

姜织抬起手臂闻了闻,叹了口气。

她也没想到自己这具身体对于鬼而言,有着这么强的吸引力。

“盼盼,你家里有刀吗?”

朱盼盼愣了愣,连忙点头,“有啊。”

说罢找了把水果刀递给她。

姜织举起手里的水果刀,对身旁的女生道:“你出去。”

朱盼盼慌不择路,但看到她胸有成竹的神色,情绪平复下来,认真地应声,抬脚离开。

整个客厅剩下她一个人,姜织环视四周,怎么都找不到湛无烬的身影。

姜织阖上眼帘,深吸了口气,片刻,抬起紧握着水果刀的手腕,贴着手心用力一滑。

鲜红血液迅速往外溢出,顺着手指一滴一滴砸落在地板上。

房门里的恶鬼停止了撞击,一瞬间,黑雾将客厅笼罩,阴冷气息宛若附骨之蛆,密密麻麻落在她的皮肤上,带来阵阵冷意。

恶鬼脱出凡人躯壳,裹着黑雾四面八方将她袭来。

姜织身体颤抖得厉害,紧闭双眼,却迟迟没有等到死亡,或是疼痛。

男人富有磁性又格外冷淡的轻慢声音落在她的耳畔。

“这次倒是没晕。”

面色苍白的少女睁开双眸,乌木似的瞳仁倒映着他的脸,氤氲着薄薄水雾,眼角晕开蔷薇般的红意,咬着唇瓣。

许久才缓缓开口:“今天,可以了吗?”

湛无烬瞳孔暗似不可直视的深渊地狱,视线从她面容移到正溢着鲜血的手心上,迈开沉稳的步伐,走到她的面前。

修长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往上抬起,血液里散发的香味足已令所有恶鬼沉沦痴迷。

他微微垂额,伸着猩红舌尖轻轻舔舐少女细白柔软的手心,尝到那股腥甜的味道。

姜织神色蓦然呆愣。

湿冷沿着手心带来丝丝麻麻的触觉,如同冰窖般的冷意透过毛孔沁入皮肤里。

等回过神,姜织倏地抽回了手指,步伐退了退,不可置信地望着男人,低软的声音带着些轻颤。

“你,你干什么!”

继任帝王十几年,什么绝色容颜的美人他没见过,纵使是赤身躺在他的龙床上,他也未有过一丝欲望。

但这次——

他舔了舔沾着血液的薄唇,给那张妖冶俊美的面容添了几分致命蛊惑,烟蓝色瞳眸幽深无底,“想干/你。”

最新小说: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大唐第一神童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娘亲害我守祭坛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刘宋汉阙